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苏超系列四——落叶无问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水痕聲色



註冊時間: 2010-06-15
文章: 150
來自: 省城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二月 25, 2012 1:44 am    文章主題: 苏超系列四——落叶无问 引言回覆

“驾~驾~”山路上两匹马正狂奔着,前方再有一百多里就是长安说来不远,两人奋力的鞭策,但连续跑了三四个时辰,就是算漠北的良马也不堪长途跋涉。突然马的前腿直直的跪在地下,马上的女子不设防被抛了出去,凌剑峰见状猛喊一声“郡主!”双脚在马鞍上一跃,一个转身接住了郡主问道:“郡主,你还行吗?”这位被叫做郡主的女子原来就是苏超口中的芷情。

芷情转头看着塌下的马,说:“还好,但马是不行了。这还得多久到得长安?”

凌剑峰掏出水袋喝了两口递给郡主,说:“原本两个时辰就能到,现在怕是不行了。一匹残了,我那匹也快不行了。”

芷情坐在一旁大口喝着水,抱怨道:“马有失足,后有追兵如何是好?”

凌剑峰摇了摇头,此时将近黄昏天色带橙,他看着自己的马走到路边啃着干草发着呆,看着看着突然想起什么,指着那匹马的方向叫道:“有了,年少的时候我和爹走过这条路。那前面有处客栈可做歇息。”

芷情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片丛林,一阵狐疑“凌少主,你没记错吧?前面不似有路可走。”

凌剑峰一个箭步,走到前面往草丛一拨,竟然真出现一条小路喊:“郡主,你看就是这里了,我们走吧。”

芷情看着他牵着马左穿右插的前行着,感叹道:“十四年前亏你还记得路,只是客栈还在吗?”

凌剑峰没有回头走着,道:“他唯一一次带我出门来过,我也不清楚但愿还在吧。” 背后看不出他的神情,怕是在回忆过往。

不一会果然来客栈前,晚风扫过树林,一片枫叶飘了下来,芷情细细观察着说:“这里的掌柜倒是个奇人,荒山野岭的做起生意来。”

凌剑峰把马捆在树上,回道:“大概也不是为了钱,进去看看吧。”

里面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满脸胡渣的人趴着桌子上,嘴里还不停吆喝:“拿酒来,拿酒来。”一旁银夹黑丝的老者该是这里的店主,见他忙着收拾桌子的空酒瓶,一边咒骂道:“喝喝喝,再喝我就在酒里下毒了。”

那醉汉眯着眼,含笑道:“好酒,来个毒酒,死个痛快!痛快!哈哈哈哈!”

老者听得醉汉如此说,猛摇头一直骂道:“疯子,没出息的疯子!快快滚出去!”

凌剑峰见老者没注意到自己,便喊道:“掌柜,我们要投宿可否行个方便。”

老者听得有外人,定睛看了看凌剑峰有点诧异,客栈十分隐秘外人一般难以进的来,却也没多想,回道:“楼上的房自己去挑吧。”



入秋时节,昼短夜长。韩非虎一行人追到弃马处停了下来不知去向,他举起火把左右探路心中有疑,只听他说:“咦,花公子怎么说话的时候就变成哑巴了?”

他口中的花公子,手执折扇头带青巾,二十出头长得好生俊美,却是凤鸣楼花堂堂主的义子司马靖,精通音律、经堂主得传授奇门遁甲心中自有丘壑。

司马靖脸带讥笑说:“哦?我什么时候开口也轮不到小猫来告诉我吧。”两人唇枪舌剑互相讥讽着。

那韩非虎乃是虎堂堂主,身高八尺的虎熊之躯,平时脾气十分火爆。比司马靖年长二十多年被他说自己是小猫小狗,顿时怒目圆睁,虎须直竖吼:“那你是要我帮你开开口咯。”说着双手咯咯做响,向司马靖脸上抓去。

司马靖仍是不惧,好笑道:“没听说过小猫能伤人的…”话还没完,一黑影闪过,猛觉脸前生起大风,刮的脸上热辣难受,连忙急退几步才看清韩非虎五指合拳又准备挥过。

虎堂的几名手下见机好说歹说“靖公子追了这么久,现下这个节骨眼不可意气用事啊!”又听一名附和“是啊,靖公子给俺们指点迷津吧。”

司马靖听他们说着实在烦躁,明明就是他们堂主不听自己计谋才让两人每每逃脱。现在唱的这一出实在让人哭笑不得。看着盛怒的韩非虎,虎抓一挥如此威势,真张飞在世也,心中叹气“罢了,现下没时间跟他们啰嗦,再有个五六十里就是长安,让他们逃了就麻烦了。”嘴上冷哼说道:“这话还是留给你们堂主吧。”说完袖子一扬,飞出一只血碟往草丛里飞去了。

韩非虎心想你小子还嫩着,佯作怒道:“臭小子,你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便。”又挥手示意跟紧了。

众人行约百步,突然一阵狂风四处传来叶子拍的飒飒声,火把焰火跳跃激烈似有妖邪。一名胆小的颤声道:“靖…靖…靖公子,是…是不是走…走错路。此…此地好像有鬼怪!”

韩非虎用力敲了下手下脑袋,喊道:“胡说什么,哪来的这么多妖鬼。”眼光落在了司马靖身上。

风稍停,四处安静下来。司马靖抬头只见一片密林叶子没了星象指路,多亏带了血碟出来,对大家说道:“不过是个六丁六甲阵而已,这里开始跟紧了,不消说他们定是躲在里头。”

看来布阵不广,跟住血碟约莫两柱香众人鱼贯走出来到客栈前,只见客栈四方外都点有红灯笼,客栈的四周都清晰可见,已然发现了凌剑峰他们的马捆在一边。

司马靖见韩非虎欲要破门而入,连忙制住他说道:“别打草惊蛇,这里到处阵法先探探这里的主人是什么人。”他敲了敲门,里面灯火依旧确实没人搭理便推门而入。里面一目了然只有个披头散发醉汉趴下了。

韩非虎不见有异,大喊:“小贼娘不必躲躲藏藏了,乖乖出来吧。”说罢示意手下去搜查。



凌剑峰二人一直逃路,到了房间便趁机稍作歇息,才没多久便被韩非虎的吼声惊醒,凌剑峰看了下窗外,暗道:“该死的,他们已经包围了这里。”手中握紧佩剑,准备要杀出一条血路。转过头来确看到芷情已经开了门往楼下走去,怕是连累自己,不由得大喊:“芷情你要做什么?”一个闪身飞到门口捉住芷情的手。

虎堂的兄弟见两人突然冒出,纷纷拔刀相对以防他们再次逃逸。

芷情双目盯着,楼下虎熊之躯的韩非虎和俊逸的司马靖,十分坚决说道:“他们的目的是我,你不用强出头,你快走。”用力把他的手甩开。

凌剑峰如何啃听她说,更是把手捉越紧了,他把芷情垃到身后说道:“别胡说了,我怎么可能睁睁看着他们捉你走。”

楼下的韩非虎手指着凌剑峰,捧腹大笑:“哈哈哈哈,明明乖乖听话,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这小子天生欠揍。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老虎大笑,虎堂的小猫小狗也跟着耻笑起来。

芷情水灵的眼睛露出痛苦,拼命挣脱喊道:“你快走,求求你别管我。他们不会对我怎样的。”



司马靖觉得此地十分古怪,明显有人在此处布下阵法与外面隔绝,但迟迟不见现身只有一个喝醉的糟老头越想越不对劲,便说:“既然芷情姑娘如此明理,那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凌剑峰听得要把芷情带走,大怒拔起佩剑凌空跃起,大喊道:“休想把人带走。”双手握住【雪峰】,剑身倾斜高举,一招【大雪崩】带着崩山裂石之势从韩非虎头顶劈落。此招从起手角度,身法配合均得其父真传乃是最霸道的一式。

韩非虎观其来势,大喝:“不自量力”扎起马步双手交叉露出精钢护腕,运起内功竟是要硬生生接这一招,只听得剑击撞声火花四溅,已然拼起内力来,只是凌剑峰不过二十七八足足比韩非虎少了二十年功力,以力拼之实属不智,韩非虎见他旧力将尽,提起运功双臂往前用力一推。

说是迟那时快,凌剑峰见他运劲双足连忙踏在他双臂,身体成弓形这才卸掉五成力道,往后横飞过去。撞得店里桌椅七零八落,韩非虎年近五十内力正是巅峰时期,一次内力碰撞就让自己受了内伤,连咳数声气息才稍有顺畅,刚抬头又见他虎奔过来,简直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韩非虎又是虎拳又是猛腿力道十足,打的凌剑峰连连后退,口中还教训道:“小混蛋,想英雄救美也不掂量下自己多少斤两。”

那边司马靖无心观战,挥动虎堂的手下把芷情带下来,把此人带回凤鸣楼才是他的任务。

凌剑峰心中坚忍,一边闪躲韩非虎的攻击,一边留意郡主的动静找到最适合的机会,决不能让他们把芷情带走,看着郡主马上要踏出客栈他再也忍不住,连忙运起【玄冰心法】踏开梅步,每步挽起一朵寒梅,每朵开出七七四十九点星芒,隐隐有雷鸣之音,七朵寒梅共开三百四十三点白芒刺向韩非虎全身罩门,已是使出自家绝招【雪花雷剑鸣】。

韩非虎挥动拳脚,刹那间漫天雪花,无数星芒点点闪烁向自己降落宛若置身梦幻,顿时傻了眼一时不知守处,只慢了那么一分,那雪花星寒接触到自己,破衣,切肤,变成一朵朵血花在空中绽放。连忙使出一招【神龙摆尾】,他腰部上身扭转,再以左腿为支柱,右腿抬起借助腰力向后狠扫一周半,周身生出一道狂劲旋风,只见血花一朵两朵三朵,到了第四朵时才逐渐消失,凌剑峰见机极快,运起轻功一个闪身,穿过韩非虎来到芷情面前。这招【雪花雷剑鸣】在韩非虎身上留下近二百道伤痕,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幸亏两人内力相差太大,才不足以当场毙命,只是失血太多,再也顾不上凌剑峰。

虎堂的手下见敌人追上,个个连忙拔刀围住凌剑峰。

凌剑峰正欲开口,只见一折扇缓缓移至芷情的白嫩的脖子上,双瞳圆睁大喊道:“不!”只听‘唰’的一声,折扇在雪肌上开出条血痕,司马靖站在郡主身边,冷冷道:“凌剑峰,你非要看到这样才死心吗?”

凌剑峰看到血痕染红似要滴下,心凉突然了。【雪峰】‘嘡啷’一声掉到地上,他突然觉得自己太无用了,喊道:“别不要伤害她。”

芷情看到凌剑峰跪在地上哭泣自责的背影,好似看到以前的苏超一样,不觉湿润了眼眶,却无法对他说点什么。

司马靖叫了两个虎堂的手下,把韩非虎抬了过来,一行人走出了客栈,只剩凌剑峰跪在门前独自哭泣。

就在凌剑峰绝望无助之际,眼前出现一双穿着草鞋的腿,双脚慢慢蹲下他披头散发满脸胡渣,铜黄的肤色下只看到粗粗的眉毛和那双注视着自己深邃双瞳。不就是那个醉酒老汉吗,连他都来看自己的笑话,凌剑峰双手胡乱挥动,骂道:“你走开,给我走开啊~!”

醉汉没有依言走开,反而捉住凌剑峰的双臂注视着他的双眼说道:“峰峰,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叶叔啊。”

凌剑峰看着眼前这个糟老头,渐渐回忆起十四年前,那位潇洒豪放嗜酒如命的叶叔叔,突然放声大哭抱住了他大哭说着“叶叔,帮帮侄儿。”

糟老头扶起凌剑峰,语气十分平和地对他说:“走吧,去把喜欢的人夺回来。”

…………



秋风瑟瑟红叶飘,奋刀洒血男儿傲。此便是,天下第一刀——叶红。




这算是接着《故梦后的插曲》来写的。
_________________
倘若不停步行前進,是否有再見的可能.
可怎能頻頻回首,依戀那片逝去的溫柔.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