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因【隆慶天下】而起的辯證與漣漪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隆慶天下討論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7:04 am    文章主題: 因【隆慶天下】而起的辯證與漣漪 引言回覆

第一篇已刊載於講武堂。

------------------------------------------------------------------------------------
經由講武堂的夢姑娘介紹,孫曉到了今古的【俠客社區】,先謝謝清歡,也謝謝版主小憶,感激你們爲【隆慶天下】所做的努力。

在【大陸新武俠】的討論區裏,我看到了一些對【隆慶天下】的質疑,在此做一個統一回答。
-----------------------------------------------------------------------------------------------------

(以下是網友【絕世天驕】的評論)

鍵盤有些問題,打字不太方便,就簡單說一下,李白死于唐代宗即位的當年,也就是西元 762年,而晁衡死于代宗大曆五年, 時爲西元 770年,這就是說,在歷史上其實李白死在 晁衡之前,那他 李謫仙怎么可能寫詩去悼念 晁衡呢?原來晁衡在中國期間曾回日本省親, 就是書中提到天寶十二年晁衡歸國,那 次 的確遭遇海難,未達日本,而李白以爲晁衡遇難,所以寫下書中那首《哭晁卿衡》“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篷壺,明月不歸沈碧海,白雲愁色滿蒼梧” , 不過他卻是以七十三歲高齡在長安逝世的,不是在大海中!這是史有明文記載的 ,不容虛構.

同樣的問題,鑒真卒于代宗廣德元年·日天平寶字七年(763) ,與晁衡之死 相差整整七年 , 怎么可能是晁衡托鑒真辦事呢?

-----------------------------------------------------------------------------------------------------

晁衡與鑒真是相識的。

西元753年10月,晁衡由蘇州黃泗浦出發,返回日本,同行還有一位高僧,他就是鑒真和尚。這是鑒真和尚第六次東渡日本,十一年前他答應日本友人的邀約,前往日本弘法,但五次渡海都失敗了。

然而,網友【絕世天驕】也沒有說錯,晁衡確實沒死在海上,按照歷史記載,他在海難中逃過一劫,漂流到了安南,其後返回長安,終身未再返歸日本。那么,孫曉是不是連這點都不知道?以致於篡改史實?

【隆慶天下】從未指明晁衡死於海難,對日本武士而言,晁衡是遠古的陌生人,從大內良臣口中,他們只知道船難發生了,很自然就認爲晁衡死在大海了,由於下文情節放在了【南刀北鞘】上,所以我對此並未多做解釋。

那么,在【隆慶天下】中,晁衡爲什么進入【夢海】,其實是另有苦衷的,苦海、夢海、謎海,這個部份牽涉到了一個謎,全書所有的伏筆,也都是圍繞著這個迷團而開展。

另外,網友【絕世天驕】很熱心的指出另一個疑問,是關於今古編輯所寫的【成祖闡微】,他認爲明朝皇帝權力達到頂峰,想除宦官不過舉手之勞,即使是劉謹,魏忠賢也是如此。

我不能代替清歡解釋什么,然而我還是想說一句話,我建議對宦官政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找【紅丸案】、【挺擊案】的原文資料來閱讀,你會知道魏忠賢如何謀殺明光宗,同時,你也會明白下一任皇帝(思宗)是如何與魏忠賢進行艱苦角力,這並不是一件【舉手之勞】,而是用極大的代價換來的。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當代讀者在理解明王朝時,無可避免會受到兩派史觀的影響,一派是西方史觀,一派是滿清史觀,這些影響無遠弗屆,甚至會影響我們的獨立思考。以西方史觀來說,黃仁宇教授、柏楊先生是代表,他們在評述明王朝時,難免帶上了西方式的價值判斷(以工業革命的發生作爲文明價值判斷的最高依歸),另外,滿清史觀(金庸大師、黎東方博士)對明王朝的種種反感,也深深影響後人理解大明王朝的功過定位。

明王朝,是漢人最後一個王朝,也是漢人在世界舞臺上最頂峰的時刻,明王朝擁有當時世界上最龐大的手工製造業,以及最先進的工藝水平。當然明王朝也是漢民族自我管理的失敗範例。它滅亡的原因很多,但不會是【皇帝的權力達到頂峰】,與滿清王朝相比,明王朝的皇帝權威不會特別大。請注意,明王朝並不是奠基在少數統治之上,大明皇帝並沒有類似滿清政權那樣的【鐵杆死忠支持者】(八旗與剃頭奴才),正因爲明王朝立基於【漢】,並沒有少數民族的武裝力量作爲依靠,故而它遠比滿清王朝更在乎輿論,也更害怕輿論。這是我們在研究中國歷史上漢人建立的政權(秦、漢、宋、明),必須注意的一個重點。

至於廠衛特務,每一個朝代都有,不獨大明王朝。只不過他們不叫【東廠】、【錦衣衛】,他們有別的名字。

1643年,滿清滅亡了大明,之後西方人來了,民國推翻了滿清,共和國又解放了民國,整整三百六十三年漢文化的衰微,使我們忙於西化、忙於批鬥前人、忙於對內、對外的戰爭,然而並沒有人注意到一個簡單的事實-----明王朝傾覆所帶來的暗示-------爲何漢人會【自我管理失敗】的簡單事實。

【隆慶天下】的創作目的,其實是爲【國魂】暖身,我們要爲小我與大我的平衡找到一個屬於中國自己的解釋--------這種解釋不必依賴民族主義,更不必沈溺于西方人自慰般的意識形態,用那些空洞的說法來讓國民的五感痲痹(鴉片),以致於遺忘今日西方統治下的地球充斥了多少極其不公正的可怕事實。

想要改變地球,改變現狀,我們必須先改變自己。這帖靈藥其實深藏在我們的靈魂中,每個熟悉中國文化的人都該知道這個答案,我想做的事情,只是把這個簡單的道理寫出來而已。這就是【隆慶天下】與一系列評論作品的創作目的。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英雄志作者微博】https://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7:06 am    文章主題: 第二篇辯證 引言回覆

以下是絕世天驕兄的答辯,論點簡潔有力,感謝他如此真誠的回函,同時希望他別介意我的轉帖。

全文轉自於俠客社區隆慶天下專門討論版
http://www.21wuxia.com/index.asp?boardid=107&page=1


先佩服一下孫曉先生,如此認真的態度倒真令我汗顔了~

關於晁衡的問題,我覺得可以理解,這樣解釋足以令人信服

但是關於宦官問題,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多說兩句,首先明末三案(梃擊案、紅丸案、移宮案)本來就史無定論,所以一直以來就被小說家加以渲染改造,其中梁羽生在武俠方面的利用堪稱代表.三案加劇了明末黨爭.

梃擊案,紅丸案中有意謀害明光宗的不是魏忠賢,而應是鄭貴妃和他的哥哥鄭國泰吧?他們的確是借宦官之手而爲的,但宦官並不是主謀.

明朝宦官未成大氣候是事實,相比于漢唐動輒廢立帝王差的實在太遠了,魏忠賢的專權是建立在天啓帝對他極度信任的基礎之上的,魏忠賢的個人實力其實是依附於皇權的.所以雖然魏忠賢一百個不願意,可最終還是迎立了信王朱由檢.崇禎即位後,東林黨人紛紛上書彈劾,接下來,在崇禎的強大攻勢下,魏忠賢幾乎毫無還手之力,開始任人宰割了.從新皇即位到魏忠賢伏誅這個過程不過短短三個月,已足見明朝皇權之盛.(天啓七年八月丁巳,崇禎即皇帝位。十一月甲子,安置魏忠賢于鳳陽,十一月乙巳,魏忠賢縊死。)說崇禎贏的輕鬆,恐怕也不爲過的.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英雄志作者微博】https://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7:0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以下是孫曉的第二度答辯。


天驕兄的論點極有力,關於魏忠賢與思宗之間的政治角力,在下嘗試提供兩個思考角度,請天驕兄參酌一二。

其一,天啓朝中,魏忠賢有無實力殺死朱由檢?

其二,朱由檢即位之初,魏忠賢可曾料想自己必死?

先做一個對比,讓我們明瞭「朱由檢」(思宗)與「朱常洛」(光宗)即位時的處境優劣。

萬曆年間,東林黨聯手阻止神宗廢長立幼,這些大臣挨了不少棍子,總算也成功了。然而東林黨拱得起朱常洛,卻保不住他的性命,在位一月便即暴斃,死因更是疑點重重,可惜大臣們卻毫無辦法,非但不能懲罰鄭貴妃,甚且在「移宮案」中備受羞辱。

這就是「光宗」即位的背景。那時東林黨還算有些勢力,朝廷也有幾個像樣人物,可誰也保不住光宗,到得天啓末年,魏忠賢勢力之大,遍佈天下,打殺東林黨如探囊取物,試問朱由檢在此人的羽翼下即位,誰敢稱他必然安泰?

這顯然是一個邏輯問題。魏忠賢並非善男信女,思宗若與他有仇,魏忠賢豈能讓他平安即位?否則魏忠賢若知必死,豈不早傾全力反擊而來?試問萬曆在位之時,貴妃便敢遣人行刺太子(挺擊案),天啓一朝,魏忠賢權勢熏天,豈難道不敢刺殺一個親王(思宗)?

魏忠賢殘害東林黨,天下爲之側目。想朱常洛以帝王之尊,內有天子權威做爲倚靠,外有東林黨與諸王拱衛,尚且保不住性命,朱由檢一個無權親王,兩手空空,東林黨又是死傷慘重,他憑什麽打垮魏忠賢?

答案很簡單,崇禎的即位,必然經過魏忠賢同意。在這件事上,魏忠賢有其政治算計,也認爲自己平安了,只可惜他還是失算了,崇禎命人半路追之,將魏忠賢絞殺,這是一個「果」,其間的拔樁、離間、運籌、忍耐,皆是「因」。否則若真大局底定,崇禎爲何還對魏忠賢先放後殺?不難想見,其間政治考量深矣,畢竟魏忠賢人脈深植朝廷,牽一髮動全身,絕不能等閒視之。(這讓我聯想到俄羅斯前後兩任領導人的密約。)

這段歷史牽涉之大、株連之廣,宛如一場政變,我們不能因爲過程裏沒有內戰流血,便稱其「舉手之勞」,好似只要一坐上天子寶座,什麽都順理成章,連誅殺魏忠賢也變得易如反掌起來,這好象有些說不大過去,否則單憑天子威嚴,朱常洛(光宗)明明坐上寶座了,九五至尊,號令天下,卻又是怎麽死的?

光宗之死,魏忠賢是最大受益者,此處不容置疑。然而魏忠賢是否涉及紅丸案,此事確如天驕兄所言,頗值議究。民間傳說,魏忠賢爲禍三代,不只與客氏間有染,甚且與鄭貴妃也頗有曖昧,之後明助常洵,暗拱熹宗,拉一個、打一個,讓鄭貴妃白忙一場,自己卻成了最後的大贏家。然則這些俱是稗官野史,正史並無記載,所以我說此人涉案,卻是嘴快了,此在下之誤,感謝天驕兄指正。

關於宦官與天子的主從關係,我全然同意天驕兄的說法,魏忠賢的權力確實依附于天子,只是歷代太監宦官,哪一個不是依附於帝座之下?縱是武則天,起初不也倚仗後宮之威?若以此推定明代皇帝權力之大、空前絕後,是否略嫌武斷了些?

說這樣的話,我是要冒風險的,因爲所有的歷史教科書都站在我的對立面,不斷告訴後人,明代天子是最專制的、最殘暴的,最無制度可言的一群人,可我偏偏認爲明代天子的權威是合理的,受限的,非如學者所言那般誇大,那我有無足夠的證據來挑戰歷史的定見呢?

依在下愚見,明代政治與漢唐時期相比,少了幾樣東西,第一,便是「外戚干政」。這是爲什麽呢?是不是因爲天子的權威變大了,故而壓縮了外戚的生存空間?我並不這樣認爲,因爲明王朝比起漢唐時期,還少了另外一樣東西,那就是「王族內戰」。有明一代,除成祖靖難,其餘宣宗、武宗時的王族造反,一概輕易敉平,皇族勢力明顯弱化,封邑變小了,親隨變少了,從未發展出漢朝的「七國之亂」、晉朝的「八王之禍」,這是爲什麽呢?概出於相同的原因------制度完備了。

制度完備了,所以有內閣、有群臣,故而神宗三十年不朝,國家尚能擊敗豐臣秀吉的大軍,以保朝鮮。也因制度完備了,哪怕神宗叫囂、鄭妃哭鬧,也換不掉長子朱常洛,扶不起心肝寶貝朱常洵。

明代的典章制度,節制了所有人。包含了皇帝自己。故而說,明代皇帝的權威,奠基於制度之上,一旦制度的正當性崩毀,他的權力基礎也隨之消失。故以武宗正德皇帝的膽大妄爲、世宗嘉靖皇帝的感念孝心,卻也無法抵抗這套典章規範。也因此,群臣之議、輿論之譏,總會逼得他們懼怕讓步。

那麽,魏忠賢這個怪物又是怎麽誕生的呢?實話實說,此人再怪,還能怪到哪兒去?至多不過搞錢斂財、賣官賣爵罷了,不然他的權勢要真大到淩駕制度,他大可學學王莽,自己篡位做皇帝,豈不更爽?

在明帝國中,魏忠賢權力再大、張居正名望再高,都無法成爲第二個王莽,因爲他們的權力基礎也是來自於這套制度,絕無可能取天子而代之。同樣的,剿滅流寇,攻打滿清,哪怕武將握了再大的兵權,誰又敢仿效前人,割據稱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起因於同一個理由-------制度的完備。

這一點,我的觀點其實與天驕兄相同,魏忠賢的權勢與漢唐的太監相比,確實差了一截,不過在我看來,壓制魏忠賢的,並非是天子無上的權威,而是誰也無法挑戰的「典章制度」。

寫了這許多,不是要反駁天驕兄。僅是替中國的政治制度叫屈罷了。經歷數千年的演進,到了明王朝時,中國早就有了極成熟的政治體制,也有足夠的政治慣例解開僵局,與同時代的世界各國相比,這是一個極穩定、極先進的政治系統。完全可以避免體制內的勢力走向割據內戰(當然,體制外的就沒辦法了,比如農民起義、滿清入關)。那麽,我們爲何還這樣的鄙夷明王朝呢?是不是因爲我們可憐東林黨的死,悲憫士大夫身受之苦,故而把明皇帝全當成壞人呢?

嘿嘿,這個話題真是太敏感啦。(笑)

總而言之,這一千年來,中國始終處於一個北方異族的全面征服時代,明王朝只是一個有趣的例外。這句話不是我說的,說的人是Edward L. Farmer,他是美國研究明史的最權威,Ming Studies這本半年刊就是他所主編。在他眼中,明帝國是興起於南方的漢人政權,卻不僅僅是漢族的國家,而是涵蓋中亞外族的東亞大帝國,且有足夠的活力維持近乎三百年的統治,這在蒙古崛起的當代,不啻是一個偉大的奇迹。

寫到這裏爲止。

天驕兄博學之士,論證簡潔,旁徵博引,字字明快有力。孫曉深爲心儀,本文若有謬誤之處,望兄不吝指正,我一定虛心接受。未來在隆慶天下的發表中,也盼您陸續指正歷史上或文字的錯誤,在下真誠受教。

孫曉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英雄志作者微博】https://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sunxiao孫曉 在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7:32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7:2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這裡再轉發一個精闢的回帖,出自於隆慶天下專區版主【小憶】之手,足見我們小憶兄也是年富力強、真知灼見之士。

以下是小憶兄的回文,張貼如下,望請莫怪。也歡迎講武堂的朋友親至隆慶專版交流。

http://www.21wuxia.com/index.asp?boardid=107&page=1


-------------------------------------------------------------------------------------
看孫曉兄與天驕兄討論的如此激烈,甚是羡慕,小弟不才,也來亂打一架。

魏忠賢,張居正之流如何,不做多敘,樓上自有答案,

不知衆看官是否注意到,孫曉的兩部作品側寫的背景都發生在明王朝,對,就是明朝,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由漢族建立的封建政權,孫曉爲何偏愛與此?現今武俠中正面寫明朝的並不多,唯獨孫曉另類?

在此,我以清朝爲例,特與明朝作一對比,爲何會選擇清朝,首先它們都有長達300年的治國史,時間上相近,其次,清朝基本上保留了原明時期的統治機構來統治人民,它們政體上相似,最後,他們都以儒家傳統自居,思想上相近。


政治體制:

建國初期的明朝,廢除丞相制,設內閣,由皇帝直接掌管六部,並且實行統兵權與調兵權分離的制度,建特務機關,相對而言,此時皇帝處於專制時期,是中央最高的權利所在,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了永樂中年。

究其原因,我們不難發現,建國初期,社會動蕩,民不聊生,朱元璋不得不鞏固他的統治地位,朱棣亦是如此,靖難之役後,朝野相對處於一種混亂局面,皇帝要鞏固統治,必然要立威,這是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都必定經歷的一個時期。自永樂末年開始,皇帝的權力逐漸開始萎縮,行政權向內閣和六部轉移,由此衍生出了一個獨特的政治體系——文官體系。

個人認爲,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成功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政治體系的形成,它對世界政治體系産生了深遠的影響,以致於現在我國的國務院,西方國家的國會,都能找到它的縮影。

文官治政,導致的最直接結果就是,皇帝逐漸失去了行政權,文官們敢於使用禮儀道德,儒家制度來約束皇帝,國家不在是一人專制而是君臣公爲,這對國家的長遠發展起到了相當大的推動作用,這一時期可以稱爲明朝的平穩過渡期,也就是爲什麽世宗,神宗即使一,二十年不上朝國家也能穩步發展的關鍵所在了。

然而,一個政治體系的形成不可能有利沒有弊,這不是烏托邦,所以文官體系深入導致了國家的腐敗,皇帝由於漸漸脫離了權利核心,手上沒有過多實權,於是漸漸萌生了“奪權”的設想,然而,明朝特有的禮儀道德和制度體系卻又約束了皇帝,同時也約束了大臣,皇帝只能退居深宮,大臣們卻又不敢謀反篡位,漸漸形成了一種特有的“平衡”,也有了孫曉之前所述。

所謂,好景不長久,宦官專制的加劇成爲了明王朝瓦解的導火索,爲了奪回實權,朱由檢打破了明王朝賴以維持的這種“平衡”,權力再次向皇帝傾斜,統治者不斷加重對人民的剝削,加上連年的災荒,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義軍的出現,滿人入侵,最終結束了長達300年封建統治的明王朝。可以說,明朝的興衰,成也文官,敗也文官。

清朝,這個基本保留了原明時期統治機構的中國最後一個封建政權,其政治體系卻要比明朝來得簡單的多——皇帝專制,即使在清朝末期,皇帝的權力被架空,但其實質還是專制政權(慈禧專制)。清朝初期內患不斷,中後期閉關鎖國,更是外憂接踵而至,權力始終成爲了統治者的最後一道“護身符”,對內要鎮壓平反,對外要趨炎附勢,國家動蕩鞏固權力的需求,保持種族昌盛繁衍的任務,造成了專制統治的外因。雖然,明清都實行文官體制,但他們兩者之間卻存在著本質的區別,明朝實行漢人統治,並不存在種族的偏見,然而清朝卻是滿漢同治,滿人多數爲世襲,而漢人一律通過科舉選拔産生,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政治體制的退步。

本來還想闡述一下經濟,文化之間的對比,但是時如過隙,明早還有要事,所以告一段落,寫這篇文的目的其實是爲了更好理解孫曉的一句話:“歷史之所以變動,是因爲史觀正在改變。”


在這裏先謝謝天驕兄,你的發貼,爲沈寂的論壇注入了一份活力,希望以後能更關注《隆慶天下》,也更期待你的發言。

再者,謝謝老孫了,能抽時間上來和讀者們討論。孫曉連續兩天出現並長篇大論也不是多見的啊,呵呵,衆俠友可要珍惜機會了。最後,向老孫打聽下,上次講武堂回復你的訊息收到沒,考慮一下否,那可是隆慶天下啊!!!呵呵。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英雄志作者微博】https://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雨寂



註冊時間: 2006-06-17
文章: 1309
來自: 中国·苏杭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7, 2006 2:3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这是小说,又不是正史,当然不可能事事都能对上.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willyenillye



註冊時間: 2006-04-14
文章: 289
來自: 中国·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八月 04, 2006 12:5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哭了。。。学历史的和学历史的干上了。。。 Shocked

俺根本看不懂。。。

闪。。。。。。。。。。。。。。。。。。。。。。。。。。。。。。。。。
_________________
俺一不小心也他娘的成了写书的人,免费,却没人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沧海月



註冊時間: 2006-06-06
文章: 22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05, 2006 9:3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确实都是相当有水平的回帖啊!孙晓的书,能够被这么多有水准的读者喜欢,真是让人与有荣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雨寂



註冊時間: 2006-06-17
文章: 1309
來自: 中国·苏杭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05, 2006 2:3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沧海月 寫到:
确实都是相当有水平的回帖啊!孙晓的书,能够被这么多有水准的读者喜欢,真是让人与有荣焉.

你才发现啊!?
_________________
暂别讲武堂,再会英雄志!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立花如水



註冊時間: 2005-12-10
文章: 51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07, 2006 9: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_________________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
http://hi.baidu.com/yourongtongzi
我的微博
http://weibo.com/u/1163741750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雨寂



註冊時間: 2006-06-17
文章: 1309
來自: 中国·苏杭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07, 2006 9:2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立花如水 寫到:


你把你的留言上的博客调一下呀!
(BBCode 代碼功能)
_________________
暂别讲武堂,再会英雄志!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21, 2006 9:2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非常頂尖的一個帖

不知道後來孫曉大是如何回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蒹葭



註冊時間: 2006-05-27
文章: 9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30, 2006 2:4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一點題外之言,不知道對孫曉先生有無幫助。edward farmer的明帝國觀並非是一個外向的東亞大帝國觀,他的本意其實是指自洪武時起,明的開國規模就是針對蒙古政制反其道而行之。簡言之,就是消除異族政權對中原漢人的影響,重建漢族的制度規範和理念原則。也就是說,明太祖用意是在明帝國的漢族文化圈內鞏固其統治角色,而不是在更大的東亞或中亞(inner-asia)地域範圍內擴充其理念或統治權力。終有明一朝,基本上都是在太祖的「開國規模」理念下運作,它的基本目的是重整夏俗,去除蒙元殘留夷風。所以明帝國本質上是一個內在的帝國。這是farmer論點的本意,他在香港2006年的一場學術會議上針對此說有過非常清楚的論述。

此外,既然孫先生提到史觀二字,似乎不應羅列金大師或柏楊在內。他們的作品基本上不算嚴謹的史學著作,更談不上建立甚麼史觀。黎東方以細說系列成名,也近於此。當然.金庸是偉大的小說家,柏楊是很有影響力的雜文大家,但談到史觀問題,恐怕其代表性不大。

當然,提到明末清初史,一些真正的史學大家如孟森先生(孟清的《明清史論叢》就三大案問題並有專文涉及,事實上,三大案多出野史這種史料學問題孟先生已經分析過了)或美國學者wakeman,確實是有著一套觀念體系的。但他們的看法都盡量不涉及價值判斷,而以求事實判斷為依歸,這也是史學的理想及目標。

此外,所謂文官制度,也萬萬不是自明朝始,而明朝的文官制度,也決不是最完善的,上比唐宋遠矣。著重強調明代文官制度的優勢及特色(與及對皇權限制)者,應以黃仁宇《萬歷十五年》為最著,而此書名過於實,不少論述雖然新鮮,卻缺乏縱向看歷史傳承的視野。而褒明而貶清,以錢穆《國史大綱》為最,也是價值判斷過甚,沒有看出清代本身的制度特色。事實上,理念、制度和實踐三者互為因果,有時候某朝代理念甚好,制度也跟得上,但實踐很差。實踐差的原因有很多,可能任人有問題(科舉不善?),可能中央--地方出現斷層(權力劃分問題)...實不能單據其中一者而得出任何斷語。歷史是複雜的,尤其是像中國這麼大,各地風俗如此不同,人口如此眾多的一大塊地域的幾千年歷史,任何過大的論斷都是非常危險的。

如果就史論史,其實歷史研究不必亦不應有假設;然而小說固不限於此。孫先生的小說本來就是小說家言,又何需太過執著呢?既已成書,就已有了自己的歷史,內文深意,還是留給讀者後人去評說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北望



註冊時間: 2008-09-02
文章: 1424
來自: 悉尼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四月 26, 2009 2:4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之前一直不知道孙晓帖子中的“安南”是哪个国家。前几天看了本历史书籍,终于被我发现,原来安南即越南!
_________________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以仁义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匈奴狂飙



註冊時間: 2006-04-05
文章: 74
來自: 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05, 2009 11:44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咱粗人看文章,全然不看这些细节问题,即使发现也完全忽略,因为书里想告诉大家的不是这东西,不然写什么武侠啊,写史书得了。

左手捧武侠,右手持史书,找到点漏洞,拈须微笑,再用键盘打出来证明自己的博学,听取叫好声一片,志得意满了,再翻看下页继续找...

这样的画面,酸意十足。
_________________
蒙古高原苍狼白鹿的后代,城市中的现代波希米亚。i have nothing,只剩孑然一身独来独往的洒脱与苦恼;艳羡剑神睥睨骄傲;自命卢云行骗招摇;幸好有了講武堂能让我快乐逍遥。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慕容春秋



註冊時間: 2006-05-04
文章: 2450
來自: 隔海眺望,有福之州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08, 2009 10:2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哈哈,是蛮酸的,看书不是为了挑刺!
_________________
笑看浮云变幻时,静观沧海顺逆流!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隆慶天下討論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1頁(共2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