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神经英雄传》二、万静人(朱九淵/著)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04, 2012 4:08 am    文章主題: 《神经英雄传》二、万静人(朱九淵/著) 引言回覆

《神经英雄传》

作者:朱九淵

二、万静人

三人离开了神一面馆,坐地铁3号线,去城西一处乡下人家。下了地铁,接着坐一辆中巴。司机东拐西拐,一路荒凉。如今这种地方,发展得稍微有点起色的,无非是农家乐之类的伪民间文化,雕饰太过,故意装得泥土铺面,萝卜一拔出来,根子还长在水泥地上。乡土可不是老土啊。

越走越崎岖,我心中暗惊:难道真遇上了器官贩子?曾在网上看到,说某人一夜醒来,发现自己在野外的一个澡盆里,盆里全是冰,而他却被麻醉过,更要命的是,他的周围全是血,肚皮上有做手术的痕迹——有人取走了他的肾。

还有人说这是世上最经典的谣言之一。不过,我总有点毛骨悚然吧。但有这么乖俏可喜的陈青幽在身边,怎么也不愿意往那方面想。

秋天,风吹得飒然。一路萧萧,终于下了车,那司机又开回城里。我们眼前却是好大一片竹林,竹林后面,隐约是一幢独栋别墅,样式古朴,模样老旧,看门的一条金毛大犬,朝我们飞奔过来。

龙老大停下来,神色十分郑重。

他望望我,疑虑道:“沈兄弟,这屋子里发生的一些事,你不会信,世上的绝大多数人,也不敢信。不过,我先给你垫个底,带你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龙先生请讲。”我虽觉他唬人,倒也十分好奇。

龙老大朝那只黄毛大狗招手,抚着它的头道:“这只狗很聪明,但偏偏名字却被取成了‘阿呆’,沈兄弟,你可相信阿呆会说人话?”

我笑道:“自然不信,如果会说,要么是旁边人的腹语,要么是它身上安装了小型的播放器,只不过肉眼察不到罢了。总之是把戏,狗永远只是傀儡,讲不了话的。”

世上的奇事虽多,但要我相信狗会说人话,那可太滑稽了。而且对我智商,也是一件挺侮辱的事。

龙老大听得津津有味,陈青幽却是幸灾乐祸。

良久,龙老大接着道:“不错,你脑子倒挺快,还有另外一些可能,比如有高明的催眠大师,对范围500米的人类进行了催眠,也会让你相信狗会讲话。但狗是永远说不了人话的。不过,你相信狗有人的智力吗?”

实在来讲,催眠云云,其实我也压根儿不相信。但龙老大讲得那样斩钉截铁,我倒不便忤怒他了。

我答:“外国人喜欢狗,有很多研究,都努力要让人相信,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甚至有些科研机构,声称狗有14个月婴儿大的智力,那倒是讲得过去的。”

龙老大点点头,又抛出一问:“那么你相信狗会笑么?”

我说:“绝无可能。动物怎可能会笑?要是会笑,那会吓死人的。”

我虽然学文科,好歹也知道一些生物学常识。婴儿还小的时候就会朝父母吃吃地笑,提醒父母时常想到他。四个月大,还没有学会说第一句话之前,婴儿的喉咙就已经能发出笑声。就算是耳聋或者失明的婴儿也是一样。甚至在人类学会说话前的数千年历史中,我们的祖先也用笑声互相交流。但是动物,永远都不会笑。很多名人甚至以为,笑是人类邪恶的表现,是人区别于动物的原罪表现。

龙老大打断了我的思绪,说道:“所有动物都会笑,只是你没有发现。其实事上很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觉变化着,你看不到它的时候,永远不知道本来是什么样子。它在变的时候,也不会让你看到。”

我一脸讽刺,心想这是中国老年人执着的阴阳家思想,但没有答话。老头儿难道想进屋之前,对我洗脑?

龙老大见我不信,长叹一声。拐杖插在一旁泥土里,斜睨我一眼,退后几步,指着阿呆说:“沈兄弟,你看清楚了!”

这只狗突然咧开嘴来,露出一个标准的茄子。这只狗居然在笑!而且目标非常明确,在冲着我笑!笑得那么不怀好意!

这种笑容在我心中引发的震撼是毁灭性的。我脑海里想过无数种可能,但都一一被否决。眼前的阿呆,绝对不是那种训练有素的魔术犬、杂技犬,因为他笑完之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接着又走上前几步,咧开嘴,朝我继续且明白无误地笑了十秒钟。

也许只有几秒钟,但我仿佛渡过了一年——人生第一次被狗给笑了。这种反人类、反常识、反生理学的事情,犹如一颗氢弹,轰炸了每一个细胞。我脑海中无数个疑问冒出来。陈青幽微蹙双眉,很同情地看着我,拉着我道:“走吧,进屋去,我第一次也被吓呆了呢!”

我看看陈青幽,说道:“其实,即便你们不用这些唬人的戏法,我也愿意把我的肾捐给你的!而且,如果你真的愿意做我的那个,免费!我一向都是痴情种子……只是遇见你才发了芽。”

陈青幽的表情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先是张开了嘴,停顿了有5秒钟,接着满脸通红,“呸”了一声,跺脚道:“你想哪里去了,要换的人不是我,是我家小姐,万姑娘!”

我讽刺道:“哦耶!我的运气没这么好吧,你这个红娘都长得如此标志,那莺莺岂不更是国色天香!拜托!这是21世纪好吧,哪来的小姐主子啊?”

陈青幽“哼”了一声,和龙老大走在前面。我和阿呆并肩在后。

那是一幢并不起眼的老宅,落地的窗帷都是黑色的,似乎很怕阳光穿过,照亮了秘密。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是厅堂四壁挂了一些平庸的书法。我虽不懂什么书法好什么书法坏,但看内容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判断主人的优劣。那些一天到晚写些“大鹏展翅”、“雄图万里”、“宁静致远”、“江山如此多娇”、或者“般若波萝蜜多心经”的书法家,字写得无论多好,都难登大雅。文书分离,再好的书法,也难有文气和个性。

只听左边厢房内有人咳嗽道:“青幽,是你么?龙爷也来了么?”

那声音并不十分清脆,甚至略许憔悴,但听得人不知为何,十分忐忑,又觉说话人十分可怜一般。

陈青幽立刻答道:“小姐,龙爷也来了,还给你送来了一份大礼!”

我心中暗骂:真以为我是药引子啊?

只见帘子一扬,一袭白衣走出来,明明是大白天,但室内日光灯把她照得雪白,整个人都是白的!脸色更白,那分明是长期幽居室内的征兆。

我不禁脱口而出:“老不死姑娘!”

那姑娘望了我一眼,正是这奇妙的一眼,我突然觉察到我的潜意识,犯了个极大的错误。目光的冷酷如刀,直令人心寒。

即便如此,我却还在执着地回忆着中国古代,能赞扬女子美貌的一切华丽辞藻。曹植、李白纷纷闪过,洛神、明妃甚至香香公主、小龙女、苏菲•玛索、安吉利亚•茱莉、奥黛丽•赫本一起浮上心头,但又被我纷纷pass掉。

不及!远远不及!

那白衣女子轻轻向龙老大点了个头,走到桌旁,拿起剪刀,素手轻轻,剪了一枝新插的瓶花,却又怔怔出神。

刹那间,这个情景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心中激动万分:前生,一定是前生!是那个词儿,Dé jà vu!

这情景让我我突然想起叶芝的两句诗来:

她摘下那些已经黯淡的花朵

在飞蛾的时节,把它藏进怀里

我后来明白,原来,费这许多周折,我的肾,要给这位叫万静人的女子。

真的,如果你见到真爱,没有像我一样猥琐和语无伦次过,那么你一定没有爱过。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