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一千里的飛刀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八月 29, 2011 12:02 am    文章主題: 一千里的飛刀 引言回覆

  一千里的飛刀

  作者:柳孤音

  賠本的生意沒人做。
  做生意的人絕不會想賠本。

  發唱片的人絕不會只是發好玩。
  即便發片的人對外宣稱他只是回饋歌迷,他的心底一定還是想賺錢。

  只要是發片的人,一定想藉著唱片賺錢。
  就如同做生意的人,絕不想賠本一般。

  陳曉東也不例外。

  做為十五年前的香江四小天王,陳曉東的心裡很明白,這次的新專輯【So Hot】絕對是個機會。
  一個讓陳曉東重新吸引世人眼球的機會。
  所以這次發片,絕不允許失敗。

  為了這次的新專輯,陳曉東帶著他的手下,來到一個叫馬爾地夫的地方,錄製了新的音樂錄影帶。
  這次的新專輯,花了他一千萬兩銀子。
  現在,他要找人,護送這片母帶回台灣發行。

  這片母帶值一千萬,這消息本身就能得到免費的宣傳。
  同樣,一千萬的母帶也會吸引無數匪徒。

  從馬爾地夫到台灣的路途並不近,途中也有無數強人。
  所以陳曉東要找一個比攔路惡煞更兇更狠的保鏢。
  他第一個想到「驚天一劍」練飛虹。

  ※※※

  躺在行駛在太平洋上的大船甲板上,「驚天一劍」練飛虹覺得很舒服。
  他早已記不清,這是他第幾次走鏢,他唯一記得的是,走完這趟鏢,他可以搶先全宇宙,第一個聽到【So Hot】唱片的內容。
  這可比什麼謝禮都更貴重哪!

  碰!

  大船巨烈震盪,練飛虹的眼皮卻連動都沒動一下。
  這一艘大船,可不只有他「驚天一劍」,台灣幾個有真功夫的陳曉東歌迷,知道只要護鑣成功,就能搶先聽到【So Hot】唱片內容,無不熱烈的參與這次護鏢行動。
  其中自然包括了「玉山七俠」。

  當來船的繩索鐵勾拋上大船,無數黑衣人一躍而上,玉山七俠立刻拔劍擁上。

  鏗!鏗!鏗!鏗!鏗!鏗!鏗!

  七聲金屬交擊的聲音,無數血水伴隨兵刃撞擊聲噴灑開來。
  然而練飛虹絕對想像不到,這一片血水,竟是來自玉山七俠的肉體。

  「練大俠!救──」玉山七俠之首,玉大向練飛虹發出求救,然而他的話聲尚未說完,首級已滾落到練飛虹的腳邊。

  其餘六俠也不好受,或斷手,或重傷,一一浴血倒在大船甲板上。

  練飛虹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要知道,玉山七俠不是空有盛名,玉大更曾在與練飛虹切磋武藝時,逼的練飛虹使出「驚天一劍」方得勝利。

  練飛虹在心裡咒罵自己的輕敵,看著包圍他的七名黑衣人,他明白他低估了陳曉東【So Hot】專輯價值一千兩的吸引力。

  「諸位何方好漢?能否報上大名?」練飛虹抱拳朗聲,一面悄悄往佩劍放置的地方移動。

  黑衣人沒有答話,然而其中一名黑衣人已看穿練飛虹的意圖,封住了他取劍的路線。

  練飛虹的手中沒有劍,便如同失去麥克風的歌手,兩個字:

  平凡。

  練飛虹的呼吸加速,瞳孔也跟著放大。

  練飛虹從未想過,「驚天一劍」的最後一戰,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

  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

  練飛虹來到東北,卻不是為了這三寶。
  然而此時他的身上,卻負著這三寶。
  練飛虹身穿貂皮大衣,腳上的雪靴中,塞滿了烏拉草,而他的懷裡,更藏著一條千年人參。在太平洋上遭到七位黑衣人圍攻之後,身售重傷的練飛虹,現在每一刻鐘便需吃一

片人參,才能保住他的性命。
  除了三寶,這次練飛虹的手中,不再鬆懈,隨時隨地緊緊握著佩劍。

  練飛虹的手上只要有劍,敵人絕對無法在三百招之內取他性命。

  練飛虹帶著東北三寶,手握寶劍來到東北長白山的一處森林中,只為了尋找一個人,一個能幫他打敗黑衣人,取回陳曉東【So Hot】母帶的人。

  那個人本身就是一個傳說,那個傳說只有八個字:

  小李飛刀,例無虛發。

  ※※※

  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有寂寞。
  寂寞總是伴隨著孤獨。

  世人皆以為,小李飛刀已隱身東北,再也尋找不到。然而練飛虹卻很明白,要找小李飛刀,一點也不困難,只要往東北長白山上的密林中,延著歌聲走。

  練飛虹已聽到歌聲,一段憂鬱的情歌,自密林深處緩緩傳出。

  孤獨的人,總唱著憂鬱的情歌。

  「請妳一定要比我幸福
   才不枉費我狼狽退出
   再痛也不說苦 愛不用抱歉來彌補
   至少我能成全妳的追逐」

  聽著歌聲,練飛虹運起輕功,朝聲音源頭飛馳。

  ※※※

  密林深處有一間小木屋,一名男子坐在小木屋前的椅子上,一邊哼著歌,一邊拿著一把小刀,刻木頭。

  練飛虹走到男子面前,開口道:「李大俠...還記得我嗎?」

  男子恍若未聞,只顧著哼歌,與刻木頭。

  練飛虹咳了咳,又道:「李大俠。」

  男子拿起了一旁的酒壺,喝了一口,隨即虎軀雄陣,噴出一口鮮血。

  鮮血在吸血鬼的眼中,是維持生命的醉人美酒。
  然而在被血吐了滿身的練飛虹心中,這鮮血和嘔吐物沒什麼兩樣。

  練飛虹一邊擦拭著身上的血,還待開口再喚,他的背後卻有人開口說話:「沒有用的。」

  練飛虹驚訝了一秒,隨即拔劍,轉身,刺出!

  直到劍刺入對方的右肩,練飛虹才看出,方才出聲之人,乃一魁梧的虯髯大漢。

  練飛虹連忙收劍,道:「對不起,我實在是太緊張了,竟沒發現是你。」

  虯髯大漢忽然抱住練飛虹,哽咽道:「沒事,沒事,能看到你的人,我已經太高興了。」

  練飛虹張口,正欲再說些什麼,忽然被大漢的嘴封住雙唇。

  此時無聲勝有聲。

  ※※※

  長白山上的夜很冷,然而卻冷不到床上的兩人。

  「這些年,你好嗎?」虯髯大漢看著練飛虹道。
  「我很好,只是少了你,再好的美酒,也只剩下醉人的功用了。」說著這話的練飛虹,看起來竟不像一成名劍客,反倒像是一名...一名我都不好意思形容的嬌羞...
  「長白山,很冷。少了你...」虯髯大漢深出手,指著自己的胸前,說道:「這裡更冷。」
  「李尋歡究竟怎麼了?」練飛虹問道。
  「他就像中了邪,整日只知道喝酒、雕刻,和唱陳曉東的那首〈比我幸福〉。」虯髯大漢道。
  「嗯,〈比我幸福〉是很好聽,他一直唱這首歌,是希望詩音過的比他幸福吧?」練飛虹道。
  「不,我想他一直唱這首歌,是因為陳曉東太久沒出新專輯,他沒別的歌好唱了。」虯髯大漢道。

  練飛虹忽然跳了起來,說道:「我知道怎麼喚醒他了!」

  練飛虹說完,也顧不著穿上貂皮大衣,便往屋外奔去。

  月光灑在李尋歡的臉上,李尋歡的臉更蒼白了。

  「請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李尋歡唱道。
  
  「李大俠,別再唱舊歌了,陳曉東出新專輯了。」練飛虹道。

  李尋歡忽然止住歌聲,看著練飛虹。

  「我說,陳曉東出新專輯了,專輯名字叫【So Hot】,八月底就要發片了!」練飛虹對著李尋歡大叫。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嗎?陳曉東發新專輯了?在哪?」李尋歡恢復了神志,對練飛虹道。

  「當然是真的,陳曉東還跑去馬爾地夫拍MV,花了一千兩呢!」練飛虹道。

  「實在太好了!快帶我去唱片行,我要買!」李尋歡道。

  「可是新專輯的母帶,被賊人奪走了。」練飛虹道。

  「什麼?」李尋歡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飛刀,道:「飛虹,賊人數目多少,身在何處?」

  練飛虹答道:「賊人有七,身在索馬利亞。」

  李尋歡抬頭望天,緩緩道:「索馬利亞...該是在這個方向吧?」語畢,李尋歡朝索馬利亞的方向射出了七把飛刀。

  看著李尋歡射飛刀,練飛虹彷彿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索馬利亞海上七名強人脖子上的鮮血。

  小李飛刀,例無虛發。

  ※※※

  後來,練飛虹離開了東北,來到了索馬利亞,踏過七名黑衣人的屍體,取回了陳曉東的新專輯【So Hot】的母帶。

  而李尋歡,也和虯髯大漢一同回到關內,欲買陳曉東的新專輯【So Hot】。

  ※※※

  八月三十,耗資千萬,陳曉東新專輯【So Hot】,全臺上市。

  ─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