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加薩走廊邊界 埃及宣布永久開放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378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30, 2011 1:39 am    文章主題: 加薩走廊邊界 埃及宣布永久開放 引言回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9/today-int1.htm

2011-5-29

加薩走廊邊界 埃及宣布永久開放

〔編譯俞智敏/綜合拉法二十八日外電報導〕埃及政府二十八日宣布永久開放埃及與加薩走廊間的拉法邊界,讓被迫與外界隔絕長達四年的巴勒斯坦人民重獲自由,這也是掌控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好戰組織哈瑪斯的一項重大勝利,但卻引發以色列抨擊,擔心好戰份子將可自由進出加薩走廊。

以色列批有安全麻煩

埃及重開加薩走廊的拉法邊界,解除了加薩走廊一百五十萬人口無法自由旅行的限制。自哈瑪斯於二○○七年六月取得加薩走廊控制權後,埃及與以色列即宣布封鎖加薩走廊邊界,意在削弱哈瑪斯勢力,但也導致加薩走廊經濟陷入嚴重危機,因為拉法邊界是加薩走廊地區民眾唯一一個不需通過以色列的對外管道。

埃及與以色列的封鎖政策,在加薩走廊引爆人道危機,埃及與加薩走廊邊界因此出現數百條走私坑道。去年以色列放寬封鎖,允許貨物進入加薩走廊,但加薩走廊物資仍然極度短缺,國際紅十字會更抨擊封鎖違反國際人權法。

封鎖拉法邊界原本就是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最不得人心的政策之一,但自穆巴拉克政權今年二月被民主浪潮推翻後,埃及國內原先受到壓制的支持巴勒斯坦人的聲勢開始高漲,這讓埃及新領導人不敢小覷,隨即表示要解除邊界封鎖,並改善與巴人關係。近幾個月來,拉法邊界已開放少部份民眾通行,但僅限學生、商人或病患等,且經常再度關閉。

埃及向巴勒斯坦示好的舉動,還包括協助斡旋掌控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所領導的法塔派系與哈瑪斯和解,共組團結政府。

貨運仍須經以國進入

根據新的通行政策,邊界每天自早上九點開放約八小時,假日與週五除外,十八歲以下或四十歲以上的巴人,只需辦理簽證即可通關,但十八歲至四十歲之間的巴人,仍需先通過安全審核。至於貨運交通則必須通過以色列邊界,才能進入加薩走廊。

二十八日拉法邊界正式開放前,已有約四百人在邊界崗哨附近等候,第一批穿越邊界者,包括載送病患前往埃及就醫的救護車,以及多輛巴士。巴人邊界官員表示,每天通過邊界的人數上限為三百人。

哈瑪斯政府發言人日前即表示,埃及新政府開放邊界的決定是「勇敢且負責之舉,也符合巴人與埃及民意。」歐盟也讚揚埃及開放邊界的決定,並稱正與埃及、巴人政府、以色列討論重新派遣歐盟顧問前往邊界進行監測任務。

但以色列政府則對此決定表達憂慮,國內安全部長維爾奈表示,這會造成「很麻煩的情況」。


孫曉:

你把這種消息當放屁就可以了。噗嚕一聲,有沒有糞便出來,還不知道哩。

我這裡提供三個線索,讓您知道為何不必太認真。

一、有誰知道埃及與以色列的邊防由誰控制?

答案是以色列。以色列軍方控制了兩國邊防。所以埃及要開放邊界?請問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說以色列要移交「主權」了嗎?

二、有誰知道埃及的產品銷售美國的關稅率?

答案是零關稅,只要埃及本地的企業擁有猶太人的投資,就可以輸美免關稅。因此埃及有一大片以色列投資的「加工出口區」,而這些以色列資本裡有很多是「假猶太、真美帝」,直接由美國猶太裔控制。

三、誰能準確描繪出埃及與美國的關係類比?

答案是兄弟?是父子?宋為兄?遼為帝?全錯啦!您知道美國到底派了多少軍事顧問在埃及?埃及與美國的關係完全就是汪偽和日本的翻版,直接派駐軍事顧問團,控制軍方所有的一切。這就是穆巴拉克倒台的「結構因素」,他的特務軍頭服從美國指令,所以關鍵時刻不支持老闆了,從頭到尾,軍方對茉莉花就採取中立態度,穆思林兄弟會也一樣,他們為何不挺身反對穆巴拉客?哇哈!穆思林兄弟會竟然有自己的電視台和廣播電台,而這些竟然都是穆巴拉客給的!

穆巴拉客是美國飼養的狗,這個拉皮條的最擅長的就是拉客,他是美國後院裡大群犬隻中的一隻最大尾的,二號小花咬死拉客拉多犬,就和咬一根不會動的骨頭一樣容易,啪啦一聲咬下去,滿地腥白,這種「小花阿福政權」,何時突然帶起種來了,竟然膽大妄為到敢向以色列暴吼的地步?

是的,您猜到了,其實有人在背後主使。

是的,您答對了,就是歐巴馬在背後指使埃及,這和上次伊朗軍艦通過蘇翳士運河一樣,都經過主人的允許。

那為何歐巴馬要修理以色列呢?是不是歐巴馬良心發現了,要談以色列的種族隔離圍牆了?

不是的,歐巴馬從來不曾關心過巴勒斯坦,連一秒鐘都沒有。歐巴馬只是在中東展示腕力,他要告訴所有中東的殖民代理人,新老闆有話要說,請你們立正站好,我現在要你們克制,我打以色列給你們瞧瞧,別以為有高盛在後面,別以為有傳說中的「共濟會」在後頭挺,我就不敢動他,站好!後面第三排第二個!還動!就是你!

這是一場民主黨的實力秀,也是公關秀,為了巴勒斯坦,土耳其恨透了以色列(請參考公海大屠殺,Rachel Corrie號人道救援船,台灣媒體那麼自由民主,何時才能報導誰是Rachel Corrie呢?混蛋!越想越氣!不要老是把自由民主掛在嘴上好嗎?我才是自由人士!我才是他媽的民主人士!狗日的!)土耳其被以色列軍方格殺了十多個人,滿地屍體,而國際媒體(其實就是CNN一家啦)居然還亂報一氣,說這些人道救援者是軍火走私的恐怖份子,土耳其氣到發狂,直接讓中國戰機參加了聯合軍演,美國嚇得手足無措,而現在法國總統傻哥乞又滿街亂抓穆思林婦女,指責她們把臉蛋藏起來,穆思林婦女被迫偽裝成修女一樣,宗教自由呢?人權呢?法蘭西第五共和憲法呢?現在是納粹復活了嗎?程序正義呢?實質正義呢?狗日的,你們真的還要繼續聽西方吹嗎?它的臉不紅,我的氣都喘啦!

總之,活在這種黑暗到完全讓人不願正視的世界裡,天真就是一種罪,一種無知的罪,我真心奉勸那些天真的人,不論你是真天真還是假天真,不論你是真正信仰自由民主還是純粹搞反共綠卡主義,請多花一點時間去關切什麼是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種族隔離之牆:「巴勒斯坦的哭牆」,等你們知道誰是Rachel Corrie,等你們知道有多少記者被以色列軍方、美國軍方槍殺時,這時你們再把手指向格達費,再稱金正日為「專制者」,再等著一股腦跑到北韓去屠殺無辜人民時,你們可以更理直氣壯一點。

如果你要假天真,你可以繼續活在你被美帝圈養的童話故事裡,過著「上帝的選民」的好日子,請自便,恕不遠送,但如果你們要強迫別人跟你一樣天真,那才是最天真的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没头脑和不高兴



註冊時間: 2006-09-03
文章: 4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30, 2011 4:4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批评本国政府->鼓吹西方民主->认美国干爹拿绿卡

好吧,不来这里也罢





孫曉:

我左傾不是一天,正因左傾,所以我批判二十一世紀的全球化浪潮,我更不曾停止批判北京政府,從環保到勞動人權,到背叛建黨的主張(請參看2009年:向G20怒吼),到全黨上下的信仰崩潰(請參看2009:對當代自由民主的總回應裡針對北京政府之批評),到「三免一保」、到誇張的房價、到對改革的譏諷(請參看柳孤音開的公醫與自由主義的幾條大討論),到批評五四運動和文革,即所謂的精神現代化(請參看2006:遍數天下英雄),到批評後來的四個物質現代化,我沒有一天不在批,我一直寫、一直批,試問我的批評和「鼓吹西方民主」能劃上等號嗎?

當然不能,我批評西方已到人盡皆知的地步,所以您的邏輯並不成立,那您為何要這樣製造您的邏輯呢?

所以請原諒在下,必須替您把您的思路澄清。我認為您的邏輯如下。

批評西方與北約--(等於)----->中共同路人---(等於)---->專制內奴

我認為,這才是您的邏輯,而且這一直就是很多人的邏輯。

思想稍微清楚的人,沒有一個不痛批西方。我們在談論的是巴勒斯坦的種族隔離之牆,裡面囚禁了六百多萬人,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集中營。他們沒有自由、沒有乾淨的飲水,他們的孕婦要去醫院,需要被荷槍實彈的以色列士兵核准,他們被迫在零度的室外生下孩子,然後嬰兒失溫而死。

如果這發生在利比亞,您認為CNN會不會拿著十萬分貝的擴音機到處廣播呢?

六百萬人被囚禁,被機槍高塔密佈的圍牆包圍,而內唐亞胡還號稱他比夏龍愛好和平。

人權何在?自由何在?美國人不去這裡找人權,為何跑去利比亞?因為他們說利比亞沒有民主選舉,所以是專制國家?所以專制國家的孕婦在哪裡生產無關乎人權?只有跑去投票,用選票選出那些整天在財團控制的電視台裡表演放屁的死娘皮們才叫做「民主」、「人權」?

即便如此,那請問巴勒斯坦人在布希的強迫推銷下,終於用選票選出了「哈瑪斯」擔任他們的領導人,試問此時美國為何又和歐盟聯手,開始對巴勒斯坦進行經濟制裁?美國和北約憑什麼抵制人家的民選政府?憑什麼不承認哈瑪斯代表人民的聲音?憑什麼?你們不是滿嘴的民主嗎?不是把民主的「程序正義」高高置放在實質正義之前嗎?利比亞可以讓人民安生,你們用民主批評它,彷彿民主是無上的前提,超過了人命與秩序的價值,但到了巴勒斯坦呢?為何民主又不值分文?為什麼?

因為這不合乎美國的利益!也不合乎歐盟的利益!所以他們聯手懲罰巴勒斯坦人!聯手坐視巴勒斯坦的人民活在槍口之下!哪怕是還在襁褓裡的嬰兒稚子,他們也必須被以色列士兵用槍指著!

人權何在!自由何在?民主又何在?我們談論的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權叫賣者,美利堅合眾國!它以「民主至上論」為主張,發動對世界的總攻擊!但它到底怎麼看待民主?這樣可以嗎?它的邏輯到底是什麼?還是你們又要故做世故?寬恕美國的一切罪孽!並推說這是「不得已」?

別再故做天真!別再雙重標準!六百萬人,成為囚犯,就在CNN的眼皮子底下!就在土耳其試圖提供救援物資時,以色列士兵再度登船,掃射那些不曾武裝的平民!然後又透過十萬分貝的麥克風醜化他們!哪一國政府做出這種事還可以從世界輿論裡安然脫身?利比亞可以嗎?中國可以嗎?俄羅斯可以嗎?北韓可以嗎?告訴各位,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這樣幹還可以自稱是「正義使者」!那就是美國與以色列!因為CNN就是真理!沒有任何人可以抨擊他們,抨擊他們的全部變成了「專制內奴」!所以他們再也無所畏懼,他們所向無敵!

六百萬人,成為囚犯。

六百萬人,這恰好是猶太人自稱被屠殺的數字,且這個數字不容任何人的質疑與挑戰,任何挑戰者只要在公開場合言說,會被當局起訴逮捕。刑期是三年。

以上部份,已經替我自己關上了移民之門,如果我住在德國這個所謂的「自由之家」,我會被逮捕。

各位,如果你認知了我所提的事,並查證我所言皆屬真實,且早已是多年來人們談論的真實,您會如何選擇自己的立場?您會否繼續使用民主來麻醉自己?繼續歡呼著「美元帝國」?歡呼著CNN帶來的正義?

我正在制衡美國,力量單薄而且完全不對等,你們認為CCTV會邀請我成為座上賓,大罵中國政府有錢卻什麼都不做?CCTV和CNN到底有何差別?CCTV對外電來者不拒,只要不涉及中國,他們全部照播,如果CNN羞辱中東,羞辱穆思林,他們更樂於照單全收。他們尤其樂於羞辱印度和前蘇聯。

這種自私的立場就和半島電視台一模一樣,只要不涉及阿聯,不涉及沙烏地,他們就照單全收,如果CNN修理北京,修理日本,修理伊朗,他們更樂翻天了,連拍心口說:「好險,這次老師打的不是我。」

可悲至極。

全球化是一個巨型的帝國,參與者包含了非常多的國家,聯手開始了他們的權貴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這無分於什麼反共大業還是特色主義,他們全是一路。正因為我反的是全球化,所以我必然不是任何當道的同路人。我還會繼續批評下去,如果您因為我的這些主張而脫離這個論壇,我只能表示遺憾,這不是我希望發生的情況,對不起,孫曉對自己的政治言論造成讀者的困擾感到深刻的抱歉,我並不是政論家,我是一個小說家,孫曉在此向您鞠躬,並感謝您多年來的支持與愛護。

我承諾其他朋友,孫曉會儘可能少說,我真的不願意撈過界,更不希望我最後落到被抵制或被查禁,我無法同時得罪兩大陣營,但事涉加薩,不能不說。我此刻若不說,以後大概什麼都不必說了。

總之,我會把「野狗與火車的世界」關閉一段時間,絕口不提政治,各位仍可以在此閱讀舊文,但所有人都不能開新帖,包含我自己在內。這真的是為大家好,也為講武堂好,我越來越覺得自己關切的那些主題,都遠遠超過讀者們所能承受的範圍。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378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30, 2011 10:2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會轉帖這一篇新聞,正是從雷切爾‧科裏來的。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03-03/17/content_781959.htm

一國際和平人士在加沙被以軍推土機碾死

新華網 (2003-03-17 09:24:57) 來源:新華網

  這是國際和平人士雷切爾‧科裏生前的資料照片。

  據“巴勒斯坦之聲”電臺3月16日報道,來自美國的雷切爾當天在加沙地帶南部拉法鎮試圖阻止以軍摧毀巴勒斯坦人房屋時,被推土機當場碾死。

  3月16日,兩名同伴試圖幫助剛剛被以軍推土機碾過身體的國際和平人士雷切爾‧科裏(紅衣者)。來自美國的雷切爾當天在加沙地帶南部拉法鎮試圖阻止以軍摧毀巴勒斯坦人房屋時,被推土機當場碾死。 新華社發

  新華網加沙3月16日電(記者周軼君)據“巴勒斯坦之聲”電臺16日報道,一名來自美國的和平人士當天在加沙地帶南部拉法鎮試圖阻止以軍摧毀巴勒斯坦人房屋時,被推土機當場碾死。

  報道援引目擊者的話說,當時有8名和平人士在場,在一輛以色列推土機向巴勒斯坦人房屋開去時,美國人雷切爾‧科裏獨自衝上前去,不停揮手示意推土機停下。但推土機繼續前進,並從她身上壓了過去。巴勒斯坦醫護人員說,科裏是因頭骨和胸腔被碾碎而死。

  以色列主流媒體《國土報》報道,以軍方發言人宣布科裏的死是“意外事故”。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對科裏的死表示哀悼,並譴責以軍這種“慘無人道”的行為。現年23歲的科裏是美國華盛頓州立常青學院的應屆畢業生,是隨“國際聲援巴勒斯坦人運動”來到加沙的。她是這個組織在衝突中喪生的第一名成員。自2000年9月巴以流血衝突爆發以來,不斷有國際和平人士到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市充當“人體盾牌”,阻擋以色列的軍事行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378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30, 2011 10:3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没头脑和不高兴 寫到:
批评本国政府->鼓吹西方民主->认美国干爹拿绿卡

好吧,不来这里也罢



孫曉兄,你搞錯了,没头脑和不高兴兄的意思應該是:

那我這位中共國民没头脑和不高兴批評中共,又鼓吹西方民主,還認美國乾爹想拿綠卡。你孫曉這麼反西方,我没头脑和不高兴大哥不來講武堂也罷。

你誤讀啦。




孫曉寫給柳孤音:

首先說明,我在「巴勒斯坦」一帖中的回應,其意在於痛罵媒體,指責偽善的主流人士,文中的第二人稱(你)指的正是這些人,絕不是對你有何不敬,所以你千萬不要誤會。

你最近開的幾個帖子都很「入味」,包含「茉莉花革命為何不發生在台灣」?這已經逼近於真相了,一個如同詐騙集團手法的愚民民主,把國庫搬空,把人民痲痹,把利率歸零,把房價膨高,把人民的所得空洞化、房奴化,人民拒絕生養,連交配都沒了力氣,到底是什麼樣的體制把我們帶入了這種境地?為何從所有的數字上看來,專制的蔣經國竟然勝過了偉大的民主?為什麼?為何當年獨裁殘暴的蔣家卻帶來了社會階級的流動?讓貧民可以飛黃騰達,讓大學生可以累積到自己也不能置信的財富?而今日美麗的民主卻造成了階級的停滯、空前未有的貧富分化?是民主制度本身有問題?還是「美式民主」這個玩意兒出了大問題?還是問題其實根本是出在民主失去了「制衡」?民主已經自我陶醉到不能接受批評了,民選政府就有無限的護身符了?不必擔憂被推翻、被政變了?所以他們越來越明目張膽、越來越肆無忌憚?那知識份子呢?知識份子在幹什麼?他們除了大罵北韓和利比亞,揚言要殺死金正日以外,他們在幹什麼?在幹女人嗎?在吃魚翅宴嗎?在自由之家參拜布希嗎?利比亞真的比東亞這幾個「民主神聖國」的生活水平差嗎?蔣經國真的輸給了馬英九嗎?

總之你這幾帖都很「入味」,我看得十分高興,特別是見到你找的Rachel Corrie的相關新聞,只是可惜的是,你找到的鏈接是新華社的報導,所以不會有任何大陸讀者相信。

這段時間以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支持我的聲音幾乎都來自於台灣,且對於民主政治已有近於本質的分析,改革主張越來越清楚,對於民營化、自由化的口號也開始警惕,對一個早已自我放逐的人來說,那種感動真是難以言喻的,真的,誰能料想得到呢?那麼年輕的一群人,正該做那些當眾脫褲子的事,但你卻率先拿起了論語!從1919年就被扔到垃圾桶的東西,一個最年輕的老學究誕生,這真的讓我為你感到驕傲。你們這一代是有希望的,比我們這一代強太多了!

在伊拉克戰爭前,我從不曾在論壇裡批評美國,更不曾質疑民主,但這許多年下來,我越來越激烈,看到了David Kelly的死,看到了加拿大、德國全體出兵,看到了西方支解一個又一個國家,製造一個又一個人道的大災難,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臭罵他們,也因此得罪了越來越多的讀者,說真話,多年下來,我有點累了,我不想再背負臭名,也不想再當「專制內奴」,看著一篇又一篇來自對岸的憤怒吼聲,我低頭徘徊,難以自己,我曾經為了某種堅持而放棄政治上的發展,也和所有朋友斷絕往來,我不想再繼續這種鬥爭,也不願意分化自己的讀者,特別是有朝一日,如果我被指稱為「因為擁護中共而被獎勵」,我將難以成眠。

總而言之,孫曉是個熱血有餘、信心不足的悲慘中年人。希望你到了我的年紀時,不會有我這種毛病。我將關閉「野狗與火車的世界」,至少在一段時間裡,它都會維持寧靜。

問候您與您的家人

孫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378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26, 2011 11:1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http://palinfo.habago.org/

台灣的一個專門紀念若雪以及關心加薩問題的網站。

該網站替若雪取了一個好聽的中文譯名。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wakening



註冊時間: 2006-05-26
文章: 2846
來自: 加拿大多伦多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29, 2011 3:0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两人互相批判逻辑呢,
批评本国政府--(等於)----->鼓吹西方民主--(等於)----->认美国干爹拿绿卡
批評西方與北約--(等於)----->中共同路人---(等於)---->專制內奴

David Christopher Kelly, CMG (14 May 1944 – 17 July 2003) was a British scientist and expert on biological warfare, employed by the British Ministry of Defence, and formerly a United Nations weapons inspector in Iraq. He came to public attention in July 2003 when an unauthorised discussion he had off the record with a BBC journalist, Andrew Gilligan—about the British government's dossier on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in Iraq—was cited by the journalist and led to a major controversy. Kelly's name became known to the media as Gilligan's source, and he was called to appear on 15 July before the parliamentary foreign affairs select committee, which was investigating the issues Gilligan had reported. Kelly was questioned aggressively about his actions. He was found dead two days later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