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孫曉談自由主義與公醫制度
前往頁面 1, 2, 3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三月 31, 2011 11:54 pm    文章主題: 孫曉談自由主義與公醫制度 引言回覆

2011/03/07

孤音:

  今天又上【社會哲學】,還是在談健保制度,以社群主義和自由主義兩方的立場交叉介紹。

  我第一次對【社會哲學】老師提出的問題這麼感到無力,完全寫不出任何有見解的文字。

  倒是今天的討論引發我的聯想,孫曉曾在【禁煙】議題上表態,似乎是以自由主義者的立場,然而孫曉對古巴的公醫制度又曾公開大力讚揚。在我們今天課堂上的討論中,曾介紹到自由主義者會如何反駁公醫制度的不合理性。使我覺得,一個人很有可能既有自由主義成份又有社群主義成份。

  倒是今天老師談到健保,說不太可能拿有錢人的錢給窮人治病,制度怎麼設計,都只會是「拿比較不窮的人的錢去救濟更窮的人」,而有錢人和超有錢的人是不痛不癢。想想覺得頗為無奈。

  沒啥特別的事,覺得今天的討論好「困境」。

  祝 順心

  孤音

孫曉:

關於自由主義,這個問題已經談了太多次,但始終解釋不清,我換個說法,你看:「東晉的文人光屁股上街蹓躂」,你會認為他是「保守主義者」嗎?

一個驚世駭俗的人,他想突破的是什麼呢?

是某種已經被鄉愿主流控制的、牢不可破的思想訓示教條啊,所以呢?這個人當然是不折不扣的自由主義者,東晉和晚明不乏這種人,他們不在意小人的名詞,對比於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他們怪得離奇,他們甚至更喜歡真小人的稱號,當然,在「小人當道」之後,後來居然就出現了特殊的「偽小人」,亦即標新立異但毫無內容的那批人,你應該知道是哪種人。

台灣人今日喜自稱「真小人」,動輒以真小人的反派面目出現,真小人的好處是可以不要臉,連臉皮都不要了,自稱「率真」、「率性」,誰能奈何他?但這些人在道德攻訐上的野心(護衛鄉愿訓示)卻比偽君子更強,好比那些「正義感十足」的年輕人,他們光著屁股來支持某種「偉大」,疾言厲色的討伐某個落單的少數,所以我們只能這樣說,這些人是「偽小人」,他們想理直氣壯卻毫無內容,只好脫褲子放屁了。

我看起來非常像自由主義者,是專指在「多數」之前,針對「多數信以為真、群眾堅決捍衛」的「真理教」,我奮勇上前,四肢齊發,非扳倒邪教歪理的迷信不可。請注意,被我反對的東西必有幾個特徵,若無絕對正確性、不容爭辯、單一化等三種「專制真理」的特性,我絕不動手,但老孫沒打算也把「反XX」搞成真理,搞真理是基督教愛幹的事,從不是東方的哲學,只是老孫一直勸大家別老是那麼「政治正確」而已,你們沒那麼對,別人也沒那麼錯,留一點黑白以外的空間讓大家自己反省遊走---------我會從儒家找到可供解釋的原理,替「正道」界定它應有的包容。

孔子的思想無法成為「絕對正確」,但如果「四書輯注」誕生了,絕對正確就可能誕生了。

也因此,我們並不反對真理的存在,但「真理不可以是唯一的」,這是真理存在的第一個前提。

釐清了中國古代的自由主義者,要看看西方的自由主義嗎?

西方的自由主義者與擺脫奴役、突破教條毫無關係,他們特指手工業發展階段的那批人,對抗的對象專指君主,於是乎,他們有了共同的名詞,叫做「市民階級」。

現在自由主義變成十九世紀市民階級的專有詞了,這些人想少納稅、少盡義務,拼了命來反對國家體制(一面利用國家的威權保障他們不受貧民騷擾),於是乎自由主義就成了「市民主義」、「布爾喬亞」、「小資產階級」的代名詞了?

他們更像是最初的中國自由主義者:「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的楊朱,他們理直氣壯的叫罵國家存在著貪污者、辦事無效率,所以他們不該繳稅,但當國家替他們掃蕩貧農,阻止毛派游擊隊攻入城市時,他們又噤聲不語,把所有血腥罪孽推給了國家。

兩種自由派,都是我們嘴裡的「自由主義」,這也是許多人思想混亂的原因。人們經常駭然的發覺:「咦!怎麼這個自由主義者那麼保守?」舉例來說,某個移民美國的「自由主義家庭」,他們為反共大業奮鬥不已,為抗拒毛派土改專制而大吼大叫,但當這些「開明」的雙親意外聽到兒子是同性戀時卻又號啕痛哭不已,大喊自己「沒了後」、「斷了根」,其實這不需要感到意外啊,自由主義者其實可以很保守喔,因為這批市民階級只因反對君主專制而自稱「自由」,但在鎮壓無產階級的立場上,他們和傅立曼一樣鐵啊,這也是中國當今的「自由派」的特徵,他們其實超級保守,他們對「反富行徑」、「文革」異常反感,你往下看,這批自由主義者其實是「階級專制」的同路人。

總之,西方的自由主義很好辨認,你只要心裡默念「中產階級」、「中間選民」、「三高剩女」等等形象,你就可以得到「自由主義者」的概念了。好比外商服務的留學美女,你認為這位美麗小姐對統獨的立場是什麼?對全球化的想法又是什麼?對納稅的概念又是什麼?你認為這位美麗高雅、穿著Prada的女士如果見到隨地小便的怪老漢孫曉,她會如何反應呢?

莫非是「宛如自由主義者一般」,噗嗤一笑嗎?

無產階級就是「三無宅男」。當三高剩女見到三無宅男,那就是「自由主義者」曙光乍現,不巧撞見了「無產階級五毛黨」的悲慘時刻。

我當然不屬於真正的左派,也不是西方定義下的自由派,光著屁股繞大街的臭老九,你認為這種人會反對古巴的社會體制嗎?

要談論福利經濟學,你要研究的絕不只是哲學而已,你必須涉及大量的經濟學,公共政策、統計,你必須弄清楚什麼是HMO、PPO,什麼是保險精算,什麼又是市場經濟與醫療產業國有化,你還必須對比social surplus的模型和統計實證是否相同,那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的。但我可以這樣說,如果美國的醫療產業國有化,美國的有錢人會減去一半,牙醫和內科醫師的人數將多到滿街都是,簡直就像開放計程車牌照一樣。

到底是誰在補貼誰?什麼叫「比較不有錢的人在補貼窮人」?

看過麥可摩爾的Sicko嗎?去理解一下美國醫療體制的真正問題吧,你會知道到底是誰在補貼誰。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小方



註冊時間: 2009-03-27
文章: 483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02, 2011 10:1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关于真理的标准,貌似大陆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一边声称真理是相对的,另一边在字里字外总是漂浮着一股“马克思主义才是唯一正确的真理”的臭味,每每读之便想呕吐。
_________________
所谓杯具就是我花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可我手里的是几十块的星记,而你却捧着动辄上千的爱马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04, 2011 3:4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小方 寫到:
关于真理的标准,貌似大陆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一边声称真理是相对的,另一边在字里字外总是漂浮着一股“马克思主义才是唯一正确的真理”的臭味,每每读之便想呕吐。


這個帖既然和公醫制度有關,那麼來討論討論正題如何?

家父去年生病時,我走了連雲港一趟,和大陸的叔叔討論到醫藥費,我說台灣的健康保險制度很完善,看醫生很便宜。

他說:「我們大陸也有這個保險的。」

不知道大陸現行的相關制度是如何?

我覺得台灣這方面是真的做的很好,至少我個人在這方面受惠極大,政府替我負擔高額的長期慢性病醫藥費用,家父的看護費用,政府也補助三分之二強。

無論如何,健保到底要不要改,怎麼改,我覺得真的很重要。

但是孫曉的回信沒有解決我的疑惑,「到底是誰在補助誰?」

是抽煙的人在補助健康的人嗎?

是比較不健康的人在補助三高剩女嗎?

這個問題是不是比較不敏感?


孫曉:

台灣健保制度是一種人頭稅,成了一種浮濫的全民福利,早已不是保險制度。

根據保險的精算原則,凡有高風險、重症者,繳納保費必然較一般人多。一年內多次使用健保者,必然繳納更高額的保費,這是保險收支計算的必然。也就是說,如果有個窮人經常生病,他的年保費可能高達五十萬元台幣。

試想,一個窮苦家庭怎可能付得出這五十萬元呢?這不是逼他們望絕路走嗎?所以了,對於收入困難的窮苦家庭,政府須另行救濟之,由福利單位支出,一方面貼補他們的保費,二方面採用專案照護,協助貧弱家庭的其他成員不受拖累,得以脫貧,此即「社會安全」之精神。

台灣的健保不是這樣的。目前健保拋棄了保險精神,成為不倫不類的垃圾。

現行健保制度淪為了一種稅,那既然是稅,它真的讓有錢人多出錢嗎?不是的,現行健保制度才沒讓有錢人多出一文錢!他們只是將保費全數壓在上班族(受薪階級)的頭上。

健保費的計算,完全根據你的薪資單,薪資高的人就繳納最高等級,薪資低的人就繳納低級距,至於那些開出版社的,名義上當老闆的,直接就以最高等級計算。

發覺了問題的所在嗎?

為什麼找上班族開刀?因為「薪資所得」最容易課徵,所以每次要調漲健保,必然找受薪階級開刀,幾十塊幾百塊的搞你,請問這真的是「累進稅率」之下的社會公平嗎?

請問那些拿薪水的上班族,真的可以算有錢人嗎?這些人即便年薪多達百萬,仍是在靠勞動力賺錢!他們能與那些資本家、大老闆相比嗎?隨便一個攤販的「黑色收入」也可能倍數於此,更別提那些「資本利得」的玩家,那些搞房地產的、當包租公的、做股票的、擔任上市公司董監事的……只要是「資本利得」(不靠勞力賺錢者),他們不必繳稅(有些還退稅),也不必繳納高額保費,因為他們沒有薪資單,更有甚者,那些領薪水的賤民們一旦遭到開除、一旦失業,本身極容易成為「高危」群體,這時誰來救濟他們?你看看去年十月我寫的信,看看什麼叫做「先進國家之定義」?台灣人可以退休嗎?能退休嗎?失去勞動力,你要帶多少錢退休才不至於餓死?

健保是保險!不是稅!更不是社會救濟!社會救濟的執行單位叫做「社會福利局」、叫做內政部!不叫做健保局!高收入絕不代表容易生病,為何要他們多繳納費用?那些常看病的不用多繳一塊錢保費,所以整天逛醫院,看病一次領一瓶醬油,治療香港腳分成五十次看,政府任憑官民勾結,搞出了虧損,最後卻要每一個「勞動者」買單,這合理嗎?還把罪名推給那些「高收入上班族」?別忘了!即使是一個洋買辦,穿著絲襪的三高剩女,她也一樣就是個勞動者!失業和退休後一樣衣食堪虞的勞動者!我一樣袒護她!

健保早就是「人頭稅」啦!政府搞錢的「大水庫」啦!搞不好買軍火的增稅都靠這一條啊!

健保回歸保險精算有兩個好處,其一,透過保險精神,可以避免某些人濫用健保資源,避免醫療單位上下其手。其二,在會計名目上成為「社福支出」,不列入健保虧損,避免健保局假借因頭,濫收保費,將例外歸於例外,不再以例外的個案當成通案,然後亂收一氣。

我再重複,只有讓健保回到保險制度,才能避免醫療濫用。任何一個人若要隨意「逛醫院拿藥」,甚至「拿藥看病送醬油」,該人下一年度的保費就是三十萬起跳,試想,他還有多大的動機參與這個「勾結」呢?

現行制度剝削了健康的人,也照顧不了真正需要照顧的人,只是圖利了某些醫療單位,讓他們越養越肥,整天撈健保,濫用醫療資源,連治療個香港腳都要驗血,這不是浪費是什麼?醫院樂得多賺,病人也不痛不癢,反正不是我出錢,何樂而不為?這便是經濟學上最有名的「公共財」,即公家的東西,不用白不用,導致嚴重浪費與勾結,

只有美國的Paul Krugman這個廢材不明所以,拿著台灣的垃圾當寶,台灣政府官員也不敢太過招搖,因為問題人盡皆知,由不得他們請外來的和尚加持。

為何政府不改呢?

別忘了,這已經是一種「稅」,而且是針對薪資所得階級的「稅」,這群人是最沒聲音的,你如果決心要改,你會得罪更多的人。記得國民黨以前拍的那隻「那棵大樹」的廣告嗎?裡面就有一個可憐兮兮的阿婆,對著鏡頭哽咽的說:「沒錢繳健保,還是不要看病,死死算了。」

這就是民粹,你國民黨搞民粹,就別怪民進黨回頭搞你,兩黨相互毀滅之後,健保就徹底毀滅了。簡單說,不能改的原因正是因為會「動搖國本」,會動搖本黨的選票,怎麼可以改呢?反正受薪階級就是受氣階級,他們能發動遊說嗎?他們這群烏合之眾怎可能起義呢?不高興,不高興四年以後再來啊!你還可以投票啊!你鬧什麼?大陸人不是很羨慕台灣的民主嗎?你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啊?閉嘴!你們還能說話!正是因為老子是民主國家所以才賞給你言論自由!懂嗎?去罵專制國家!民主國家可不能被你們隨意污蔑!再罵?再罵就讓你知道David Irving是誰!知道Anwar Al-walki是誰!一炮轟死你!

即使這樣爛,但台灣總算還是有健保,趁破產前大家趕快享受,你現在不享受,以後就沒機會了。我建議上班族沒事就去醫院拿一瓶維他命,別怕耽誤時間,你不拿,你就是在「縱容政府因循苟且」喔。

採用「精算制度加社福」,健保局會有更多的錢給更需要的人,每天必須上班的兒子沒辦法照顧中風的父親,如果要照顧,兩人將同時陷入絕境,當健保局可以從香港腳驗血裡省下錢,他們才有能力支付「重症全額看護」。

中國目前沒有醫保。目前的政策叫做「醫療商品化」,掛在「社會主義國家」的招牌下。不過在遙遠的新中國年代,醫療是免費的。可惜當時被美蘇聯手封鎖,所有藥品奇缺。所以想做也做不好。

2011年,中國只有上海那些大城市才有較具意義的醫保。

上海人有錢,反而有醫保,鄉民沒錢,卻不救。

格達費和中國交惡,很大一部份就是為了這種事。

另外,中國財政盈餘高達七兆。

又一個另外,美國雖然財政赤字捅破天,把錢都胡亂花光了,但它仍然沒有醫保,它的錢拿去造航空母艦,卻不拿來替人民捕牙齒,美國的醫療保險政策叫做「私有化」,拔個牙要台幣三萬多塊,還必須前一個月預約。你不信上網去找找看,「美國拔牙記」,簡直就像是第三世界。

中美是一對流氓攣生子。台灣則是詐騙集團。用最浪費的方式來執行,既剝削了健康的人,也照顧不了真正需要照顧的人,台灣健保制度破產絕非空談。

順便一提,格達費和卡斯楚一樣,都做到了「三免一保」,卡斯楚醫療免費、住房免費、教育免費,在社會主義的排行裡,古巴是優等生,中國是放牛班,中國如今是世界最有錢的國家,擁有全部的醫藥品技術,結果整天和資本主義流氓混在一起。

看看古巴,想想中國,美國喜歡調侃中國多麼沒人權,中國喜歡調侃古巴多麼的沒……沒……是了,唯一的說詞就是「他們那裡買不到手機、買不到新車」。

結論:

一、你知道美國為何要全力經濟制裁古巴了嗎?因為如果不繼續羞辱下去,說不定真讓古巴搞出一個社會主義天堂,那美國還有中國還要混嗎?還有臉繼續吹下去嗎?

二、非洲可以買到舊車,法國改裝Toyota,變成輕型武器,輸出給支持法國石油公司的各種抗暴鬥士,史稱「Toyota戰爭」,說來也巧,後來有一批豐田卡車成為英國BBC指責中國參與蘇丹「種族屠殺」的鐵證,立刻讓我想到了此事。

三、北韓的醫療和住房也免費,但(或是說所以)也遭遇了空前的經濟制裁。

四、美國最喜歡輸出人權到古巴,順便提供「抗暴武器」。希望其中有一些XBOX,我最喜歡玩GTA,我每次只要看到幾個美國警察,就把空瓶子扔過去,然後就有FBI的車子衝出來,好玩極啦!老卡一定也愛哩。

五、從台灣健保問題,你可以看到台灣的稅賦問題,那比健保更值得談。請去調查台塑、中信、台積電的稅率是多少,你很快就會加入我的反民主陣營。

六、你這個議題怎會不敏感?太敏感啦!這個議題可以把某些住在遙遠西北的三無宅男呼喚出來,手上拿著一本貓雨露,那可是不得了的頭條大事。整個資改的正當性都被摧毀了。你要鬧法國大革命嗎?

七、中國以前沒錢什麼都做,現在有錢什麼都不做。美國是一直很有錢但一直什麼都不做,台灣是放著有錢人在哪裡卻假裝沒錢然後邊做邊撈,西歐是沒錢還打算裝有錢等著破產,古巴和北韓是被搞到沒錢但仍然咬牙拼命做,委內瑞拉和利比亞是有錢又肯做但一直被政變暗殺。

八、這是一個混蛋世界。最混蛋的就是拼命說假話試圖逃避責任的知識份子,也就是我。

九、新年新願望,恭請卡斯楚兼任中國共產黨榮譽總書記,那中國人民有救啦!

十、啊!我忘記古巴也要改革開放啦!啊呀媽呀!傳染病瘟疫來啦!上天啊!幹破你老木呀!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凌云志在



註冊時間: 2010-12-22
文章: 61
來自: 四川成都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04, 2011 9:0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柳孤音 寫到:
小方 寫到:
关于真理的标准,貌似大陆的马克思主义教育一边声称真理是相对的,另一边在字里字外总是漂浮着一股“马克思主义才是唯一正确的真理”的臭味,每每读之便想呕吐。


這個帖既然和公醫制度有關,那麼來討論討論正題如何?

家父去年生病時,我走了連雲港一趟,和大陸的叔叔討論到醫藥費,我說台灣的健康保險制度很完善,看醫生很便宜。

他說:「我們大陸也有這個保險的。」

不知道大陸現行的相關制度是如何?

我覺得台灣這方面是真的做的很好,至少我個人在這方面受惠極大,政府替我負擔高額的長期慢性病醫藥費用,家父的看護費用,政府也補助三分之二強。

無論如何,健保到底要不要改,怎麼改,我覺得真的很重要。

但是孫曉的回信沒有解決我的疑惑,「到底是誰在補助誰?」

是抽煙的人在補助健康的人嗎?

是比較不健康的人在補助三高剩女嗎?

這個問題是不是比較不敏感?



大陆这边是有医保的,但是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是有差别对待的,像社保这些城市户口就有一定的优势。因为城市人口的收入要高于农村人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提出了意见,那就是不要将城市人口与农村人口差别化对待,像在成都这边,作为国家政策的实验地,已经着手于消除城乡户口的差别,意思就是农村人口也有权享受到城市人口的福利,只要你能交够钱。中央一直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城乡一体化,现在政府有钱了,有能力将一部分农村人口转入城市,在城乡一体化的过程中也会出现问题,像什么强拆事件是屡见不鲜。总的来说政府还是想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在大陆政府永远是最强势的。。真想开个关于讨论中国官僚体制的贴让大家讨论讨论。
_________________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04, 2011 5:1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所以孫曉當初提出『什麼叫「比較不有錢的人在補貼窮人」? 』的意思是『受薪階級是最大的健保付出者?』

孫曉:

有一天,中國某一群人突然做了一個夢,全黨上下都夢到一隻貓,貓在雨露中這樣喵喵地低吼著說:「幹,幹你娘老機掰,幹。」於是這群人醒來後滿身冷汗,決定開辦健保,由於本黨菁英都是孫曉的讀者,看過孫曉用三字經辱罵台灣健保,於是他們不要過高的個人負擔,他們集體決定:「凡股票上市公司,用公眾的錢玩自己事業的PSE公司,健保個人負擔百分之五,,工會負擔百分之五,雇主負擔九成」。

這時鍋太明(化名諧音)赫然發覺,他要為「速賜康」的員工每月多付兩千塊人民幣,五十萬員工每月要付出十億人民幣,一年是一百二十億人民幣,將近六百億台幣,這時你知道速賜康會怎麼樣嗎?

會倒啦!

我記得你引述令師的話如此說:「健保是比較不窮的人貼補最窮的人,最有錢的人是不痛不癢的」。

這是事實嗎?

是啊!有錢人絕對不痛不癢!他們已經死了,怎麼還知道痛呢!

如果鍋太明要負擔中國的全民健保,他的成本會暴漲到不支倒地,他只能移轉給蘋果,蘋果拿到天價帳單,倒抽一口冷氣,他的Ipad變成八萬塊台幣一台,兩萬人民幣一台,你覺得蘋果牌遊樂器還剩多少銷售量?

真以為鍋太明可以把速賜康移到非洲嗎?越南嗎?跟你說啦!世界工廠的要素:能源、勞動力、社會治安、政府效率,這四樣東西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替代中國!中國擁有兩億的勞動力,是全球化最重要的參與者!比日本、美國都還重要!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即使是印度、巴西也沒有能力在五年內取代中國的勞動力!中國模式可不是人多而已!還包含了勞動效率、上下游產業鏈與嚴格的政府紀律!更重要的是土地!中國的土地是屬於人民的!是國有的!不是巴西莊園大地主的!更不是印度婆羅門控制的!就憑這一點便決定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無可取代的空前地位!如果世界工廠決定開辦全民健保,指定要雇主負擔九成,全球化模式就只能走向解體!

五年之內,無人可以接下世界工廠的血淚寶座!巴西的工會常去古巴朝聖,印度的毛派游擊隊會攻破城市,東南亞工人喜歡歡樂派對家年華,舉世中沒比中國工人更勤奮、更能忍耐的!

我們用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全球化血淚的成果,這血淚帶著中國勞工的汗水、帶著台灣失業者的淚水,帶著華爾街轟趴的淫水,帶著社會主義叛徒臉上流下來的被勞動者吐上去的口水!

到了開辦全民健保的那一天,鍋太明的速賜康模式只能崩潰!只能完全走向解體!蘋果牌遊樂器也必須回歸現實!沒有便宜的電子產品啦!十萬塊一台筆電的時代到來!我看你們這些偽高科技勞動密集產業還囂張到什麼時候?

中國要擴大內需,就必須徹底擺脫全球化!我們倒要看看「健保開辦,最有錢的人不痛不癢」是個什麼樣的邏輯,把全球化模式的帳本攤開,我們就來看一看,我們就在這裡仔細的看一看!有錢人痛不痛?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痛不痛!

是誰縱容雇主轉嫁成本給勞工?給全民?是誰縱容雇主這樣做?

別再罵社會主義叛徒,人家知道自己是叛徒,所以正在發抖聽著指罵,入黨時的誓言成為良心上的指責,人家知道自己是壞人,看看那些資本主義的信徒!他們還自我感覺良好、理直氣壯跟你說「競爭力」哩!

把核武給伊朗!立刻給!我在此公開具名呼籲:「我支持伊朗擁有核武!」中國必須扶持伊朗成為中東的守護者!這是中國的責任與義務!

莫忘了你們入黨時的誓言!最後一年!名留青史的最後一個機會!三免一保!核武輸出!你們一定能做到!世世代代不再害怕輿論的指責!因為你們做到了!


柳孤音 在 星期一 四月 04, 2011 8:57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四月 04, 2011 8:1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感謝孫曉回應。

孫曉的回應引起我另一個問題:如果這種健保的做法會令超有錢的人徹底破產,那考慮到現行台灣社會是「錢─權─媒」三位一體,這種會令超有錢人破產的健保有可能突破「錢─權─媒」而出現嗎?超有錢人會坐視不管嗎?


孫曉:

台灣面對的風險是財政崩潰,這會比健保崩潰來得更早。

我個人判斷健保不會有任何改變,既然政府可以無止盡的鞭打受薪階級,同時透過一些政府審計的手段玩弄數據,比方把社福支出放到健保裡,宣稱「又虧損了」,然後「要加錢了」,不斷搞人頭稅,從而減輕財政負擔。理所當然,醫師娘是直接受惠的族群,她們開著BMW 750到處購物,TVBS女記者用尖銳嗓音說出「金字塔頂端消費客層」一類的話,舉國欣欣向榮,繼續仇恨古巴,沈浸在「自由民主人權」的歡樂裡,偶爾抬頭瞪視對岸,大罵「速賜康太仁慈了!怎麼可以給跳樓的人撫卹金呢?」

你知道我為何會常常自稱是左派了吧?

孟子曰:「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活在這種地方,我不讀左翼的書,枉自為人。

儘管這樣作弊,台灣財政還是會面對重大挑戰。目前所謂負債十四兆的台灣財政窟窿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風險是在銀行潛在的壞帳裡。

台灣房地產信貸餘額已達五兆多,佔國民儲蓄的比值已高於百分之三十,高科技公司的貸款也是另一個大宗,「點蒼七雄」貸款早已破兆,資本支出隨便一年就是千億,只要現行的全球化體系裡的任何一個環節稍有差池(美元計價、中國勞動條件、國際利率),銀行就會出大案,政府財政就會大失血。

「美元本位體制動搖」的時刻,將是台灣自1949年來最艱難的時刻,這個動搖帶來的山河地動,已在中東產生,美元大動盪帶來的利率暴漲與匯率不穩,將會衝擊國內各大銀行,台灣的房地產會因此大地震。目前的「奢侈稅」其實是為大家好,奢侈稅僅是凍結交易,它主要的功能是阻止盲目入市,但也阻止了集體拋售帶來的房價大暴跌,這和大陸的限購令如出一徹。然而房貸餘額已經堆積起來了,在五年內無法消化,台灣必須祈禱五年內全球化體系別出任何大事。

最後提醒一件事,以上這篇文章已經觸犯台灣的法律:「無分析師執照不得評論台股」,以上言論等於看空了銀行業,所以我也必須附加一句:「以上僅是時事評論,並非投資建議,請讀者自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小方



註冊時間: 2009-03-27
文章: 483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05, 2011 6:4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当保险公司—银行—财团一体化的时候,确实是个灾难。

我每个月工资里保险的部分一分不少地被扣出去。上次生了场小病,挂了85元人民币的点滴。我问有没有保险承担部分,对方告知1000元以下不保。也就是说,以我现在的年龄,等到可以享受保险所宣称的“人有不测风云所以保险有益”,我就要白交好几十年。而且,保险公司耍赖皮的也不是少见了。我们所谓的医保,根本就没有保障!

当财团控制银行,银行控制保险公司,我们会发现,有人正堂而皇之地从我们口袋中拿钱。企业也发现养个员工越来越难,因为工资已经无法再削减下去了,再压迫下去员工都要去跳楼了。可是,成本却一直在往上飙。因为有人的口袋里鼓起来了。这帮人踩着所有赚血汗钱的人的脑袋,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上层生活。

假如民主化后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我反对民主!

我所理解的民主,是公民能有渠道捍卫自己权利、执政者有必要接受有效监督、社会保障健全的体制;我所理解的医保,是合理的医疗收费,适当的政府补助,坚实的社会援助后盾。是的,我的理解依然停留在幼稚的构想阶段,我从来都反感任何一种过度名词化的理论,一如当年对马哲中理论的反感。我关心的具体实行后带来的效果。它叫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_________________
所谓杯具就是我花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可我手里的是几十块的星记,而你却捧着动辄上千的爱马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zeppeli



註冊時間: 2006-01-27
文章: 343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05, 2011 7:0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小方,我们买保险的时候,最怕的是没有竞争,当供给被垄断,或者有一个很高的准入在,才会出现价格飞涨,你却没权利拒绝
_________________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小方



註冊時間: 2009-03-27
文章: 483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四月 05, 2011 8:0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zeppeli 寫到:
小方,我们买保险的时候,最怕的是没有竞争,当供给被垄断,或者有一个很高的准入在,才会出现价格飞涨,你却没权利拒绝

我一直没有勇气去了解保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处,怎样才能达到得到保险补偿的要求,他的运作过程究竟是怎样,到底是交好还是不交好,可不可以选择不交而以工资方式返还。。。
在这点上,我选择了从大流。或许这跟我的性格有关,我怕麻烦,特别是这种设置了重重规则的东西。将来或许需要花点力气在这种涉及自身利益的东西上。
_________________
所谓杯具就是我花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可我手里的是几十块的星记,而你却捧着动辄上千的爱马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wakening



註冊時間: 2006-05-26
文章: 2852
來自: 加拿大多伦多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06, 2011 4:4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看得我浑身发冷。
比看恐怖片还厉害。
既然这么严重,
那么出路在哪?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21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06, 2011 11: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藍郡 在 星期三 十月 30, 2013 1:34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07, 2011 2:1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提供几个实例吧~~~

中国的保障体制历来都是内外有别的,划分的方式就是户口。

在过去的时代大陆的保障虽然很多,但只有城镇户口才有资格享有,其中又根据职业分为三六九等~~~在我家的农村里将享有保障的城镇户口的人称为"供应户“。我父母从小教育我的就是一定要好好学习,脱离农业社,要知道在过去大学生的户口就相当于干部,比工人的地位都高。

我不了解古巴的情况,但是我知道现在对大陆旧时代的回忆要么极度美化,要么极度贬低~~但就社保来讲,现在大家都在大谈特谈过去的社保是多么全,房子分配,工作分配什么的,但是谁关注过底层的农民?在文革期间,我家里很困难,我爷爷带着我的大伯去卖血来买粮,我以为这样的情况很少见,结果上了大学一了解,在过去的农村,卖血是农民补贴家用的常用手段。

现在状况有了改变,农村的社保机制多少算建立起来了,我父亲去年生了一场病,通过新农合医疗报销了大约百分之十到二十。这也算是进步吧,但我知道,我父亲这一代人注定也是要被抛弃的一代,他们的养老还是得靠我,国家基本指不上。

孙大说:“中国得抛弃全球化。”这点我不认同。说全球化压榨也好,说中国是血泪工厂也好,最起码过去的三十年中,它帮助大陆的农民实现了温饱的梦想。我认为,大陆的未来还是得不断的拼命的在往产业链的上游去攀爬,而不是脱离全球化的轨道。

但是与过去三十年不同的是,新一代的农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再仅仅要求温饱,而要求更高的生活质量,更为优越的工作。再举几个例子,我老家的朋友,现在差不多都正在进入成家立业的阶段。我父亲那代人最常做的工作就是当建筑工人,而我们这代的年轻人更愿意选择轻松一些的工作。他们很少有人能像我父亲那样一辈子在工地上当小工。而是更愿意去做一些轻松些的技术含量相对高些的工作。这是实现大陆经济转型的最具决定性的因素。

从我个人接触到的年轻人来看,虽然大家常常在网络上和生活中发泄自己的不满,但对于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毕竟我们一直在进步。现在的台湾人因为体验了民主,所以有底气质疑民主;而大陆的人连自由民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却大发议论,要么大肆遍贬低民主,要么把民主捧上天。这是我最鄙视的!

我一直觉得现在的大陆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台湾,所以这首歌同样也适合送给我的同龄人:“一年过了又是新的一年,每一年现代都在传统边缘。在每个新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都每天进步一点点。”

孫曉:

涉及貓的,我不便多談,別忘了,我是傳統文化的信奉者,我對貓有很多偏見,很可能比你還深,但這裡提供一條大史觀的開闊思路。

伊拉克被美國制裁十年,2003年開戰,像是破紙牌一樣的垮了。

南斯拉夫被美國制裁兩年,把總統當戰犯趕緊送出去了。

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曾經遭遇美蘇聯手制裁,長達二十年?請問這是哪一國?它又為什麼被制裁?

沒有核爆的寒徹骨,哪得資改的撲鼻香?

中國以前沒錢,什麼都做。現在中國有錢,什麼都不做,美國一直很有錢但一直什麼都不做-------孫曉寫於2011。

這需要一場更深入的辯論,我會著手準備的。

順道一提,賣血的許三觀在今天的中國還是很普遍的。別說賣血,靠著賣淫維生的女人,遍佈整個富裕的西歐日本,遍佈整個上海,這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她們每個都為了Gucci的名牌包而出賣自己最須愛惜的肉體嗎?那出賣生命的黑社會衝鋒隊,又要靠什麼樣的故事來醜化他們呢?

至於您說中國想順著全球化往上爬,別忘了,所有國家都等著順著這根竿子往上爬,但這根竿子牢不牢呢?穩不穩呢?

這不是你想不想繼續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繼續的問題。如果你爬到了半空,竿子突然斷了,你要怎麼辦呢?

以上淺見,還請海涵。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凌云志在



註冊時間: 2010-12-22
文章: 61
來自: 四川成都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07, 2011 7:2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中国政府是相当流氓的、、从今天油价又涨了,然后又请一群砖家来说:“中国的油价涨的并不高,算下来裸油比美国还便宜” 我干,美国的油价只高中国一点点,但是别人的收入是中国的多少倍?你tm的zf怎么不出来说一说?发改委。我看是发财委。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真他妈的。。对这zf相当无语了。
_________________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小方



註冊時間: 2009-03-27
文章: 483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07, 2011 8:4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凌云志在 寫到:
中国政府是相当流氓的、、从今天油价又涨了,然后又请一群砖家来说:“中国的油价涨的并不高,算下来裸油比美国还便宜” 我干,美国的油价只高中国一点点,但是别人的收入是中国的多少倍?你tm的zf怎么不出来说一说?发改委。我看是发财委。这叫得了便宜还卖乖。。真他妈的。。对这zf相当无语了。


这也是我始终无法理解孙晓看待中共的方式为何能如此积极。内忧外患,中共显然在处理能力上显得薄弱,虽然媒体的深入是一个重要原因,但近年来中国内政问题出现的频率愈发频繁,政府处理公共问题的手段弱智化与官僚化已是中共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否则别等全球化狂潮吞没中国,自己内部就先成为地狱了。
_________________
所谓杯具就是我花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可我手里的是几十块的星记,而你却捧着动辄上千的爱马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08, 2011 10:0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信息量好大,论点好多,完全不是辩论应该有的样子~~~

这里提出几个疑问,希望孙大能给个解答~~当然是在休闲时间,不要耽误您的本职工作。

一、关于全球化的问题。

孙大一直说自己是反全球化者。那孙大是在反以美元的霸权为代表的全球化?还是反对以资本劳动流动为代表的全球的大市场?抑或是从根本上质疑以私有产权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体制,推崇国家资本主义?

大陆是过去三十年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这也决定了在大陆的语境中,市场化、全球化一定是对的~~因此,大陆对ECFA在台湾引起的争论感到非常惊奇。之前我看菜与马打擂台时,反对ECFA的理由就是贸易保护主义。那么如果反对全球化,是否意味着回归贸易保护主义?

二、关于如何认识某地过去的历史

我个人之前也很喜欢宏大叙事,有着英雄崇拜的情节。帝王霸业、对抗强权这些读起来当然令人热血沸腾。但这一切的基础是什么?为了自己虚无缥缈的幻想,就要让两三代人来牺牲自己,这算什么英雄豪杰,无非是刽子手而已。

XX以前没钱,什么都做,但确实应该做的,又做了多少呢?

PS: 关于减税财政的思路,似乎不应该归于佛里德曼。这应该属于供给学派的拉弗吧??佛老奉行的是有限度的发货币的货币主义观点吧~~



孫曉的結語(最後一篇):

傅立曼就是全球化藍圖的設計師,無政府干預的純正自由市場經濟是他的主張。去除稅收這些政策,就是從傅立曼嘴裡的「小政府」、「無干預」發展出來的。

這就像是我不會選擇Samuelson來代表赤字一樣,沒有凱因斯揭櫫的政府干預,就沒有後續的赤字主張。

右手傅立曼,左手凱因斯,以上就是這句話的由來。

您在文中提到,您把歷史當成了劊子手的自傳,我對此感到遺憾。千萬別忘了,有一天你我也會走入歷史,這種對待前人輕慢的態度、隨便找一隻代罪羔羊放入被告席的心態---------絕對不會帶來真相,只會帶來更多被關門的真相。

納粹就是如此的被牢牢的綁在被告席,即使我這樣敢言------是的,我非常敢言,我沒有CNN聲援,也沒有世界第一強國做靠山,即使這樣充滿了勇氣,我也無法替納粹辯護,我無法面對聽眾席上憤怒的咆哮:「處死律師!這傢伙手上有六百萬人的鮮血!」也無法面對西方餵養的龐大律師團,但我可以擔任David Irving、Faurisson的辯護律師,那比較容易。

我再強調一次自己的立場,我並非是為了表現自我而在這裡大鳴大放,在這整串討論裡,我多次被諷刺為「專制內奴」,有人稱讚我將「升官很快」,有人諷刺我一面批評專利制度卻死抓著作權不放,這些我都吞了下來。我用比本名更真實的「孫曉」二字來承受這一切,事實上,如果柳孤音不寫信給我,我絕不主動和他談這些問題,但現在這些討論既然公諸於世,我也不會逃避自己應有的責任。

是的,我失敗了,我的言論帶來了反效果,我無法影響各位。也就是說,你贏了這場法庭辯論。

作為工會與左翼的辯護律師,我宣告失敗。

本次「借屍還魂」就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參與。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3  下一頁
1頁(共3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