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再读《英雄志》
前往頁面 1, 2, 3, 4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精華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0, 2006 4:23 pm    文章主題: 再读《英雄志》 引言回覆

完了,《英雄志》变成我的《九阴真经》了,一有空就翻出来看看,真是一个大火坑,希望孙大人早日把坑填满,也好了了我辈的夙愿,免得口水官司过多,板砖不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0, 2006 4:2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一. 关键词解读“观海云远”

原来对《英雄志》的解读统统来自于对作者本身的作品的情节,就像一个侦探对真相抽丝剥茧,但是新的证据的出现会让你前面所有的自圆其说的推论统统破产。

暂且不谈权谋,不谈利害,不谈天下和一人之间孰轻孰重,只来看看观海云远四个人代表的“终极”价值,和他们身边的“影子人物”。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0, 2006 4:2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观——美

在《英雄志》中,杨家负责带来一种妖异的美的,这一家人用自己不屈不挠的恶推进着情节,同时也把卢云真正推向对“正道”的实践。

如果美没有力量,敏感、善良,脆弱,它是女性化的,是附件,依附于善、恶或者不善不恶,像宣纸上美丽的暗纹,妆点着黑、白或者各式各样的灰调;而杨家的美却带有恶淋漓尽致的宣泄和释放,它以一种阴柔的外表释放着暴力的强权。

人长得过于好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总是给人一种卿何薄命的感觉。可不是,最美的东西只是刹那,它并不见得十分热衷于永恒。“观海云远”在生存这件事上,最笨拙的是修罗王,卢云和伍定远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而最擅长此道的是怒苍,在知道自己出生的重要秘密之前,生活的最如鱼得水的是他了。他的玩世不恭、他的洒脱随性、他的憨直惫懒只是他性格的一层皮,透过外表我们会发现“观海云远”中最精明世故的是仲海。

大家看看杨在成功的进行“正统复辟”以后的出场:

“咚、咚、咚,正于此时,对岸鼓声隆隆,掩住了胡媚儿的哭泣,鼓声忽起,崖边众女惊疑不定,凝目看去,峡谷对面竟有一个身影缓缓行来。
火神祝融,貌如天仙,那人影身穿白衣,雾气飘渺中,让人倍感惊怕,脚下无数人众给他踩过,却无一人不适,更无人发出怨言。”(第十五卷•第七章)

修罗王在这里的表现完全缺乏政治所具有的基本的“务实精神”,而更像一位追求完美的行为艺术家,做足了气氛,而且更像艺术家的是他非常重视这种气氛对观众的影响力,这决定了他对俘虏的态度。

纳兰公子写道: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多美啊!

但是大家试想如若此景此境此诗出自江大清之口又会如何,对不起,先要找地方吐去了。江大清那付皮囊怕只能食腥谈膻了。

如果主人公换成司郎中,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惜孙大人附会的明朝,要是换了魏晋,凭大掌柜的资质只怕也是个能“掷果盈车”的,免费水果吃个够,一群少女热情奔放,活活气死老夫子。

这样的人物形之文字的虚像远比实际的影像迷人,大家想想,其他“云海远”三人都是呼之欲出的,即使是卢云,也是长的好又有内涵,却完全不一样。杨和卢之间的关系很像哲学中“美”和“善”的基本对立和偶尔的惺惺相惜。恶比善享有更多的自由,善总是束手缚脚的,实际生活中的种种不快,让我们觉得大黄狗是那么亲切。

杨肃观要笑,而且要经常笑,笑的让别人觉得温暖,让少女怦然心动,不笑的时候也要在嘴角带一点若有若无的微笑。只是他的眼睛一定是不能笑的,那是内心不快乐的根据,人可以有好多种面具,惟独幸福无法炮制,但是眼睛要亮,亮的像冷兵器的闪光。(大家看过《东邪西毒》没有?那里面的西毒欧阳峰笑的更尽情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不笑。)


为什么那么多读者热衷于谈论杨顾之间的感情呢?

大家想象一下,杨府的神秘所能给人带来的审美感受,先不提那阴阳相悖相生的布局,生死、恩仇、爱恨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不清,就提这一对夫妻的处境,佳人在水一方,君子遗世独立。

池塘隔开了一对并不恩爱的夫妻,相守相依不过是春风中一场沉醉的梦。一个在画卷中用彩笔追寻着那个已经十年生死两茫茫的过客,一个在修罗场中用利器苦心经营着他的“光明殿”。

池塘中鱼儿自由,花开俨然,而人世却全非,这边是无人知弦断,那边却是积尘小轩窗,淡淡的表情,缥缈的愁绪统统尽在不言中。

修罗王在意他的妻子吗?他对她的一举一动是如此了然于心。

顾小姐在乎她的丈夫吗?一个人的救赎必然伴随着另一个人万劫不复的沉沦吗?

没有幸福,但是那么美。

春归花自落,
秋来叶先知。
风老云淡;
海枯石烂;
天荒地残;
死灰凝固了时间。


日暮茶烟里,
月落霜满天。
日日煎心;
夜夜穷虑;
机关算尽;
山河还是破碎了。

何时
心中的那根刺,
再深一点,
再深一点,
让那稀微的苦痛,
一丝丝地,
把真相唤回人间。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xlu1975



註冊時間: 2006-02-14
文章: 8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1, 2006 12:20 pm    文章主題: 英雄志啊!英雄志! 引言回覆

一直潜水,因为怕英雄志这个大坑把自己活生生埋了 Twisted Evil
夕窗的文章一直爱看,尤其是对观观的解剖甚是到位,帮我很好地理解了观观的作为--因为父仇,所以忍对人生所有的美好;因为理想,所以“愿天下所有罪尽归吾身”;然而他的痛、他的苦、他的情,又岂是能为外人所道?
我个人最爱仲海,因为他的不羁、多智和叛逆,然而,从他别离言二娘开始,我就开始迷茫,他所背负的仇恨需要他付出这样的代价么?观海云远中,除了卢傻傻,其他人都有背负着种种憎恨匍匐在人生的沼泽中。即便是圣光,也是在面对萨魔(我不知孙晓是否从菩萨+恶魔两词中拆解得来萨魔的名字?)的救赎时才最后幡然悟解:“恕”才是解除人间所有愤怒和恼恨的正道呀!然而,这“恕”的力量是如此微弱,如何才能最终抵达人们的心中,扎根发芽呢?诸君且看,在恶与恨的樊篱中,崇卿下去了,颖超沦陷了,琼芳失踪了......

以我个人的理解看,观海云远四人,分别代表了四种思想(想不到合适的词,只好暂以“思想”二字形容):观是“恶”,人间既然有那么多罪恶,那么我以少数人的罪恶来震慑大多数人不敢作恶,从而形成一个相对有秩序的佛国;海是“恨”,爷爷生在天地间,本是一自由随心之物,对所有限制爷爷的秩序(尤其是观那种以牺牲弱势群体为代价的秩序),均应“天地万物杀一空”;云是“恕”,尽管这一思想是在云掉下大水瀑后才形成,但要“南阎部洲”不在修罗和黑暗中沦陷,却似乎是不二之解;远是“责”,追昆仑、审王一通、以及正统军的所作所为,均体现了伍定远尽职尽责的为人特点和思想。纵观英雄志全书,正是在这四种思想的不断冲突中,逐渐走向高潮和......尾声(真想尽快看到结局!真不想看到英雄志这么快结束! Very Happy
不去讨论四种思想的高下。说实话,英雄志的四个主人公,每个都是光彩夺目的;甚至其中的绝大多数配角都是值得我们细细回味的。所以希望夕窗和论坛中的各位大虾能做个专门的人物剖析帖子,不仅包括观海云远,最好还有江充、剑神、方阎王、小吕布、陆孤胆、柳善穆、朱阳、霸先公等人。期待中......
英雄志这本书,诚如胡编所说,是一部华人文学的精神天梯!我人在坑里,心在天梯,已是人格分裂......干!操! Evil or Very Mad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1, 2006 6: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仲海——自由

休说那白雪红梅,
好个琉璃世界;
只道这面粉辣椒;
大碗面条热汤。
父母兄弟皆冰炭,
梦里春秋不知愁。
一朝吹醒英雄梦,
偏是无情最自由。

一任是,
颠倒乾坤我作主,
洪水滔天涤罪孽,
杀成个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终归去,
破钵芒鞋随缘化,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佛法能度怒苍?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1, 2006 6: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谢谢楼上的朋友啊,写的真好!

我也很喜欢仲海,尤其是仲海刚出场那段,后来那几章只要仲海一出来,我就知道调节气氛的来了。

这两天只能到这里了,要干正事了,仲海的正文回来再说。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xlu1975



註冊時間: 2006-02-14
文章: 8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1, 2006 7: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夕窗的词写得真牛!是学文学的吗?我爱仲海这首 Shocked
生命中的无奈,模糊了我心中的道......直到英雄志的出现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阿秀



註冊時間: 2006-01-12
文章: 229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1, 2006 11:0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大碗面条热汤。
父母兄弟皆冰炭,
梦里春秋不知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夕窗姐,我感觉 从“大碗面条热汤。” 到 “父母兄弟皆冰炭,” 这两句的衔接似乎显得有些突兀,呵呵,我不懂诗词,凭直觉说的。 Embarassed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2, 2006 3:4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阿秀你说的对,让我再想想。我也不懂诗词的,性之所至,纯粹乱写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ghxiang



註冊時間: 2006-02-02
文章: 23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7, 2006 6:02 pm    文章主題: 看来还是有女孩喜欢仲海的 引言回覆

赫赫,夕窗的文笔太好了,分析观观的文章精辟绝伦阿,我一直有这种想法,但就是写不下来,哈哈

什么时候你也写两篇关于 仲海,方阎王,还有崇卿,卓剑神的吧

以你的观察力和文笔,写出来的一定好看,呵呵

现在没书看,看看你的评论也不错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illyenillye



註冊時間: 2006-04-14
文章: 289
來自: 中国·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9, 2006 1:4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夕窗) 寫到:
仲海——自由

休说那白雪红梅,
好个琉璃世界;
只道这面粉辣椒;
大碗面条热汤。
父母兄弟皆冰炭,
梦里春秋不知愁。
一朝吹醒英雄梦,
偏是无情最自由。

一任是,
颠倒乾坤我作主,
洪水滔天涤罪孽,
杀成个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终归去,
破钵芒鞋随缘化,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佛法能度怒苍?


这帮人都太牛了,说的话我懂一半蒙一点剩下只能看。

还记的有只猴子说我是宋通明,索性咱也露出本性,抠着脚丫子给你们唱咱家自己续的歪诗:

爷爷生在天地间
早有烂事儿看不惯
荒村无人寻常见
大肚饥民更可怜

偏偏生来骨头贱
命歹只肯求老天
不知天道本无道
修罗地狱即人间

等俺上了怒苍山
天地万物剁一圈
文武百官提头见
皇帝老子也砍翻

揪出玉皇操一遍
天上仙女全强奸
剩下王母不爱干
卖到窑子换酒钱

诛仙杀佛如吃饭
大日如来也等闲
哪个装逼敢滋毛
一刀先把(他)话儿阉

杀他个山颠水也转
杀他个地覆天也翻
杀他个无亲也无情
杀他个万世太平年!

以后决定不G8再装酸,不适合,索性满口脏话,老少爷们都明白。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海云



註冊時間: 2006-02-22
文章: 8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9, 2006 2:4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寒楼上的,暴寒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夕窗)



註冊時間: 2006-05-15
文章: 7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9, 2006 9:2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爷爷生在天地间
早有烂事儿看不惯
荒村无人寻常见
大肚饥民更可怜

偏偏生来骨头贱
命歹只肯求老天
不知天道本无道
修罗地狱即人间

等俺上了怒苍山
天地万物剁一圈
文武百官提头见
皇帝老子也砍翻

揪出玉皇操一遍
天上仙女全强奸
剩下王母不爱干
卖到窑子换酒钱

诛仙杀佛如吃饭
大日如来也等闲
哪个装逼敢滋毛
一刀先把(他)话儿阉

杀他个山颠水也转
杀他个地覆天也翻
杀他个无亲也无情
杀他个万世太平年!


好啊,实在太强了!
太适合仲海那厮的脾胃,深得其中三昧。

再也不敢写仲海了,偏是无情最自由,无父无母,无法无天,无神无佛,仲海啊,你到底要怎么样???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獨行龐克



註冊時間: 2006-01-01
文章: 35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30, 2006 10:0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willyenillye 寫到:


还记的有只猴子说我是宋通明,索性咱也露出本性,抠着脚丫子给你们唱咱家自己续的歪诗:


揪出玉皇操一遍
天上仙女全强奸
剩下王母不爱干
卖到窑子换酒钱

哪个装逼敢滋毛
一刀先把(他)话儿阉




......你應該是薩魔才對。 祝您縱慾身亡。

在下無知﹐啥是“裝逼敢滋毛”﹖

其實您一定很想閹了自己吧﹖ 唉﹐理解﹐誰來成全他﹖
_________________
走在碎夢大道上的獨行龐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illyenillye



註冊時間: 2006-04-14
文章: 289
來自: 中国·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30, 2006 10:3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獨行龐克 寫到:
willyenillye 寫到:


还记的有只猴子说我是宋通明,索性咱也露出本性,抠着脚丫子给你们唱咱家自己续的歪诗:


揪出玉皇操一遍
天上仙女全强奸
剩下王母不爱干
卖到窑子换酒钱

哪个装逼敢滋毛
一刀先把(他)话儿阉




......你應該是薩魔才對。 祝您縱慾身亡。

在下無知﹐啥是“裝逼敢滋毛”﹖

其實您一定很想閹了自己吧﹖ 唉﹐理解﹐誰來成全他﹖


开始以为是拉架的,后来发现也是个戴红箍的
狂嫖烂赌,你管我?至于那句话,最近碰到很多,查字典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精華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3, 4  下一頁
1頁(共4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