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转的今古上与隆庆天下有关的文章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隆慶天下討論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11:02 pm    文章主題: 转的今古上与隆庆天下有关的文章 引言回覆

逛到这里时,发现在今古上与隆庆有关的一些文章,这里都没有!相信,无论是台湾,还是海外的诸位都很少有机缘见过这些文章,所以我特地转到这里来,在等待英雄志大结局时,我们也不要忘了还有隆庆天下!
下为第一篇

隆庆天下:怀念光荣年代--来自《今古传奇》新浪博客

当古老的帝国在新的世纪开始呐喊的时候,我们不期然念起了汉唐的盛世。那是一个铁马金戈的豪情年代,当农耕民族与马背民族相遇,以步兵,更以骑兵去战胜,去宣扬“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那个辉煌的时节,帝王坐在巍巍宫阙之上,享受着“天可汗”的尊称。我们拥有自信,还有宽广的心胸。

当大陆新武侠在此时此日盛大辉煌的时候,我们不期然想起那些小说中的英雄。他们是世俗生活中永难磨灭的骄傲,伟岸的身影一直定格在我们心底。无论我们以怎样的表情去生活,怎样的表情去证明。我们知道,有一些英雄,他们在承载我们的骄傲。

当你展开《隆庆天下》,你会发现在历史的痕迹中,还有过不输给汉唐的伟大朝代,还有一个帝王不输给任何以战功著称的君主。你更会发现,在那伟大的朝代,有一群侠客,一群英雄,做着我们想做的事情,做着我们不能做的事情,做着让我们恨不能痛饮共醉的事情。

这是孙晓的第二部武侠作品,在《英雄志》电视剧已经开拍的时候,他依旧在辛苦的修订着《隆庆天下》。他不停的在这宏大的背景中,在三国交汇的海域上,寻找一个切入点,记述这伟大的历史,浩渺的江湖。

“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已经获得的名声,让孙晓无比珍惜羽毛,对于稿件一改再改的态度可以让人觉出他的认真,桥段的设计不停的推陈出新,然而在他看来,这个只是创作最基本的阶段,而真正让他心动的,是写一部能够振奋国人的武侠小说,写一部让武侠小说变成民族小说的作品。这中间,需要更多的热情和勇气,需要更丰厚的知识和灵感,据我所知,孙晓为了勾勒其中的一个细节,就参看了许多的书籍。

《英雄志》在前面,《隆庆天下》在后面。以前青涩的少年写出了感动千万人的《英雄志》,而当他技法纯熟后,是否可以借《隆庆天下》达成自己的梦想?让他所描写的海,有侠的旗帜发出猎猎的呼啸声。

八月上半月版,让我们期待《隆庆天下》。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11:0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这篇是孙大为隆庆做的序

孙晓自序---写在《隆庆天下》的前面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士大夫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读史与治史。因而历史小说的地位崇高,重要性远在文学作品之上,也因此,小说界的前辈们,多喜欢把作品依附在历史之上,创造出一种“以假乱真”的美感。

然而,孙晓的每部作品都不是历史小说,我笔下的每个人物也不是历史的真实人物,他们都是假的,所有情节,也都是虚构杜撰的。因为孙晓不想“以假乱真、似假还真”,更不想“真假难辩”。我所努力的,只是想留下某种“不正确”的观点,为变动的历史做一个见证。

历史之所以变动,是因为史观正在改变。时代创造思潮,思潮决定观点,因而我们无可避免地被迫走向一致,从价值观到历史观,我们正在用某种共同的思维角度,彻底赞扬或否定我们所熟知的每一位前人。

“亡其国,必先亡其史”,生活在白种人眼中偏远的东方,生活在整整千年异族征服的宿命里,孙晓知道,历史可以被记载,但史观不能被决定。因而孙晓必须用假的人物,假的故事,留下另一种“非正统”的观点,这些观点都曾经存于历史当中,一非稗官野史,二非小说家言,而是历史的光荣真实,只不过早被今人遗忘而已。

光荣的年代,业已结束,而新的空前时代,刻在崛起!这就是“隆庆天下”的背景,它贯穿了公元十四世纪末年、乃至于十五世纪中叶的东亚诸国历史,包含中国、朝鲜、日本,以及琉球、安南等国的人物与史料。

书中的魏宽、方子敬、天绝僧、崔风宪、崔轩亮……乃至于朝鲜的明国勋、日本的大内荣之介、以及琉球的林思永,这些人都是虚构的,历史上他们不叫“赵钱孙李”,而是“周吴陈王”。然而故事里的人们,每一位都呼应了那个时代的某个真实角落、以及那个角落里的种种梦想与哀伤。时至今日,那些声音都不曾远去,仍在影响着当代的每一个人。

我所希望的,不是“以假乱真”,更不是脱古人裤子,而是以这一丁点儿不成敬意的悲悯与理解,献给每一位活在光荣年代的伟大前人们。让他们明白,六百年过后,仍有人在努力揣摩他们的内心。

孙晓

一四零五年后的第六个百年,草于台北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11: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这是老大在今古上的一篇访谈录。老大还是本色出演,要知道今古的90%的读者都是未成年,所以老大的有些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隆庆英雄志——孙晓访谈录(载于《今古传奇。武侠版》雪鹞号)
简语:孙晓,你好。大陆读者了解你是从,英雄志》开始的,这部小说至今没有完稿,你想对期待了那么久 的读者说些什么?

孙晓:简语好。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生命力,果实一定要到成熟时才会掉落,《英雄志》的创作过程就象是 一次冗长的辩论,不辩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简语:无论是在《英雄志》还是,《隆庆天下》中,你都坚持着对“家国天下”这一命题的诉求,那么你对中 华民族有归属感吗?

孙晓:失去了民族的面貌,一个人还能剩下什么?我之所以写作,就是为了这些。

简语:〈隆庆天下〉主要涉及了中日韩三个国家,众所周知,这三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你怎么看?

孙晓:就我个人而言,我从不把日韩两国当成实质意义的外国,他们与越南一样,都使用筷子的好朋友,也都是“儒家文明圈的“的一分子。
中日韩三国间有着极特殊的历史渊源,虽都属于”儒家文明圈“,但彼此的关系很是特殊。以阿拉伯世界来比较,他们虽然国家不同,却都有一个”泛阿拉伯共识“,他们相信自己是阿拉伯世界的一分子,对邻国抱着唇亡齿寒的心理。西方人亦然,在棉队某些文化或政治问题时,他们很容易采取相近的态度。然而中日韩,事实上还有越南,新加坡等曾经或仍然深受”泛儒家文明“影响的国家,却从来没有任何的共同目标,对于 过去的前年历史,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共识.
或许该是三国的后人们好好静下来思索的时候了。

简语:你曾经说过,”方子敬就是我的武侠世界里最伟大的侠客的象征。“你准备如何让他在〈隆庆天下〉中成长为你说说的最伟大的侠客?

孙晓:提到方子敬,就必须回到侠客的思辨里。
在我的思想里,世上有许多不通种类的力量,有食欲公领域 的,有的属于私领域的,并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自称是统治万物,至高无上的,侠者亦然。然而侠者与其他种类的力量相比,有一个根本的不同,那就是侠者的自制。
自制的意思,就是截止自己的力量。方子敬是一把尺子,他用这把尺子衡量世界,也用这把尺子衡量自己,因为这把尺子是如此的沉重巨大,以致于方子敬很难去评价他人,所以他不会是好莱坞电影里的“超人”。
以上的感想有些是从《蜘蛛人》这部电影来的,这个人不受任何的制度节制。他不需要写报告,受管理,他就是法官,检察官,警察,他随时自行立法,逮捕并任意处决“危害”世界的人。
方子敬不是战争英雄也不是蜘蛛人,人们称呼他为方老师,方大侠,《隆庆天下》里描述他的思想成长历程,这个过程并不甜美,他割舍了很多的东西,不过读者并不会因此难过,因为另一个主角(崔轩亮)会弥补读者们的痛苦,

简语:上面的话题太沉重了,说点轻松的好吗。请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孙晓:(笑)喜欢的女孩子,倒是可以多谈谈。我喜欢充满灵性的女人,他们并不是那种咿咿呀呀的购物狂,遇到问题呜呜嘎嘎,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然而她们也不是那种类似我这样满口胡说八道的野狗自大狂它们对于世界有着自己的看法,它们的见解清新脱俗,让人可以得到截然不同的启发。
我笔下的女性都有真实的的参考对象,我尽力研究它们,虽然研究成果颇不如人意,还是勉力为之。女人有共性,也有特性,然而武侠小说太强调其共性了,总喜欢把他们分为“俏皮少女型”,“泼辣少女型”,“后母凶狠型”“娇憨无知型”,“文静玉女型”,男性读者也以此来类推她们。以〈英雄志〉而言,就有读者认为银川公主和顾倩兮缺乏个性,因为她们都是属于“文静型”,这种看发很可悲,也让人明白了世界上为何会有那么高的离婚率了。
我们尝试用最浅易的法子来区别银川公主与顾倩兮,银川公主用高贵的方式克制脾气,顾倩兮用高贵的方式发脾气,银川公主喜欢爱国的男人,顾倩兮喜欢爱她的男人,银川公主可以嫁给她不喜欢的男人,并竭力忍耐无聊的生活,顾倩兮一定要嫁给她喜欢的人,否则就会竭力爬出墙外。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认为这两个 女人很像?她们都是“文静型”的啊!
〈英雄志〉的读者无论男女,年龄都偏大,女性读者喜欢思索幸福的真谛,对于小男小女玩亲亲的过程并不感兴趣,从不以穿美美,扮傻傻,穿婚纱,进礼堂为人生的目的。她们也容许作者进行真实的人生探索,故而英雄志后期的女主角,一个个都嫁人了,然而故事还没完,甚至才刚开始,因为穿美美,假哀愁的无聊少女时代已经结束了,她们才要考试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人生。

简语:对你好奇的读者实在太多,我们就将八卦进行到底吧,平时喜欢什么食物吗?

孙晓:我对食物的品位低俗,来者不拒,只是食量太大,故而嗜辣,概因清淡精致的食物无法填饱肚子,每次看到金庸,古龙这些美食家,忍不住就要脸红,为了增强自己对食物的描写能力,我写吃饭的场面前一顶空着肚子,也好渣巴渣巴一番。

简语:写出那么豪迈的东西,酒量怎样?

孙晓:酒量普通,喝威士忌很辛苦,往往第二天醉到无法走路,喝白酒还行,至少不会当众大吐。总体而言,我还算喜欢喝酒,因为酒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尤其是一些尴尬的应酬场合,喝酒后放的开。我讨厌在应酬场合里滴酒不沾的人,你如果不喝,有何必来应酬?你来应酬不就是来和人拉关系吗?你不想拉近关系,又为何要来呢?你有难言之隐,难道我就心甘情愿?

简语:你上台大毕业,美国罗彻斯特大学硕士,分别与;李敖和李远哲是校友,你怎么看这两个人?

孙晓:李远哲是公认的天才,他拿过诺贝尔奖,学问很大,因而人们都喜欢追捧他为天才,久而久之,他也真以为自己是天才了。李敖是自认的天才,他做过牢,脾气很大,总喜欢把人们都骂成白痴,久而久之,人们来到他的面前,也真以为自己是白痴了。总而言之,这是两位天才的较量。在任何人面前,李远哲都是天才,在李敖面前,任何人都是白痴。我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李敖拿诺贝尔奖,李远哲在牢里头静一静,这样两人的资历就相同了。 以上纯属玩笑,得罪莫怪。

简语:那我也问一个”得罪莫怪“的问题,当年被退书时的感觉怎样?如今名利双收了,前后对比的感觉又怎样呢?

孙晓:说我名利双收,这话真不知从何说起。我臭名很小,脾气很大,口袋里摸不出几文钱,卖掉提套书就会得意半天,写武侠写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奇谈了。
退书是出版人的噩梦,台湾近几年出版界不景气,退书排山倒海而来,几乎让我破产。不过经历六年的狂风暴雨,我还是活了下来,目前还算勉强吃得饱。只是人都是不知足的,有时候想到自己写了三百万字,仍然嘴巴啊啊,两手空空,心理就很生气,可回想当年搬退书时的心情,一切都释然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不至于破产,已经算是不错了。
从这点来说,我很感谢我的读者,虽然很大一部分的读者并未买我的书,他们多半是在网络上看免费的电子书,而且边看边骂,唠唠叨叨,十分凶狠,但我还是感激他们,没有他们的长年推荐,〈英雄志〉没有今日的声势。更何况他们现阶段也和我一样嘴巴啊啊,两手空空,实在是没钱买,相信过了几年后,他们上厕所时也会捧着一本〈英雄志〉边看边骂,唠唠叨叨,十分凶狠。那样我也会”名利双收“了。

简语:有什么要寄语读者的吗?

孙晓:看〈水浒传〉的人一定要有反骨,读〈英雄志〉的人一定要有志气,谢谢你们长年的支持,希望你们能继续关注〈隆庆天下〉。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11: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来源同第一帖,还是一个广告.


“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这句在网络上流传颇广的话,谈的便是台湾武侠的领军人物孙晓。孙晓这个人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他留学海外,学的是工商管理。归台后,有一小段从政的经历。仅仅从他的履历和背景考虑,他都应该是与时下大多数成功人士一样,说场面话,做官样文章。然而他心中有不灭的火种,有为侠义立言的勇气。这的确是一种勇气,在他创作《英雄志》的初期,武侠正承受着金庸封笔古龙去世,老一辈武侠作者或退或隐,新小说创作乏善可陈的压力。

那时候没有《武侠版》,武侠书市一面萧条。

然而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他自己出资办网站,出书。终于在沉寂冷漠中杀出一条血路。“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这句话便是在那时由一位读者提出,然后激起无数人共鸣。在孙晓谈到《英雄志》时,曾经说过“这决不是一本为钱而创作的小说。它寄托了我的梦想。”小说以宏大的构架,写乱世中的英雄,写秉持自我的侠客。孙晓创造了四个主角,四个主角或张扬或沉敛,他们有不同的理念和追求,有不同的处世态度和方法。这便是孙晓写作《英雄志》的初衷——时世造英雄,英雄影响时世。他要写乱世中的人怎样抬起自己高贵的头颅,他要告诉世人,即使在日趋冷漠的现代,依旧需要,依旧有,一些不灭的热血和豪情。

随着《英雄志》影响日大,它也被改编成电视。这部影片会集了张铁林、杨恭如、车仁表、李子雄、等一大票实力派和俊男美女。与时下甚嚣尘上的武侠剧拍摄热潮相比,《英雄志》的剧组多了些认真和细致。在编剧胡建新的新浪blog上(http://blog.sina.com.cn/u/1221732783),我们可以看到那些付出了汗水的痕迹。张铁林说,“已经很久没有导演为我说戏了。”然而在《英雄志》剧组中,导演的认真态度让他颇生感慨。

认真且专业的队伍在拍摄,狂热的书迷在支持,孙晓获得更大成功的可能性在不停被证实。然而孙晓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追求,他还有梦想,还有没说完的话,于是,有了《隆庆天下》。

《隆庆天下》的故事聚焦于明朝隆庆年间,但是故事的种子却已经在永乐年间种下。那是一个可称辉煌的盛世,文化上有旷古未有的《永乐大典》,而驱逐外族的战争又一次次取得胜利。生性豪迈的明成祖将都城移到了战场的前沿,北京城那时候还属于蛮夷之地。他显摆似的派出了前所未有的庞大舰队,郑和下西洋,万国慑服。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盛世的余响还让国人沉醉,但历史的车轮已经毫不停留的向前而去。隆庆年间,所有关于永乐帝的丰功伟绩已成为渔樵闲话。孙晓从这里切入了历史,他将日本倭寇周内大防氏、朝鲜李朝太宗李芳远与这隆庆朝的华人们汇集一处,构建了一个世界,展开了争斗。他们所面对的是一片海域,日本人称为梦海、朝鲜人称为谜海、而我们则称之为苦海。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这同一片海域的不同称呼,实际上包括了三国不同的国民性情。玩过日本光荣公司的游戏《信长的野望》或者《太阁立志传》的朋友,想必会对那段历史更有兴趣,因为正是在日本战国后期发动了侵朝战争,而被中朝联军杀的片甲不留。那些在日本游戏中恍如军神的人物,终究不过是在蜗角争霸而已。

这样的构思总是让人兴奋的。魅力无边的海,绝世超俗的人。此作中有不少大家熟知的《英雄志》人物,主角又正是《英雄志》中侠道最高的象征剑神方子敬,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因此此作也可以看作是《英雄志》的前传。为什么说也可以看作,而不肯定的说是呢?因为在《隆庆天下》中有和《英雄志》不一样的表达,那是关于海的,关于梦想,关于走向新的世界的热情。

好的文章不需要太多的点评,作者已经让一切的关节呈现出来。《隆庆天下》无疑就是这样的一篇文章。对它,我们有太多的理由期待。在我参与到《武侠版》工作的最初,是由木剑客与孙晓联系,然后是我。在与孙晓一直的交流中,我们不停的讨论和等待。这一等,武侠版已过四岁。而对作品要求严格的孙晓,从初稿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有了几次修改。他每一次修改都让人耳目一新,感觉眼前一亮,而那不灭的热血和国魂,在他的笔下也越发鲜明起来。

今年八月,期待《隆庆天下》;明年正月,观看《英雄志》。这个大陆新武侠的盛世辉煌,以它博大的江湖胸怀,容纳了华人世界的武侠情愫,更将这武侠的种子,撒播于四海。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独行客



註冊時間: 2009-02-26
文章: 705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7, 2009 11:2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这是老大写的隆庆的后记~


一,我这艘船
《隆庆天下》全书共四部,每一部各有一个楔子,没有章回标题,但我私下都给它们取了名字,第一部是“长城之辩”,第二部称作“燕子与燕子的战争——保卫长城“,第三部则是”帖木儿大帝的烦恼“,第四部的楔子,也是最后一个楔子,称作”北燕即将南归“。
这四个楔子都有不同的主角,第一部的楔子是以方子敬的家人为主角,第二部则是以崔风宪为主角,至于第三部与最后一部,都是以魏宽为主角。这些楔子篇幅不小,并不符合传统小说对楔子的定义,然而要完成《隆庆天下》,这样的手法却是必要的。
假使把《隆庆天下》比喻为一艘船,当读者经过了滔天巨浪后,他们会抵达大洋的彼岸,解开一个亘古的的谜团,书里称之为“苦海之谜”也可能是“梦海之谜”。在旅途的过程中,他们会见到连串的的怡人风情与壮烈景观,这些就是故事的枝干,亦即中,日,韩,琉球等国的历史。至于连贯所有枝干的共同主题,则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我称之为“苦海的追寻”。
二,每个人都有秘密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在《隆庆天下》里,每个人都怀抱着一个秘密,而这些秘密都与苦海有关,魏宽如此,方子敬如此,魏思妍,崔风宪,大内荣之介,荣夫人,明国勋,甚至宋莲香,林思永(丸玉),人人都如此。有些秘密是他们努力隐藏的,有些秘密是他们努力隐藏的,有些秘密上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无论是否知情,这写秘密都成为他们的原罪恶,逼迫他们来到烟岛,进入苦海,苦苦追寻曾经失落的东西。
有秘密就有痛苦,这就是罪与罚。当一个人心里藏有秘密之够,他的行为与思想就会因秘密而改变,秘密开始超越人的掌握,统治人的命运。在书里 ,有些秘密埋得很浅,例如方子敬,他的秘密很容易被探觉,这是故意的安排;有些秘密埋得比较深,好比说明国勋,大内荣之介,他们的秘密同时也是历史上的秘密,必须要有极深厚的历史素养,才能隐约觉察他们背负的原罪。
埋得最深的秘密,已经超越了历史层面,进入到人性的层次,这就是永乐时代共同承担的秘密。然而最苦涩的浆汁,却必须由他们的领军人物饮下,也因此,书里进入苦海最深处的人,便是这位魏宽。
《隆庆天下》里唯一没有秘密的人,就是崔轩亮,这使他成为故事的第一男主角,带领我们一步步来到苦海的怒涛中,观望着三国的英雄们奋力挣扎。
这就是《隆庆天下》的写法,每一个线索,都直指苦海之谜,而这个谜也披上了不同的面纱,等候我们一层一层揭开它。例如魏思妍,这个女孩是魏宽的女儿,然而 她很奇怪,怪得让人难以理解。白云天喜欢她,喜欢到苦恋的程度;崔轩亮也喜欢她,喜欢到骚扰的地步;然而他们都不了解魏思妍,真正了解魏思妍的是方子敬,因为他隐隐约约地知道,他和魏思妍之间存在一个共同的秘密。当这个秘密解开时,也将开启苦海的最后之谜。
苦海,梦海,谜海,究竟这片海洋是什么呢?细心的读者可以从文中找到作者想赋予《隆庆天下》的最终人文意义——答案就是“天下国家的追寻”。
有罪,就有罚,生命最终的忏悔,埋藏在苦海的最深处,等待救赎的一天。
三,辩论:没有正方与反方
我认为武侠小说拥有“民族文学”的色彩,是在于武侠小说的历史性格与人文传统,他可以衔接传统与现代,为我们找出更清晰的民族面貌。就这一但来说,金庸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
金庸的作品的保留了传统文化与文字的优美精辟,成为当代年轻人接触古典文学的重要管道。从这个角度来说,金庸的小说对中华文化的强大宣扬,是所有文学作家都比不上的。然而要使“武侠小说”发展位民族文学,我们还有更长远的路要走。这牵涉到一个基本问题,武侠小说除了传递古典气息之外,他能否承载更深层的,关于民族的思辩?
当代中国人面临了很多问题,大致可以简化成几个辩论。
其一,中国是什么?我们该怎么看待自己?看待孔子,看待秦始皇?看待过去的五千年历史?这些问题,我统称为“国史之辩”。这些是史观与史观的辩论,世代与世代的辩论,只有解开这些矛盾,我们才能更自信的开拓未来。
第二个辩论,是中国人与世界的关系。中国人是否要西化?中国人应该西化到什么程度?西化是正确的吗?三百年来的机械文明,究竟还有多少发展的空间?我们现有的物质生活还能维持多久?以上这些问题,我称之为“当代之辩”。这牵涉到中国过去一百五十年来的争执,也牵涉到未来中国人在世界上的自我角色定位问题,我们还要追随西方多久?追随西方是正确的吗?这个辩论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也是世界上所有民族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工业革命真的好吗?以现有的资源消耗速度,人类真的还能生存到下一个千禧年吗?这个问题对于白种人来说,仅是一个环保层次的议题,然而对中国人来说,却牵涉到另一个深切的文明反省。我们还要抛弃自己的面貌多久?抛弃以后,我们还能走多远?过去一百五十年来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对于西方科学民主的崇拜态度,是不是已经到了“迷信”的地步?
最后一个辩论,是最深层的辩论,我称之为“灵魂之辩”。这种辩论是道德性的,哲学性的,也是普世的,恒久的,牵涉到人类的良知与共存之道。这种辩论虽然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资产,但也是个别的,因为灵魂不会漂浮于宇宙,灵魂的存在无可避免地受到文化与民族历史的冲击。
四,从自己的眼中看自己
要开启这些辩论,非文学不能为。而要产生真正广泛的传播力,非小说不能为。任何能完成这种辩论的小说,都将成为当代中国最具普世影响力的文种,从此跃居为中国人的民族文学。
推理小说,科幻小说,言情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能否承载上述这种沉重的辩论,我不清楚。这涉及这些小说的读者们能都接受这种命题,也涉及他们的创作者愿不愿意抛弃原有的框架,努力去寻找这些命题。
民族的灵魂,承载于《隆庆天下》这艘大船上,驶向苦海的彼岸。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武侠小说具有先天的优势。我相信,许多当代优秀的武侠作家,莫不因此而投入这块领域,兢兢业业地努力耕耘着。然而我必须提出一个警告,不要从西方人眼中看自己,这样会使你的作品离不开“西方眼里的东方”。绑小脚,抽鸦片,肮脏动乱里急忙逃到美国的那种剃头辫子病痨鬼,这种论调会使你变成提个“华裔作家”,你看似在解剖自己的民族,其实你的有色眼镜只是让你自己成为后人解剖的对象。
不要粗暴的解剖任何东西,即使你自以为在帮助它。 这是遍数天下英雄的最后一章,因为我们将讨论一位「完人」。在他之后,没人敢称英雄
_________________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龍有雨~



註冊時間: 2006-08-18
文章: 639
來自: 呆玩~現在住廣東啦~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8, 2009 1:0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兄弟~你分享的好啊!!!!

真是讓我越來越期待看見「隆慶」的實體書了~不瞞兄弟你~老大貼在這版上的「隆慶」我一眼都沒看過~~信不信由你~因為我知道我會買實體書~現在看了就沒樂趣了~哈

不過就如老大說的~「看〈水浒传〉的人一定要有反骨,读〈英雄志〉的人一定要有志气」~~有雨我他媽的就是有這份志氣!!!死活都要等到「隆慶」出了實體書~我才看啦~~~

老大你聽到沒有!!! 快給我出啊!!!
_________________
老大會出完書的!我對此深信不疑!

嘗試開博客~歡迎大家來逛逛啦~
http://blog.sina.com.cn/u/201668836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酒如



註冊時間: 2007-12-30
文章: 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8, 2009 8:2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实体书?那要等太久,如果今古传奇上能看就先看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8, 2009 12:1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台灣買不到今古雜誌嘛!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小方



註冊時間: 2009-03-27
文章: 483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四月 19, 2009 8:5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读隆庆天下的一定要有良知!
_________________
所谓杯具就是我花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可我手里的是几十块的星记,而你却捧着动辄上千的爱马仕。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隆慶天下討論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