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转发:《英雄人物志》征稿启事 (百度贴吧ID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討論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18 pm    文章主題: 转发:《英雄人物志》征稿启事 (百度贴吧ID 引言回覆

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188645015
征集者:百度贴吧ID习荣火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武侠小说的发展需要评论手,一部好作品的流传需要张三李四的口碑,口碑当中更需要精彩的评论。一篇好书评就是给你节省时间的导读。

《英雄志》自2000年出版至今,诞生了大量的解读文章,分散在网络,今天我想对它们进行挑选自制成书,未来也会将校正过的文本公开,因为推广《英雄志》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有意接触的人可以通过这些评论来决定要不要去翻翻那厚厚的几百万,《英雄志》,这个大言不惭的屌毛值得我去忍受最初的煎熬吗?


英评我计划整理出两种:
一种是《英雄志评论集:云在青天水在瓶》,已在月初开启预定,筹备制作了,总预定量目前也超过了一百本:http://tieba.baidu.com/p/5143324200
由于大家的支持,自然而然,也就有了继续另一种的动力。
这另一种,就是《英雄人物志》。书名直接用了锁龙文章的题目,只收人物评论。此次征稿若意外出现令人惊喜的文字,也会收录其中。


【字数要求】
字数以一两千字为宜,甚至几百字都可以,我们求精不求量。当然也不拒绝长文。每篇文章可以单取一位来写,也可数人合写,能者多劳,有时间多写几篇的那是最好。


【奖金奖品】
1000元+20本《英雄志评论集:云在青天水在瓶》(平装)
前6位,1人500元,5人100元。
前20位,每人一本评论集。


【投稿方式】
一、加我QQ:315970441,或发邮箱315970441@qq.com
二、发到贴吧,艾特我@习荣火 。避免遗漏,发帖后也最好再加Q联系。


【征稿时间】
即日起至2017年9月21日。
截止日期过后,有新作依然可以联系我,合适的依然会选用。




习荣火
2017年6月27日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以下七篇作为参考:

《那年的烟花太美——谈谈娟儿》
《谈谈二姨娘》
作者:江充

《九华双姝》
《二姨娘》
《小英雄》
作者:天池逸民

《顾倩兮之我见》
作者:noxs

《龙影——少年派的血泪挽歌》
作者:冷色焰火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那年的烟花太美——谈谈娟儿》


《英雄志》的十年,是娟儿成长的十年。鬼精灵娟儿,调皮的娟儿,师妹娟儿,阿傻的娟儿,痴情的娟儿,掌门人娟儿,老姑娘娟儿,弄不懂的娟儿……她头上的定语一变再变,她自己也从娟儿变成了娟姑娘、娟掌门、娟姨。
这十年的英雄坟场里埋葬的不仅是英雄,还有娟儿的少年和她的“爱情”。从这个角度说,十年之于娟儿宛若炊烟,无痕而逝。十年后,她一如往昔,依然是当年和阿傻嘻嘻哈哈的娟儿。岁月荏苒,她的内心依然如少女般明媚纯净。
只是,有一个问题:娟儿为什么不嫁人?她明知阿傻已不复当年,他忘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个妻。难道她在等他再度遗忘,重拾前缘?未必。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确也如此。娟儿和艳婷在情窦初开之时遇到了各自的“心中所属”,却因二人脾性相异,日后生活轨迹也不同。艳婷较为年长,腼腆自负(她对自己的容颜还是自负的),她爱上了杨肃观,也吸引了伍定远。娟儿当时十六岁,还是一副孩子脾气,她喜欢能和她打架嬉闹的阿傻,他们好像儿时的玩伴,青梅竹马。此外,约摸四十岁的阿傻“年纪虽然不轻,但龙眉凤目,相貌着实不凡”。阿傻符合了当时娟儿心中“如意郎君”的标准,既有着俊朗的外表,又有着孩童的心智。张爱玲曾说男人喜欢具有婴儿的头脑、妇人的身材的女人。换个性别,这话对娟儿倒恰好适用。所以,娟儿喜欢阿傻,自然而然。
若是太平盛世,阿傻永远傻下去,娟儿渐渐长大,他们这段情是长命百岁,还是无疾而终,谁也难以说清。但是历史的洪流中,个人只是一颗小沙砾。一夜之间,阿傻醒了,他变成了小吕布韩毅大将军。娟儿的感情也停在了那一夜,如同琼芳,“她的人生就此停顿了,整整十年多过去,她一直停留在那个夜晚里,她依然是那个失怙动哭的小女孩”。面对人生的种种不如意,娟儿生出的感慨依然是:“我好想师父!我好想阿傻!”
这十年里,娟儿没有再见到阿傻。无奈的人生、庸俗的生活、摆脱不掉的掌门身份、无处倾诉的境遇,逼得她退避,一再退避。她想念那个有着宽厚肩膀和儿童内心的阿傻,对他的回忆成了她十年孤寂生活里的一盏明灯。那黯淡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闪出绝世光华,照亮一个幼女的心。
儿时的经历在她十年的反复回忆中已经圣化,如同《百年孤独》里的缠着黑纱的阿玛兰塔,对爱情的回忆填补了她内心的空虚。那究竟是不是爱情、她是不是一定就爱那个人已经无关重要(即使此时阿傻来到她身边,恐怕她也不一定会接受他了),重要的是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回忆,它是灵魂的避难所。所以娟儿可以无视那些世俗鄙夷或者不屑的眼光,所以她拒绝了宋通明和祝康。在这一次次的无视和拒绝中,沉重的孤独替代了轻飘的幸福,她保住了少女的情怀。
娟儿不是不愿意再嫁,她不是偏执狂,她内心纯真善良。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已经不可能像儿时那样敞开心扉接纳别人。当她戴上挑剔的眼镜,她就很难遇到与当年的阿傻相媲美的人选。要么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宋通明、祝康?),要么遇到的人出现的时间不对(伍崇卿?)。第二十一卷里面,为什么娟儿逢人便钻怀抱?其实她一直在寻找如同阿傻那样的宽阔怀抱,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给以庇护,但总遇不到。也许有时候,只要在恰当的时候,给娟姑娘一个结实的拥抱,她便跟你天涯海角了。(小伍要加油!)
这一点上郭襄和她是很像的。当年,郭襄同样十六岁,遇到了杨过大哥哥,只是郭襄比娟儿更偏执。杨过真的适合郭襄么?未必。只是那一年的烟花太美,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她寻寻觅觅,只想让回忆天长地久,如同网文有云:

我路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
我乘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
我带着的倚天喑哑
人们说我爱着杨过大侠
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实我只是爱山中的烟雾
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谈谈二姨娘》

二姨娘是裴邺的表妹,她是否姓裴,不得而知。不过顾嗣源喊她“小兰”,或许这就是她的闺名了。此外她的双亲何许人也,家中可有兄弟姐妹,她可曾上过私塾读过书,都是一个未知数。一出场,她就已经是顾嗣源的小妾,顾倩兮的二姨娘。
十年前的二姨娘,尤其是第二卷中,那真叫一个“可恶至极”。她恃强凌弱,嫌贫爱富,栽赃嫁祸,棒打鸳鸯。若非有十五卷之后,只怕二姨娘的“恶婆娘”的名声是背定了。十年后,豆浆铺里二姨娘再见卢云,操起扫帚狠狠地打他,同十年前的恶打不同,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对二姨娘的厌恶,而是觉出了她的辛酸。
二姨娘在顾府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开,相反她和顾倩兮相扶相持,患难见真情,说到底,二姨娘的心中还是有“忠”、“善”二字的。此外,十年后的二姨娘心中还有了“爱”,她真心地爱顾倩兮,爱阿秀。爱之深,恨之切,所以二姨娘才会再次操起了扫帚。窃以为,很大程度上,正是阿秀唤醒了二姨娘身上的爱。
二姨娘正值妙龄嫁给顾嗣源。顾嗣源已有妻小,娶她并非出于情爱,而是要找一个传宗接代的人。也许二姨娘曾爱慕过顾嗣源,但是顾嗣源与二姨娘在品性、爱好上完全不同,很难想象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语言。她在顾家十几年,可能从未感受到真正的爱,那么又如何让她释放出来自己的爱?所以她的价值标准都是以保护自己为目的,保护她这个无儿无女、在顾家很可能会失去地位的女人。
顾家失势了,二姨娘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失去了钱财,却得到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这个婴儿不仅给了顾倩兮精神慰籍,也给了二姨娘爱的希望。阿秀唤醒了二姨娘身上的母爱,从未曾做过母亲的她开始感受到了爱的欢乐。她给阿秀做衣裳,教会了阿秀满嘴粗话,当顾倩兮要带阿秀嫁入杨家,她恋恋不舍。对阿秀的爱弥漫开去,她开始爱更多的人,她开始真正关心顾倩兮,听说杨肃观对她不好,就要找裴盛青打人出气。可爱的二姨娘!
忽然想起《红楼梦》中大观园里的丫头和老妈子们。丫头们个个娇俏
可人,老婆子们则整日价心有深机,惹人厌烦。只是又有谁曾想,这些老婆子当年也是伶俐的丫头,丫头们有朝一日也要变成可恶的老婆子。心中没有爱的女人的宿命便是如此!
还好,二姨娘找到了自己的爱,她真要感谢阿秀,感谢卢云。
也许,每个女人都是一块璞玉,在等待着卞和的出现。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九华双姝》

艳婷,初时,沉醉于杨大那一抹温柔的微笑,追随高富帅的心,“虽九死其犹未悔”,这是超越等级、门第的,很执著。杨兵几失势,她成为杨谋划关键一环,却也在杨的推动下嫁给伍大叔。在大雨中失望后,艳婷似乎得到重生,忽然一夜之间发现权势的魅力,正统十年,她行走天显贵中间,成为皇帝的“干女儿”,更是“客栈”二掌柜,让胡姑娘成为她的仆妇。当年救助九华孤女的韦子壮,却已在恶毒的咒骂她。虽然贵族们明里巴结围绕在她身旁,但心里仍不揣恶意的鄙夷这个艳俗的尤物。看艳婷出行,小崇华的童心会觉得羞愧,恰如暴发户的妇人乍穿皮草的感觉。许多人不喜欢艳婷,觉得她媚俗,甚至说俗不可耐。借用贾宝玉的话吧,每个女儿都是水做的,一旦跟了男人,就变得污浊。事实上,是男人让她们变得污浊吗?显然这不是决定因素。我们看,艳婷一出场,让人眼前一亮,至少晃花了伍大叔的眼,看她的行事言谈,活脱一温柔美少女,让人观之可亲。我想,事实也应是如此罢 。人都是会变的,每个人都在变,那份纯真,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人生会遇到无数折磨坎坷,在每一个关口都需要我们做出抉择,人生最终的结局,只是我们一道道选择题做出恶报结果。艳婷的变化,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只是她心中的善,还好吗?


娟儿,一个没有姓字的女孩,清澈如水,纯净如水。一出场就带着一个大宠物,玩得不亦乐乎,有这样一女娃在,总能令人莞尔。从没人提到娟儿的苦,事实却是这样,没有姓字的小女孩,在九华掌门的抚养下长大,长门师傅心若死灰,自不能做得到对徒弟无微不至的照顾,许是徒弟对师傅的照顾反多些。与师姐自小劳作,被师姐小小欺负一下是免不了的,是以娟儿一直能吃苦,也很勤劳,正因为这一点,在她独掌九华后,竟也能撑持得住。唐士谦带回疯傻的小吕布,却成为了她的大宠物,也为她青葱岁月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大宠物作了娟儿的玩伴,娟儿用全部心思关心他,爱护他,两人相处的时间,比起与话不投机的师姐相处的时间要久得多,日久生情是必然,也为后文小吕布的选择埋下伏笔。很多人疑问娟儿为何不去怒苍,唐士谦的召唤也没能让她动摇,小女孩的心思只留在了九华,因为那上边有他的师傅、有她的师姐、有他的大宠物。这些人虽然都变了,但山上的回忆却永远都留在那里,所以她不去怒苍,那个地方太过炽烈,不适合如一泓清泉的女孩——娟儿。她的留下,留下了美,留下了回忆,也留下了未来的无限可能。不得不说,在动乱中能坚守那一片纯净的天空,看似柔弱,实则坚强,娟儿,真的很了不起!只是她还能找回当年心爱的“玩具”吗?
九华掌门,不得不令人称道,他为人间带来这两朵美丽的花,也同时带给她们崎岖的人生,只是二人最后的幸福,却也不再是他这个师傅所能左右的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二姨娘》

本想提顾夫人,但她永远是生活在顾尚书身后的影子,对外展示的是一个完全的封建闺阁主母形像,与顾尚书相休戚。于是另一位更加独立的人物跃然纸上——二姨娘。封建官宦家庭中,姨娘的地位是很特殊的,这一点,我们看《红楼梦》中的记述就很能了解,真正的主人只有两个,男主与女主,各掌内外。看《红楼梦》中赵姨娘多生事端和凡事都想插一手的行为,是很让人鄙薄的。而二姨娘明显是个特例。她有市井小民的小心思——想让顾小姐嫁给自己的外甥;想收服卢书童,遭拒后又用极计谋挤走小卢,落得眼前干净。更为卢大黄和顾小姐的情路设置了不少的障碍,使得卢云在她面前的气场完全被压制,不可不说是一奇。
但同时,她有手段,有气魄,更有胆略。在顾家遭难时,男主入狱,女主病倒,小姐又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她毅然站了出来,为这个家出谋划策,如何为主母治病,如何遣散家仆,如何维系生计,可称得上是顾小姐一大助臂!闭目想像当时的场景,指挥若定、明快果决,大难临头的顾家却因此保全下来。长街上,远远望去,“尚书豆浆”招牌卓然高悬,崖岸高傲的顾尚书,拿来作招片,竟也透着一股子的不凡。二姨娘与顾小姐相依为命,成为她最“强大”的娘家人。二姨娘以她的泼辣,强悍,用全副身心维护着顾家最后的生命延续与被侮辱的尊严。神秀眼中的姨婆,已然全是一位略带辛辣的慈爱的外婆形像。回顾二姨娘与琼芳相遇的情境:
……姨娘双眼亮了起来,登时眉花眼笑:“幸会、幸会。咱就是二姨娘,倩兮一定和你提过我啦。”琼芳哪里认得她,随口便道:“当然、当然,顾姊姊同我说了好些您的事儿,她说姨娘温柔敦厚,秀外慧中,勤俭持家……”听得此言,姨娘小红都笑了起来,连顾倩兮这般心事重重,也不禁噗嗤一笑。琼芳倒是愣了,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莫非这“二姨娘”竟是凶狠泼辣、豪奢铺张、敛聚家私不成?……
每每思及此处,总能令人会心一笑,二姨娘用她强大的生命力在支撑着一家人的希望,就像山石间一簇野蔷薇,环境虽恶劣,但依然抓紧薄薄的泥土,坚强生长、顽强的盛放。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小英雄们》

蓬头孺子垂钓钩。全书一片诡谲、一片肃杀、一片无奈、一片悲苦。偏偏到了正统十年,从这些巍峨嶙峋之间,闪出一片梦幻般的世界,青草如茵,绿树红花、阳光明媚,跃然而出的是一群欢快的小童。管他是王公子弟、侯爵小姐,还是尚书公子、侍郎幼儿,他们只是一群小童,天下间再没有一个群体比他们更简单,没有任何人的一双眼睛比他们更纯净,没有任何一个“英雄”能够直面他们干净的内心……看看一群孩童逃学的壮举、小英雄们对杨家枯井的探险、模仿大人们分帮结派的小争斗、一窝蜂拥进“尚书豆浆”铺的情景、遇到危险时,相互关照,小小年纪已经懂得担当。尤其是在卢云小屋时,为躲“鬼”,藏身被子里,如驼鸟一样小屁股去齐露在外情景,总能让人看着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们拥有一切,却绝没有“恶”,绝没有世故,绝没有冷漠,绝没有“恨”……相信,每个人幼年时,都或多或少有过这类的经历吧。看着童言趣语,仿佛你也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
看看阿秀在与铁脚大叔打劫当铺,被衙役追到后,“欺骗”官差的问话:……劫匪有两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十左右……大汉却是哦了一声,自问阿秀道:“你几岁啊?”阿秀欲哭无泪,低声道:“三……三岁……”看过这句“三……三岁”,谁能不在嘴边挂着笑容呢?愿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阳光快乐的童年……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顾倩兮之我见》

关于卢云、杨肃观与顾倩兮之间的纠葛,许多人对于顾嫁给杨十分在意。关于这一点,我们先撇开个人的好恶,看一看剧情是否突兀?是否合乎人情义理?三人各自的想法又如何?



一、顾倩兮是否变节?

  由前面顾与卢两人的相处看来,顾倩兮是一个对爱情十分专一的人。第二集的分离到第八集的重逢,顾小姐等了卢云两年,等一个亡命天涯的逃犯,等一个没有希望的恋情。重逢之后,两人感情更见深厚,九集到十四集的酝酿发酵,两人可说是海誓山盟,此生不渝。后来卢云生死不明,顾小姐是怎样看待这段感情?十六集中,琼芳与顾小姐见面一幕,“花满池塘得自由”其实就是她的心灵写照。顾小姐自比隐士,但是当琼芳拔出“云梦泽”时,阿秀大叫“放下那柄剑”,之后她“抱住剑,眼眶竟似湿红了”。由此可见卢云在她心中的地位。顾小姐还是深爱卢云的(即使他可能已经死了)。

二、那么,为何她嫁给了杨?

  之前的讨论,并未提到一个关键人物“柳神秀”。大家想想,卢云坠下白水河前,把“云梦泽”和婴儿交给了谁?既然胡媚儿加入(?)了镇国铁卫,剑与婴儿会到顾小姐手上,自然是杨肃观首肯才有可能。别忘了,之前朝廷人马要的是玉玺与婴儿;论身份,神秀可是反逆之子啊!景泰王朝垮台后,虽然立场改变了,正统王朝也没道理留下这个孽子。因为柳昂天是景泰王朝的大臣(秦霸先那段有提到,怒苍接受招安的保人)。杨肃观是正统王朝的促成者,也只有他与伍定远才保得起、保得住婴儿。因为柳神秀的关系,杨若要恃之强逼顾下嫁,实在是简单不过了(如果有意的话)。杨肃观虽然得到她的人(这还不确定),但是在心灵的契合上,两人是形同陌路。

三、裴邺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裴邺说的那一段,其实正确性十分值得商榷。裴邺毕竟是一个局外人,顾小姐与杨五辅的“谈判”(要叫它买卖也行),裴邺是不会知道的。而且书中的文字描述,修民先生的话前面有“我想...”这两字。如此看来,修民先生也不过是个“读者”,一个在书中的读者。站在客观条件来看,顾杨联婚不仅仅是门不当、户不对而已,一边是当朝权臣(迫害者),一边是罪臣遗族(受迫害者)。而来自书林斋的舆论压力,对顾小姐来说,尤其沉重。为何舍弃苦心经营的“正道”,却与半个仇人的杨肃观连姻?综合上述条件看来,裴邺的说法,只不过是个“没有解释的解释”。(也因为这个理由太“差劲”了,读者很难看穿啊!因为在情绪上无法接受。孙晓大人,你成功了!就看十七集如何“拨乱反正”啦!)

四、第十六集为何不写顾杨两人的相处情况?

抱歉,这可是谜底啊!以目前看来,这部分牵涉太多关键秘密,太早讲出来就破坏了整部作品的可看性与完整性。

五、顾倩兮是怎么想的?

  顾倩兮初识卢云时,是一个少女,对恋爱十分憧憬的少女。第二集末,知道卢云是逃犯时,她的反应是震惊、不敢相信、不愿承认,因此她“转身奔进了内堂”。卢云破门离去,象征这段感情的结束。顾倩兮无法割舍,又无力挽回,只能眼睁睁的看他离去。后来随着顾尚书到了北京,身边虽然少了裴公子,却多了一群质与量尽皆远胜的追求者,“风流司郎中”是为代表。在这种条件下,她认识了杨肃观,并且抱有一定的好感。然而对卢云的那段感情,仍然深藏心底,并未消失。因此第八集玉市重逢,她执著的要和卢云说话,抱着“就当是最后一次见面也没关系”的想法。可是卢云三次离去(第二次在杨肃观家宴上),她再坚定也没办法了吧?但是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卢云中了状元(造化弄人...不是指卢云)。在卢云忙着应酬时,顾倩兮心里想的是“他怎么不来找我?”逐渐变成“他是不是不要我了?”,毕竟两人之间的障碍已经消除,有此怀疑是正常的。藉秦仲海之助,两人重修旧好(卢云在这方面的运气实在好到没话说)。在这里,顾倩兮从少女变成小女人(这是很重要的转变),随卢云上任知洲。
  顾倩兮跟着卢云,心态的转变逐渐成熟。
  例如对他的担忧与批判:“四书上满满的蝇头小楷,尽是一些杀生成仁,舍生取义,望来怵目惊心”。卢云要离开顾家到柳昂天处:“不准管闲事,你又能做什么?晚上回我家睡,否则我也不再见你”。卢云去救秦仲海的前夜:“我不能阻拦你,但是你记着,明日我在凉亭等你”。卢云迟到时:“你不来,我也只有一直等下去了”。
  她开始为了他与她的幸福,软求他、限制他。而不是卢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听什么。她脱离了少女的无忧无虑,接触到真实的人生。就某方面而言,卢云十分依赖她的明理与包容(母性本能作祟?)。她的成长与独立,确定了日后的发展。
  接着她面临的是挚爱的远离、父亲的执著、持家的重担、艰苦的环境。卢云的“正道”,结果是亡命天涯,不知所踪。顾嗣源的“正道”结果是死于牢狱之中。墙上的不平怒吼,读来令人鼻酸。顾倩兮也无可避免的走上这条“正道”不归路。英雄志的前言:“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顾倩兮是女人,先天的限制,使她无法在江湖上以武犯禁,也无法在庙堂上以文乱法。她的“正道”是燃烧自己,创造一个畅所欲言的“书林斋”。
正统六年之后的事件,目前是无法猜测的(我个人认为)。

六、胡言乱语?

  看到这里,顾倩兮实在称得上“侠”之一字。顾倩兮就是顾倩兮,她有自己的想法与行动,不是附属于卢云的东西。孙大写活了她,第一女主角之名当之无愧。话说回来,如果不经历种种困难,倩兮会这样的发展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孙大刻画这个女主角,着实入木三分,并没有太多着墨,却让人感受到她的决心与魄力。在某些条件下,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加执著,更能生存,坚忍不拔。根据统计,陪妻子进产房的丈夫,大部分不会进去第二次,有些人还会有心理后遗症。女性是否一定是弱者?也许并没有答案。
倩兮就像典型的“大和抚子”。温柔婉约,善解人意,同时独立自主,不依附他人,坚强的活着。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feiqian



註冊時間: 2006-01-06
文章: 79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28, 2017 9:2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龙影——少年派的血泪挽歌

原本不想写的,可又有些欲罢不能。放在脑子里实在占地方,不若拿出来同大家分享一下。


重读《英雄志》我发觉自己或许找到了许多过去不曾注意的细节。毕竟第一次读往往太过关心情节。之后又由于沉浸其中的缘故老是想将那些精彩的段落一遍遍复习。真正算起来,这还只能算是第二遍。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我有些受不了一开始的慢热,是故重读也要打个折扣。我是从和亲之后重读的,在此就不做赘述了。

《英雄志》确实是我近些年来读到的最让人心心念念回味无穷的小说,也因此本人曾写过很多对于它的见解。对与不对的,都只是一家之言,纯粹是为了释放。好在笔者一向追求辞藻华丽文字顺畅、有趣,想来不大会让人难过,总算还能安心不至招来谩骂。不过这次却委实有点怕,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包涵则个。

伍崇卿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这个角色的设定很具有典型性,他十四岁之前和十四岁之后的表现其实很符合对于“愤青”这个词汇,或者说这一类人的定义。多少人都是这样,在少年时敦厚纯良,甚且羞涩单薄,然而长大后慢慢了解到社会的真实一面时不觉幡然醒悟、愤懑不解、大声疾呼、愤世嫉俗……

我喜欢他倒不是因为他是个“愤青”,而是因为他足够努力、坚定、果断,最重要的是他还很有血性,决不放弃永不言败。在同龄人当中他绝对是天字第一号的人物,即便在上一代人之中也能排的上名号。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与其他人相较实在是显得突兀了一些。比之哀宗苏颖超来说强了太多,其实无论天资还是勤奋,苏颖超都不比他差,可事实却是差了太远。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那么这“毫厘”到底指的是那一段呢?

这个答案他自己就解释过了,笔者在此就不在赘述了。我也比较懒,没工夫去搞李菊福。

很多人都在猜测他十四岁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性情大变?第一次看的并不仔细,所以也是不得要领,甚而干脆就不去关心。直到前两天我才发现这个问题是故事中很重要的一个细节,不过说来也都是本人根据多方面的蛛丝马迹产生的臆测,对与不对的我也只是姑妄一说,大家也请姑妄一看吧。

由于孙晓并没有交代伍崇卿在十四岁时到底见到了什么,所以我们要了解它,就必须从书中的细节中去找。从行为上去探索,我认为是最靠谱的。当然,不能只单纯是他的行为,还包括他所要拯救之人的行为。也就是伍定远。

有意思的是我们却无法找出伍定远同伍崇卿之间的直接联系。从魁星战五关之后伍定远对于伍崇卿基本上就处于一个失控状态,他本身也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管伍崇卿的事情,也无从知道。艳婷不会说,镇国铁卫更不会去告诉他。

卢云在义勇人的巢穴里得知艳婷便是镇国铁卫的二当家,负责钳制“一代真龙”伍定远,所以被称为“忍辱”。这个称呼表面上跟伍崇卿并没有关系,但我想他肯定是非常在意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卢云也顺带着了解到五当家便是巩志,在红螺寺中的凉亭中他的身份其实就已经暴露了一些,不过被他的心机遮掩了一些,搞得有些模糊不清。

没关系,我也不是要说巩志。我是要说导致他身份暴露的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中有一个很令人费解的情节——伍定远竟然怀疑自己的女儿伍崇华有可能也加入了镇国铁卫。

发现了没有?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这不光说明伍定远的痛楚,更表明他对于自己女儿的态度。如果说伍崇卿是伍定远收养的义子,有些不信任还可以理解。可伍崇华却是他跟艳婷所生,乃是亲骨肉。尤其父亲对于女儿的感情向来就非常特殊,尤其伍定远这种中年得女儿的情况,这几乎是一个常识。可是这件事就这样发生了,这其中的道理就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

请注意,这是作者孙晓特意,很明确的标注出来的伍定远的态度。否则就不会有这么一节,完全可以将伍崇华从这一场戏里剔除出去。然而没有,它就是出现了。矛盾非常激烈,让人不得不正视。
所以我在这里大胆假设。
假如:伍崇华不是伍定远的亲生女儿。
问题是不是变得有了方向?
这是我第一次就感到不解的地方。第二遍读来更觉可疑,细细思索之下突然心生异感便大胆猜测起来。

倘若伍崇华并非伍定远的亲骨肉,很多问题是不是就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伍定远对伍崇华“清白”的怀疑就显得合情合理一些。一方面他很爱她,一方面又因为血亲的缘故无法完全信任她,更因为她的身世而心中充满矛盾。所以在查找那封信来历的时候才会有些特别的表现出自己的态度。

若说伍定远一向秉公执法,为了不让别人说他不公道而令自己女儿受辱。假若是杨肃观的话,我还能相信。但伍定远并非这样的人,在他的心里,亲疏还是有别的。作为一个父亲,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其实无关痛痒的问题就令的女儿受辱。在别人眼中他们是一家人、亲骨肉,便是错过伍崇华,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很怕是,可又不能完全信任,心中甚至有点痒。从这一点上,他或许也知道伍崇卿加入镇国铁卫的事情,只是由于一些原因,他无法同其沟通。大家心里都明白,可就是说不出来。两人之间只是隔了一层纸,可大家都不愿意去捅破它。伍定远不能,作为一个父亲他无言以对;伍崇卿不愿,作为一个儿子他发誓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挽救自己珍视的东西。

人活着总是要变的,可能是因为一句无关痛痒的话、一件鸡毛蒜皮的事、一点平凡烂俗的东西……但若要人发生剧变,则需要一些更深沉的事物。是什么呢?成年人往往都深有体会。那便是我们珍视的东西。也许是信仰,或者是爱情,也可以是尊严,乃至梦想……
是什么导致伍崇卿产生蜕变的呢?且要看他珍视的东西是什么。


他的身世交代的也清楚。原本是个孤儿,家乡遭了难,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便跑到了河边去做纤夫。纤夫这个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漫说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便是成年的粗莽汉子也必定觉得清苦,比之贫农还不如。他的生活可说是颇为凄苦,那时候的他想要什么呢?在艰苦的生活中,他期望的不是锦衣玉食,而是英雄。或许成为不了英雄,但有幸瞻仰一位英雄便是好的。

伍定远便这样出现了,书中没有说,但想必伍崇卿也许亲见了一代真龙同当代剑神的生死之战,或许是道听途说。但站在正义的一方必定被称颂为英雄。他还亲见伍定远单人劈岩开河的壮举,这场面并不是简单的震撼而已,对于伍崇卿这样一个年幼纤夫来说。他的行为还是对于其的恩德。所以他追星了,贴在英雄的身侧觉得那将会是他一辈子中最为幸福的时刻。他并没有非分之想,然而哪知道伍定远心境使然,加之卢云顾倩兮在一旁说合,竟然让自己一飞冲天成为了英雄的义子。

想来那一天定是他一身中最为幸福的时刻吧。就像做梦一样,他从一个凄苦的孤儿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代真龙的儿子。他多半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就只剩下甜如蜜的幸福了,可作为一代真龙的儿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好景不长,他永远都将记得那个不咸不淡的夜晚,一个普通的盒子从他的手上交了出去。那是潘多拉的魔盒,也是修罗王的礼物,天下从此大乱,佛国开启,十年大旱,正统怒苍征战不休。

当然,这些不是他关心的。他关心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家国天下的梦想太大,他仅仅只是想从其中拥有一个“家”字,但也是如此的困难。他的蜕变是因为他的家裂了,他的梦想碎了,他心目中的英雄成为了扯线木偶。而他敬爱的义母艳婷突然变成了一个贱人。

对于卢云,他不光有着感激,还有着尊敬、怜悯等复杂的情绪。但最重要的情绪其实是亏欠,没有愧疚。愧疚应该是对于伍定远的。他将传国玉玺交到卢云手上,并不只是单纯的害了卢云,连带着伍定远也变得骑虎难下了。他若不干,事后景泰皇帝追查起来他能说的清吗?已经洗不清了。

那时的他必然是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的,柳昂天的死原本与他无关,但就因为伍崇卿和艳婷的行为,使得他不得不拉出居庸关的军马屈从杨肃观的意志,然后成为柳昂天之死的一个重要帮凶。

伍崇卿十四岁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让我们来算一算。他出现并被收为义子的时候是十岁,待到武英复辟正统立国的时候差不多过了七八个月,也就是十一岁。之后的事就没有交代了,一直到魁星战五关出现已经二十岁了。

不过在胡媚儿去找卢云的时候却交代了,伍定远和艳婷是正统二年成的婚,那时他应该是十三岁左右。到此为止的三年内,他的生活应该都是幸福的。作为一个孩子,他不大可能知道正是因为他送出的一个盒子而使得天下大变。

然后呢?从十三岁到十四岁的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呢?很简单,艳婷十月怀胎,伍崇华出生了。

请允许我大胆的猜测一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十四岁的伍崇卿因为白天受了同学的欺负,故而气愤不过半晚上跑出来偷偷下苦功夫练武,却不巧听到了父母屋子里的一些声音。好似是争吵。义父一向寡言少语,性格憨傻温厚,且对义母艳婷宠爱有加,加之膝下添丁,义母艳婷更是一代功臣。若说是艳婷训斥伍定远也就罢了,可他明明也听到了伍定远的怒吼。好奇之下便偷偷的走上前去,躲在窗边听了起来。

自此之后伍崇卿便一夜长大,他听到了些什么呢?

伍定远或许是心情奇差故而喝了酒,从而导致口不择言说漏心事。艳婷掩饰不过便将一切和盘托出,伍崇卿偷偷躲在窗外这才知道,原来艳婷并不爱义父伍定远,伍崇华更是其与杨肃观的骨肉。是啊,也只能是杨肃观。便是罗摩什也在十年后的第一次出场中接着道听途说臆测杨肃观同艳婷之间的关系,甚而有些言之凿凿的意思。罗摩什对艳婷更是怕的厉害,其实大家都是客栈管事,你是二当家,我是六当家,大家平起平坐,论武功你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干嘛要怕你呢?对了,你是大掌柜的情人,那你狠。

这还不算完,她或许还因激动亮出了胳膊上的烙印,用言语刺激伍定远——他的义子伍崇卿也是自己的帮凶。武英皇帝的复辟、柳昂天的惨死、卢云的流放都是因为他的义子手中送出去的一方印石。

当然,伍崇卿最为恼怒的是,正是因为他,才令的杨肃观——他最憎恨的人反败为胜成为真正的大赢家。从此杨肃观便坐拥客栈,成为整个天下的主宰,唆使“忍辱”钳制“真龙”。从此他的生活从一片光明突然变成模糊一片,碎了,连梦都变成了血色。他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什么都变了、烂了。

作为一个少年人,他会就此罢休吗?甘于命运的安排,现实的残酷,父亲的麻木?不!

从那一天起他便流下血泪著述誓言:此生不杀杨肃观,誓不为人。他并没有盲目的去报复。他练武的法子其实很科学,向刑部的差人学习,从而循序渐进让自己的身体慢慢转变,直至练成真龙之体。他还加入了镇国铁卫,为的其实是知己知彼。随后在得知魔刀出关的押送途中暴起出手。
有意思的是,在此之前他还很高调的冲进了太医院将会同哲尔丹、苏颖超在内的人全部打垮。便是杨肃观也赞不绝口,不过这却像是一个烟雾弹,为他劫夺魔刀的行为打掩护。当然,也是在为抢夺三达剑谱做铺垫。

其实他从魁星战五关出场便只做了两件事。一件便是窃取魔刀,一件便是抢夺勇剑。在此期间,他一直忍辱负重,没见到机会绝不贸然出手。一出手也绝不留情,从出场到后面从没有一刻倦怠,也从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卢叔叔”,“救救我们……”在卢云手持业火魔刀的时候,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才幡然醒悟。这句话必然来自于伍崇卿,但其实并不是伍崇卿说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就牵扯到卢云的特异功能了,他能在全神贯注时听到他人的,怎么说呢?也许是恐惧,也许是渴望。这个声音出现了三次,第二次是在万福楼,第三次是在义勇人的巢穴里。那么他代表着什么呢?

这至少能说明伍崇卿的心里其实很苦。可是他能向谁说呢?那时的卢云只是个落魄无用的闲人,他虽然相信他,但却对他不再抱希望了。然而义勇人的首领却说他能,也只有他。

卢云毕竟是卢云。也许他对整个天下都失望了,可他却从未对顾倩兮失望过。他无愧于自己曾经说过的情话,从见到顾倩兮的那一刻起,他终于又发现了自己的渴望和价值。一切又都变得鲜活起来,他变得更加单纯了。于是他去追赶伍崇卿,想要拯救这个可怜的孩子。正因如此,他才会被伍崇卿引到义勇人的巢穴,了解到一切。
到这里,我要说的差不多也说完了。

伍崇卿的存在非常的特殊,从孙晓的人物刻画来看,他是非常喜欢伍崇卿这个人物的。他的存在意义并不只是送出正统之宝传国玉玺,展开天下剧变、佛国临世的史诗,还应该有着另一件事情——在天塌地陷末日降临的时刻,伍崇卿怀揣笃信之志将所有的希望化为火引交到卢云的手上,从而点燃最后的圣光,拯救这个即将毁灭的乱世。

地狱之门因为他的无知而开启,最后也因为他的努力、坚韧、不屈、成长而得到救赎。我想,这或许就是伍崇卿这个人物所存在的核心意义吧。

好了,就这么多。
有些仓促,一些原本想好的东西竟然想不起来了,心态也不太好,并不满意。
感兴趣的朋友就姑且一看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胡志廉



註冊時間: 2009-09-18
文章: 412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七月 01, 2017 2:3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Laughin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討論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