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2011蘇滬皖遊記(完整版)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六月 21, 2013 2:24 am    文章主題: 2011蘇滬皖遊記(完整版) 引言回覆

2011蘇滬皖遊記(完整版)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到七月二十四這段期間,我去了趟大陸,到了很多地方,也帶回了很多寶藏。

這不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坐飛機,卻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坐飛機。

這次去大陸,是為了處理掉爸爸在大陸的房子,來解決台北家中數百萬的債務,以及爸爸龐大的醫療看護費用問題。

在去大陸之前,我幾乎天天睡不好,龐大的經濟壓力使我夜夜輾轉難眠,我和我最尊敬的作家朋友孫曉一直有通信,我便寫信告訴他我要去江蘇連雲港的事。

孫曉兄知道後,立刻邀請我在返臺途中,繞道上海,並表示將全程招待我食宿,請我去上海放心玩。

我收到孫曉的信,第一時間當然很感動,但同時也很煩惱,因為此行結果吉兇未卜,說不定到最後債務問題未解決,還浪費了飛機票的錢,最慘的狀況,我甚至可能要把現在棲身的小小公寓賣掉還債,將來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一想到這裡,我頭又痛了,便寫信回絕孫曉兄的邀請。

可是我一寫完信就後悔了,我想,既然都要去大陸了,機票錢又這麼貴,難得有這個機會,就好好玩一把吧!如果結果不順利,到時候至少還有個人可以訴苦。

於是我便打電話通知旅行社,改了機票,幸好!改票只多加五百塊台幣。

很快的,便到了出發的那一天,沒想到從搭車到台北車站,坐私人客車到機場,登機、托運行李,一直到南京落地,取行李,叫計程車,一路上都是那麼的順利。

計程車師傅人很好,我想,就像大陸電影【人在囧途】演的一樣,好人還是很多的。我和師傅聊了很多,也交換了台灣大陸對彼此的好奇與看法。這趟坐計乘車的經驗是寶貴的,我從這位師傅的口中親耳聽到了一個生活在大陸最底層的計程車司機對生活、對社會,甚至對黨,對天下家國的看法。

半路上,師傅問我身上有沒有帶「新台幣」,他想留幾個做紀念,我送了師傅十元、伍元、一元的新台幣硬幣各一枚,結束了這趟小小的南京計程車之旅。

到了早先上網查的便宜商務旅館,我準備登記住房,沒想到櫃檯的服務人員卻對我說:「對不住,我們這不能招待外賓。」我說:「什麼外賓?我們不是一國的嗎?」服務人員對我說:「實在對不住,我們這兒級別不夠,真的沒法子。」我說:「可是這麼晚了,你叫我去哪找住的地方啊!」那服務人員見我著急,也好心的幫我查了附近級別夠的賓館,我還特別跟他說:「有沒有價位和你們一樣的呢?」沒辦法,口袋不夠深是也。

好不容易,我終於找到了落腳處,「Motel 168」,大陸極有名的平價旅館,我一進房間,放下行李,忽然聽到門外傳來陣陣腳步聲,接著,一張張印著應召女郎電話,配上日本AV女優照片的小卡,從門縫朝我射了過來。

我一見這小卡看似輕薄,來勁卻頗快,一看就知道是附上了強勁的內力,我左閃右閃,好不容易閃過了五張色情小卡,忽然,我感到背後一陣寒風,我連忙使出苦練多年的鐵板橋,一個下腰!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張小卡距離我的左眼,只有零點零一公分。

就這樣,我開始了我在大陸的旅程。

我在台灣桃園機場的登機門等飛機的時候,遇到一位來自南京的老爺爺,我與他攀談之後,便詢問他南京有何好玩之處,老爺爺推薦我到「秦淮河畔」一遊,說就像是台北的「士林夜市」。

經老爺爺這麼一提,我才猛然想起,我在讀高中三年級(小弟1985年出生)時,早就去過秦淮河畔了嘛!

沒想到到了南京,為了找旅館的事這麼一折騰,也沒時間再叫計程車(Taxi)去秦淮河畔一遊了,但肚子餓了,便大著膽子展開我人生中第一次一個人在大陸的探險。

當美國人宣稱他們槍弊賓拉登的時候,大陸有高人寫了一篇「惡搞」小說,內容描述三家在大陸分店極多的連鎖餐廳「肯德基」、「蘭州拉麵」、「沙縣小吃」其實分別是「美國」、「恐怖份子」、「中國」三方勢力搜集情報的特務機構。因為那篇小說,我知道了「藍州拉麵」和「沙縣小吃」。

於是這次覓食,我便打定主意,別吃什麼「麥當勞」、「肯德基」,而是要體驗看看大陸人的庶民文化。

我在南京街頭走啊走,見路邊好多酒吧,遺憾自己這次是孤身前來,不能與好友大醉一場,也罷,來日方長!走著走著,居然真給我撞見一家「沙縣小吃」。

當時已十一點多,店員正在玩智慧型手機,見到有客人,也不大搭理我,我看了看牆上的菜單,和台灣人平常吃的菜色很接近,可是再看看價格,對比台北的物價,真的是十分便宜,我點了一份「雞腿飯」,店員愛理不理的走進廚房,沒過多久,雞腿飯上桌。

這時我已經體會到兩岸的文化差異了,在台灣,哪怕是賣路邊最便宜的魯肉飯的老闆娘,見到客人總是親切的很,而在大陸低價餐廳消費,則彷彿你向店員點餐還是打擾了他玩手機的興致。關於這一點,我相信來過台灣的大陸朋友一定也有所體會,倒也不能說孰優孰劣,但總之巨大的文化差異是感受到了。

再看看桌上的雞腿飯,賣相不是很好,隨意挖了幾口來吃,味道其實不算太差,如果再算上物價,說良心話,挺實惠。

吃飽飯,回旅館,倒頭大睡是也。

此行之所以第一站選在南京,而不是航運更為方便的上海,其目的無他,南京乃江蘇省會,而我此行所要辦理的事務,屬江蘇省管轄。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前往南京衙門辦事,頗為順利。真要說有什麼不同,還是在於服務態度。小弟出生長大的台北,據說在早年,去衙門辦事,公務人員總是像個大爺似的愛理不理,後來台北市長陳水扁上任,推動公務人員禮貌運動,台北市的公務人員,無論是服務品質還是辦事效率,這才有了大大的提升。

在沒去過南京衙門前,我因為事先與對方通過電話,對南京衙門的辦事效率也頗有些憂心,然而真到了現場,才發現是我多慮了。南京衙門除了公務人員沒什麼禮貌之外,該給你辦的事也沒少辦。

後來我回台灣,看了龍應台女士寫的一篇關於她在廣州與廣州公務人員交涉的文章,我看了以後十分不以為然。其實只要是常看美國好萊屋電影的朋友,想必都知道,美國公務人員,非但效率奇差,擺起大爺架子,比起中國的公務員,只怕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我從來沒見龍女士寫過什麼文章抨擊歐美的公務員體系。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走筆至此,回思過往,在2006年,我曾結識一位原籍南京的朋友,那位朋友名叫小憶。

當年小憶曾經問我:「什麼是希望?」

我說:「活著就是希望。」

小憶說:「更真切地說,是幸福的活著。」 

我當時對他說:「如果有一天,老天爺能讓我們兩,一起喝上一杯,那就是一種幸福。」

在2011年,我終於再度踏上南京的土地,可惜終究無法與小憶喝上一杯,人生變幻,本難預料,只不知何時才能圓這個多年前許下的諾言了。

註:本文有些流水帳,細節處也多有著墨,有些地方我輕輕帶過,怕大陸朋友看了誤以為我是在批評大陸,其實寫這系列文章,除了紀錄這趟旅行,也希望藉這機會,讓兩岸的朋友了解彼此的文化差異。寫者無心,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出了南京衙門,到了南京長徒客運站,坐上巴士,直奔目的地。

雖然這趟來大陸是辦事情,但是因為我有不少遠房親戚住在江蘇、山東,所以在蘇北一帶跑了三天,然後便坐飛機到上海。

一出上海虹橋機場,馬上就認出孫曉大哥,我身高一米八四,站在孫曉大哥的身旁,卻還矮了一截,我一直到認識孫曉之後,才明白為什麼他的小說中,身高超過一米八的巨漢到處都是,因為他本人就是一個巨漢,難怪在我們眼中的巨人在他的武俠世界裡不稀奇。

這一趟到大陸,是我第一次孤身前往異鄉,一路上心中忐忑不安,直到我到了上海,終於有相熟的朋友,我真的是滿心激動與欣喜。不過這次預計與孫大哥同行三天,所以雖然想說的話很多,倒也不急於一時半刻,便先接受孫大哥的招待,吃了一頓好料的「水煮魚」料理。

吃完飯,先到孫大哥事先安排好的旅館放下行李,便與孫曉遊上海去!

我是一個NBA迷,最崇拜Kevin Garnet(簡稱KG),KG代言的品牌叫ANTA,只有大陸買的到,這次來大陸,便要求孫大哥陪我走一趟ANTA專賣店。可惜KG新一季的ANTA球鞋設計的頗為花俏,與我偏好簡單的審美觀不同,我簡單買了幾件T恤,便離開。

ANTA一件T恤要價台幣七、八百元,而我在ANTA店裡看到的商品,要價也都不便宜,我們去的ANTA專賣店位於一棟百貨公司裡,置身於這棟百貨大樓,我感受到一種巨大的華麗與繁榮,對於上海的發達早有耳聞,可是親身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這趟大陸行,從南京開始,到江蘇連雲港、山東臨沂,我所到之處到處都在開發,就像人在台灣時,打開電視,不時報導對岸「大國掘起」的新聞,直到我到了上海,這種「繁榮」的景象到達了最高點!可是我無法忘記,我初抵南京時遇到的那位計程車司機,以及他對「生存」的看法。

我想起了張怡微在他〈感想華麗島〉中寫著:

「我聽完了演唱會,趕著回台中為上海一間娛樂報刊發現場稿,卻在深夜路過台北車站時,好似看到地獄之景。已經關閉的車站門口,沿路橫陳著數十位街友,裹著潦草的衣物,睡得好像死去一樣。零星醒著的那幾位,眼烏子發光地打量著每一個匆匆路過的行人,時不時吹著口哨。五百米走到客運的路程就好像五萬米一樣漫長。沿路插滿了五都選舉的宣傳旗幟,好似上海頗為常見的世博海報,誇下海口的那些誓要讓生活更美好的雄心壯志,或許到哪裡都顯得一樣諷刺。」

華麗到壯觀的上海灘,會像台北車站一般,一入夜,便如同失去魔法的灰姑娘,展現她另一種面貌嗎?

從我跟孫曉兄通信以來,慢慢知道他在幾年前就去了上海,也不知是出差還是定居,但老孫一直同我說,他是上海地頭蛇,這一晚,他便說要帶我去外灘看看。

孫曉大哥帶我去的安踏專賣店,在陸家嘴正大廣場,我當時對上海是個路癡,自己在哪裡全然不知道,什麼南京東路、外灘這些概念,都是我2012年自己去上海時,看著地圖摸出來的。

逛完安踏,買完行頭,孫曉提議走路過橋到黃浦江對岸的外灘銀行圈,但我們倆在陸家嘴繞來繞去,就是找不到去外灘的路,可能是他鄉遇故人,令老孫太興奮了,以致於不小心迷了路。孫曉居然迷路了。孫大哥說:「不如去濱江公園吧!」

孫兄領著我,來到了濱江公園,從江岸看著上海灘,震懾於他的壯麗,這就是全中國最繁榮的都市嗎?

我當下告訴自己,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帶著我心愛的女人,一起手牽手,來這濱江公園散步,一起欣賞這片美麗的夜景。

可是看著這全中國的金融中心,我迷惑了,我在不該迷惑的時候迷惑了。

我恨我的迷惑,我早已不再誠實。

夜晚,老孫與我散步閒聊,我看著黃浦江,老孫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寫作的嗎?我以前曾經寫信給老孫,問「自殺」的看法,老孫說「社會改良論者絕不輕言自殺」。這次又聊到「自殺」,孫曉說:「其實以前(2009)最困難的時候,真的很想放棄我的寫作生命。」

天啊,我也是寫作的人,可是我是想寫作,卻寫不出什麼東西來,老孫這麼會寫作,這麼有底氣,擁有這麼多讀者,可是他居然曾經動過「放棄寫作」的念頭,今天回憶起這段對話,我仍然很有感觸。

我在台灣從來沒有走過這麼久的路,一向都是摩托車代步的我,走到腳都抽筋了!真是欠缺鍛鍊啊!

在濱江公園的便利商店,排隊買飲料,連外國人都習慣性「插隊」。

肚子餓了,聊天聊到都忘了吃晚餐,老孫問我想吃什麼?後來逛累了,老孫問我要吃什麼,我說,你文章裡曾經描寫,上海賣烤羊肉串的維吾爾族少年多麼俊美,不如帶我去見識?可是實在太晚,臨時也找不到羊肉串,我又想起了那篇惡搞賓拉登之死的諜戰小說,便說:「蘭州拉麵!」

我後來和去過大陸的台灣友人聊起蘭州拉麵,他們的評價都不錯,但可能是我吃的蘭州拉麵是涼麵,不是「熱湯牛肉麵」,所以吃不出其精華,同時當晚點的牛肉有加醋,我本人特別怕吃「醋」,所以這個蘭州拉麵體驗沒有很成功。

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蘭州拉麵本身,而是在吃麵時,老孫怕我吃不飽,一個勁地猛替我夾牛肉。

我真的每次回想都很感動,我在台北獨居,很少和長輩一起吃飯,在現在這個世界上,會像老孫一樣在同桌吃飯時,擔心我吃的不夠好,猛幫我夾菜的,只剩下住在三重的外婆了。

吃完蘭州拉麵,散步回旅館的路上經過湯臣一品,一路上聽老孫講他讀賈平凹、張大春的故事,野狗雖然是搞大眾文學的,但是私底下的野狗對純文學的涉獵也頗深。

我問了他小呂布的結局,老孫說:「小呂布為什麼要在城頭自殺引來大炮?」因為小呂布早已知道秦仲海和言二娘的事,小呂布不想讓言二娘選擇,所以小呂布自己選擇。言二娘知道了小呂布被抓,言二娘也做出了他的選擇。

回旅館後,倒頭就睡,第二天,出發前往安徽簽英雄志電視劇簽約會。

我和老孫是坐動車去安徽的,當天據說動車出大事了,但我一直到後來回台灣才知道,我坐動車的那一天,動車出的是影響後來全國性動車發展計劃的公共安全大意外。

到了安徽會場,老孫把筆記本電腦和行李箱托我保管,跑去廁所換西裝。

我看著他的筆記本電腦,心想,這麼多年,這麼多人期待的《英雄志》大結局,就在電腦裡嗎?

胡思亂想間,孫曉換好西裝出場,他一直很在意在讀者面前曝光,之前多次邀他出席讀者活動都被他婉拒,沒想到最後是以這種方式出現,還是這麼高調的出現在主流媒體前。

簽約會結束,孫曉大哥和一眾頭目去開會,我和卓掌門被一個美女帶去吃「澳門火鍋」,雖然我不知道澳門為什麼產火鍋,但很好吃是真的。

掌門是一個很可愛的小正太,講話咬字極為不清,但我和他聊的很來,掌門本人和網路上全然不同,十分親切,我和掌門定了2012年再聚,掌門一口答應。

吃完飯,我和掌門被送回酒店,老孫回房間一下子,又出門開會,我一個人在房裡無聊,打開電腦撥放「尹吾」的專輯,胡里胡塗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孫被安排坐專車搭動車回上海,開到一半我問,掌門呢?一問之下才發現掌門被留在酒店。也因此原來買的動車票全部趕不上報廢,因此發生了有名的「掌門從安徽站到蘇州」事件。

接下來的行程十分趕,掌門在蘇州先下車後,一到上海老孫便帶我去趕回台北的飛機,到了機場,和老孫分別。

沒想到這一別,就是兩年不見,而事情後來的發展,更是令人意想不到了。

山高水長,有緣再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