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孫曉的百度發言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精華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21 pm    文章主題: 孫曉的百度發言 引言回覆

許久沒回到講武堂,對台灣讀友甚是抱歉,我不明白為何無法從大陸進入講武堂的閱讀版面,目前只能使用Torpark軟體代轉,然而這個程式與防毒軟體相互剋制,每回我回來站上,便必須全面掃毒一回,所費時間極為可觀,在此向朋友們說聲抱歉。

這段時間去了一趟北京,見了劇組的人員。也得到許多內情,心情頗沈重。這裡貼出一些我在大陸百度網站的文章,僅供各位飯後消遣。

另,有位宜蘭的朋友,您若尚未收到英雄志第十冊「忠義孤臣」,請來函至sunxiao@jiang-wu-tang.com(本郵件地址已修復),並告知孫曉您的連絡地址與電話,我會想辦法彌補您的損失。

以下摘自「十品客觀」貼出的「我的朋友對小水滴一章之評價」:

看完了你給我發的那一段,英雄志作品的整體質量不用多說了,先對文章發表一下看法:
首先,我認為文學創作不但情節要抓人,有深刻的思想性,還要力求真實。前兩點英雄志做到了,可第三點我認為還有欠缺。比如,你給我發的這一段,暴民到了一路京城,我想知道是怎麼來的,是一路哭過來的,到一個城,然後一哭就把守城將士嚇跑,還是一路喊過來,還是一路用石子扔過來?既然已經達到了起義的規模,手中為什麼沒有兵器,等皇上拒絕見他們的時候,應該馬上開戰才對,為什麼都走了,留下一個小孩。這麼多人都走了,你覺得一個小孩會公然和這麼多兇神惡煞的人作對?或者說伍定遠還嚇不走一個小孩?過於明顯的煽情的確讓我很反感,就像作者在命令我,到了這個地方,你必須感動。
“狗……他們都是狗……有錢人的狗…… ”是說軍隊嗎?軍人的職責就是保家衛國,維護社會的穩定,當初在國家邊境拋頭顱灑熱血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它是有錢人的狗呢?換句話說,怎麼就不狗了?讓暴民進京城,把京城燒了,然後京城的人民在和他們一起去燒天津,在燒河北,在燒河南,就不狗了?
“伍定遠縱聲長嘯:「北關勇士!動手!」”動手了?開始殺了,怎麼最後又不忍心了,在戰場上,可能你殺第一個人時的確不忍,可以但開戰,不管誰對誰錯,絕對不會有不忍的這種念頭了,我覺得這種心理你應該可以揣測的到。
就以上的一些看法,我相信你能知道,我對這段文字的可以說是表達上的合理性和露骨的煽情表示了不滿
後來寫的陸孤瞻出場之後,的確精彩,我挑不出任何不足,這方面英雄志做到了讓人無話可說的地步了。
我認為一部作品的好壞,不能光看閃光點有多亮,也要看到作品的不足之處,就是說絕對不能有硬傷,包括咱們以前就說過的那幾處和我認為的劇情安排和煽情,所以就目前這部英雄志而言,我認為它的確不能和金庸的相媲美。比如,神雕中的煽情,你覺得是不是很露骨呢?你覺得是不是很有震撼效果呢?如果英雄志僅在網上發表,那我認為它是網路小說中最成功的一部了,但是如果要出書,要讓全社會喜歡武俠的人接受,這是遠遠不夠的。
寫了一些對文章的看法,只是一家之言而已,不知道你是不是滿意,不過這個就是我的觀點了,你也不希望我來挑出一些人人都能看出好來的地方敷衍你,所以提出了我認為的不足,希望與你討論,現在我也很想知道你的看法,有時間就給我發過來
(他說的讓我不是很舒服,各位認為呢?)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孫曉讀者聯誼會】https://www.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2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很快的,網友仁劍鄭十七回覆:

很同意關於小水滴的評價。

孫曉現在寫書,越來越注重標榜立意,但是痕跡太重。我是電視臺記者,孫曉現在的做法有點像我們電視臺《新聞聯播》中現在經常出現“主題性報導”(就是“建設新農村”“和諧社會”“八榮八恥”之類的),主題先行,然後再尋找人物、故事,再擺拍……從播出效果來看,站位元是高的,導向是正確的,但是經常看起來很做作,令人反感。

當然,大量優秀小說都是“主題先行”,但如何讓這個主題更易於讓讀者接受,就有很多技巧(對我們記者來說,主題性報導也一直是最難做新聞之一),比如同樣是歌頌英雄人物,我們的主旋律電影和美國大片之間的差距就很明顯。我覺得孫曉現在就存在這方面的一些缺陷,有些情節把主題表達得很好、很自然,但也有一些情節顯得生硬、突兀、不真實,顯得看輕了讀者的智商。

這種缺陷,會妨礙《英雄志》獲得更高的文學地位。

仁劍

一段時間後,瘋狗孫曉現身,他方由北京歸來,心情正惡著,於是爆發野狗傷人事件。

我是英雄志第二章「小水滴」的作者,孫曉。

我讀到你的評論。也在此破例為素不相識的初發帖者做回應----既然你看起來是認真的要教育一個已經寫了十多年的人「如何寫作」這樣一件事。

在你評價我寫作的成就之前,我必須先教育你如何看書。

我設定的閱讀物件,我不認為他會突然撿取一段「小水滴」,然後用挑三揀四的眼光看我的文字,最後以「老師」的心情來教育我如何創作。

作者沒有義務命令你必須在哪里感動,能否感動,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為什麼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

聽好了,每個人都是一扇門,都有一柄足以開啟他心靈的鑰匙,也許能開啟你心靈的鑰匙是一本股票致富書,也許是考試專用參考書,也許是封官發財的教育手冊。但確定不是「英雄志」,也不是這段「希望就像小水滴,一點一滴、朝露墜小溪」的文字,你既然沒有那種經驗,我就不認為會給你任何啟發。同時我也不認為我有義務去寫什麼無產階級革命手冊,來感動任何小資階級。

文字是抒發,寫作是尋找知音,「英雄志」能開啟某些人的心,卻無法開啟每個人的心。孫曉從不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同時開啟每個人心扉,因為廣受全體階層與群眾歡迎的作品,它的某些元素很早就被孫曉排除了。

關於我的創作水平良莠,我坦承說,即使托爾斯泰複生,他也只能說孫某的書好不好看、合不合乎學院派標準,或是能否暢銷,卻無法告訴我該怎麼寫。你不懂的,真的,藝術創作根本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樣,能有一個公眾設定的標準,然後拿你那把小尺東量西瞄,創作是主觀的,對藝術與文字的經驗也是主觀的。創作的人最大的使命是譜出他心靈的樂章,然後尋找共鳴,至於你說「遠遠不足以出版」,我這樣說,英雄志的韓文版早於西元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就已出版了(소설 영웅지),它很早就被韓國出版界相中,並認為是「深具人文代表性的當代武俠作品」。當我使用這樣的功利字眼、或是用「武俠小說銷售排行榜第一名」,這些功利性的指標是否能讓你多一點「感動」或「佩服」?

功利指標也好,學院指標也罷,孫曉如願馴服,何必在此餐風露宿、寫這種不入流的文種?換句話說,你知道為何天下有這許多好漢還願追讀孫曉的作品?正因為姓孫的沒有國家餵養!沒有出版社供奉!更沒有學院派的光環庇護!他的每一個字,都出於自己的主觀意志!

自由的意志!獨立的意志!無人能干涉的意志!

北京之行,胡建新送我一句話,讓我大生感傷。

「真正搞創作的人,一定出身於非主流」

活在武俠末世,我有自己的難言之苦。無法感動各位「主流」,孫曉並不遺憾。

我是否盡力了?這是我拷問自己的方式。至於日後我能否留下一層豹皮在人世上,上天是我的見證。

孫曉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孫曉讀者聯誼會】https://www.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2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寫了這封前所未見、空前兇狠的文章之後,自己覺得後悔,但又不能修改了,於是又道了歉。

內容如下:

很抱歉,一時衝動,流露了狂徒本性。

我認為自己是會和大批讀者械鬥的那種人,不過我也不是歷史上第一個,十九世紀裏叫得出名號的創作人物,無論是音樂或文學,他們經常從臺上一躍而下,進而和聽眾與觀眾互毆,有的還把書評撕毀,半夜拿著棍棒躲在門後等著暗算之,有的辱駡法官、有的嫖妓洩恨,總之大家都凶得怕人。

最容易發生心血管疾病的情況有下列三種;

1. 因長期過度操勞而壓力極大。
2. 無法確定操勞是否會帶來正面成果。
3. 生活或人際關係上面臨困難。

當三種條件都符合時,一個人就變得「暴躁」、「易怒」、「自我否定」,進而具有攻擊性,很可能會手持棍棒躲在門後等著暗算書評人,我想我已經符合以上三種條件。

冷靜下來後,恢復成賣書人孫曉的本質,我這樣說,每一位讀者的評論都是主觀的閱讀經驗,成也讀者、敗也讀者,他們的評語對作者的創作經驗必然有巨大的幫助,但如何取捨與拿捏,是否會影響到創作者原始的意念,卻又是另一種「意志的考驗」。

總之,我向辛苦張貼本文的朋友們致歉,很抱歉我無法給你需要的閱讀愉悅感,對各位而言,我確實是一個不合格的作者,我接受各位的負面評價並會深入思索孫曉創作上的瓶頸,倘使我無法更改我的創作風格,我想我會失去更多的讀者,但如果我無法改變,那麼這就是我的全部,我生來如此,當然我的藝術極限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文學,也許是天才的武道,自1996年至今,我也還在摸索。

上文激憤處如有冒犯,還請各位原諒。

孫曉

在孫曉咬傷讀者之後,許多網友對「十品客觀」棒如雨下,但也有仗義執言者。如下:

(未署名)

我覺得孫曉朋友講的東西有道理,孫曉大大的反擊反而有點流於意氣了。
正所謂形神兼備,現在的英雄志,越來越有神而無形了。
的確沒有人能對孫曉的水平說三道四--是啊,有本事你也寫一篇英雄志出來啊----但是,不可否認,作為旁觀者,有時候或許比本人更清啊。
要說英雄志是作者寫給自己看的,那就沒辦法了,什麼都不用說了。
多少這也些許有些讓人心寒啊。

(作者: _山翠拂人衣_ )
不想說什麼了,累了。
很簡單的說——我贊同十品客觀的觀點。
孫大失態了……

於是,孫曉又發了第二次的道歉。

內容如下:

就再寫一些吧,既然都要吃「救心」了(雲南白藥上面紅紅的那一顆)。

目前情況很可憐,我很想回去講武堂的站上逛逛,看看我的衣食父母們表達孝心,回家的路卻又被無端封鎖了,必須下載torpark軟體,但這軟體與大理王子段譽的六脈神劍相似,在時靈時不靈的情況下,只能遙望也。

關於英雄志二十一到底有多爛的問題,我並不想討論這本書到底多爛或具體爛在哪里的問題,以及我為何會花一年的時間來寫這麼一本爛書以及回答我是怎麼樣竭誠努力騙取讀者稿費這樣的爛問題上。我只想說,英雄志到底是什麼故事,如果你還在看的話。

英雄志的始初構想就是這樣,有四個人,一個是鋼鐵般的權臣,統一朝廷許多派系,他像是張居正一樣霹靂手段,也像是王安石一樣孤高自賞,他同時是壞人,也同時是好人,他背負弑師、弑父的罪名,他有寂寞的特徵。另一個是背叛朝廷的人,他引領千萬大軍造反,他不只背叛朝廷,也背叛父親、背叛朋友、背叛自己的情人與孩子,他是天下第一大叛徒,但他的滿身熱血讓人喜愛。

與這兩個壞人相較,另外有兩個好人,一個是捕快出身的失意人,熟悉所有的犯罪行為也嫉惡如仇,綠雲罩頂但武功奇高,他一輩子都在追捕罪犯,最後卻抓到了自己。還一個則是孤行自道的神秘人。他一直在找正道,卻害死了不少正道中人。他有悲慘不願回首的過去,他孤獨卻又不孤獨,他與天地的良心同在,但他最無法面對的就是被自己拋棄的人生與過去,那裏有許多他辜負且對不起的人,包含他最愛的情人。

更重要的是這四個人全部認識,且相互熟悉,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歷代政治哲學裏的一個志向。他們全部背叛也全部繼承,他們相互抗爭也相互認同,他們的名字叫做「英雄」,他們的故事叫做「英雄志」---天命與志向抗爭的偉大故事。

我當時這樣想,倘使我能完成這麼一部傑作,這會是我的「戰爭與和平」,我將因這部書而成為中國的民族文學作家,我會是中國的托爾思泰,從此有一個美麗的莊園與美好的人生,並享譽國際,大發利市,為萬民所景仰。

十一年過去,我大致完成了當時構想的原始圖案,這四個人栩栩如生的站立在我的面前,且有了自己的意志與生命,但這時我出現在黃浦江邊,在這眾人歡樂的星期六夜晚,我繼續在迷惑自己以後要靠什麼謀生,並用一種不誠懇的態度來詐取讀者的原諒,對不起,我寫了大家一直詬病的各種爛文來騙取「稿費」,當然,我還須指出我其實沒有稿費可領,我每出一本新書,必須先自費付出十多萬元台幣,然後我的總經銷會在十六個月之後付錢給我。當然臺灣讀者也很賞臉,他們一邊歎息,一邊付錢,把我捧上銷售排行榜,讓我不至於因為幻想功成名就過度自大而餓死。

我想這就是我的「戰爭與和平」,一部粗俗可笑、瑕疵矯情、文字卑鄙、讓人煩悶白等白看白浪費時間的垃圾書。不管以後我是否還能以寫作來生存,以後我的作品就是這樣,不可能突然變得很合胃口。如果您是實體書或電子書讀者,不幸花錢買了我的「戰爭與和平」,我向您深刻致歉,如果您是網路讀者,僥倖沒花錢,那請以後真的別再浪費心力看了,真的,這本書是偽劣的冒牌的自吹自擂的「假.戰爭與和平」,它其實是「譏笑與鬥爭」,它不值得,它壓根兒不值得浪費您的時間。若您不顧勸阻堅持要看又要憤怒大罵,那這就是一種自虐了,我想自虐也如作者目前所罹患的暴躁病一樣,同屬一種會導致心血管疾病的症狀,為了您的身心健康,您真的不應該再繼續了。

雨果曾經從臺上跳下來,對著觀眾的腦門賞上一拳,觀眾也把他望死裏打,貝多芬聽到他的「皇帝交響曲」的評語是「冗長」時,他氣得發抖把鉛筆都折斷了,我懷疑他那時還順便大罵一聲敢X,我猜他的耳聾是這樣來的。我想我是一個渺小的依賴網路來炒作的卑鄙的人,賺不到你一毛錢又要因你的評語而氣得發抖的那種無賴漢,無法也不能得到這樣拿棍棒毆打讀者的機會,只能用謝謝來做我的結語。

謝謝,朋友們,謝謝你的評語,這樣會使我的病情好轉且創作時精神大振。

另外,有一個知名的作家,他太窮了,窮到底後寫出了一些不怎麼有名但其實在一百年後變得很有名的巨著,因為這些奇怪的書,之後他終於有人賞識,他找他的情人一起亂寫文章來騙取稿費,但這時鋼筆掉到了桌子底下亂滾,他很焦急的趴到桌下去找賺錢工具,這時他突然心血管疾病發作而過世,後來他就變成我們最景仰的大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

我也許失態了,但這種失態其實是真誠的失態。對於一個創作人來說,裝聾作啞、斯文貌美真虛偽,大吼大叫狂吼敢X往往更顯真實。這反映了他的種種心態,這也是可以留作一個記錄的。

在創作的立場上,目前我是無懈可擊的。因我現在潔白得如同衛生紙,作品純粹因志向而抒發。但日後開始含笑說出「謝謝指教」時,顯然我又因人生爽利而調適得很好了。

手持棍棒的孫曉


反正這種道歉毫無誠意,白癡也看得出來。於是有一位「強者」現身了,他如此說道:

呵呵。孫曉兄在五十一樓引用的惡評正是鄙人的抱怨。

第一次和我最喜歡的網路文學之一的作者發生直面的對話,沒成想居然是孫曉。實在是沒有想到。

我是一個受鄙視不花一分錢的網路讀者。不過我喜歡英雄志。
(很多年前我剛開始看網路書。那時候我很喜歡英雄志。
可是第一遍看完我又不喜歡了。因為覺得太監了。也因為書的文風慢慢的改變了。
後來英雄志又開始長出小雞雞了,那時候的激動到現在都難以忘懷。
於是,每年的年初這個時候,新書出來的時候,我都會一遍一遍的從頭再看一次。到今年,是第四遍。這個數字比起我讀金庸古龍的遍數恐怕不算多,但在網路文學中,至少是排第一的。

每年的年初到五月份,都是我幾乎一年中最忙最壓抑的時候,這個時候我很忙,甚至經常一天睡眠少於6小時。但每年我都無法拒絕花上一兩個禮拜瘋狂重看一次的誘惑。)

話又說回來,我這個不花錢的閱讀分子又要對二十二有點怨言了。
正如我說的,我個人覺得英雄志有點有神而無形了。

雖然說大音希聲,大象希形,但是,我覺得書到了快結局的時候,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所有太細的細節,似乎該出現在更早的篇章,而不是現在。現在似乎該是一個昇華提煉的時刻,而如果不斷的繼續延伸枝蔓,那麼到最後似乎會收不住。
二十二裏武定遠獨擋惡鬼攻城那一段非常精彩,但我覺得這樣的細部應該已經是到了極限。而象大石塊砸人、王一通換牢房那些,都已經似乎過散過細了。甚至孫大自己說的熊氏兄弟----立意和寫法都到位了,但是真正的發生在全書快結尾的這個時候,我覺得是沒有必要的。因為這些,其實在之前的幾集裏面,已經有了足夠的表達。而這時再寫,已是重複了。

我這些瑣碎的怨言可能本身也太過細散,不過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表達方式。我只是一個不花錢的看客而已,所謂的情節拖遝,絲毫不會傷害到我的腰包。其實哪怕我是購書用戶,我想我也不會在乎這一點點的我個人眼中的瑕疵。不過我希望英雄志是完美的,至少是我眼中完美的。我想很多其他的讀者也一定希望在他們各自的眼中是完美的。

另外,我自然也希望每年的等待能有所收穫。就像一個餓扁了的人雖然看到一碗米飯會無比快樂,但我想他至少也不會拒絕一頓更為豐盛的大餐的。這是私心,也是常情。這樣的期待,可能不值一分錢,但對於期待著的每個人而言,絕對遠遠大於幾十塊一本的書錢。

所以我儘管是不付費的無良讀者,但希望孫曉還是不要嫌棄我們。
有時候,過於看重一點,容易忽略掉其他的一些東西。

再則,我覺得每次看新一集的英雄志,總有看一本新書的感覺。
這不是褒義的評價,是完全惡意的。我覺得是不是因為每年出一本,每次都要收拾舊山河從頭再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斷續的感覺呢?
不曉得有沒有其他的讀者有跟我一樣的感覺呢?

我沒有寫過像樣的文字,不過我三十歲了。每年上半年卻要參加一次國家的專業註冊考試。每年開始復習的時候,總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進入狀態。哪怕面對的是已經熟而又熟的內容。
推己及人,不曉得孫曉是不是也遇到了象我一樣的情況呢?

或許這些東西是無法類比的,但至少目前我的感覺是這樣。每年都等來的是一本從頭開始的英雄志。這不同于我每年重新看英雄志獲得新感受的感覺,反而而是一種並不愉快的感受----斷續。

還有,我覺得有時候看待評價,心存先入為主的話,是不公正的。
每個人都會從英雄志裏讀到不同的感受,講自己的感受,評論自己好惡,為什麼就成了居高臨下呢?
想來沒有人是來找茬的,就像我,雖然也是不停在無聊批評,可一樣是出於對英雄志的喜愛。哪怕其中夾雜著不認同。
我想沒有人真的是有惡意的,所以真的不必牽扯到太多與小說本身無關的身外物上。比如錢、比如名。
更多的人哪怕是在那裏表達種種的不滿情緒,但希望英雄志能最終成為一部完整的、偉大的武俠乃至文學巨著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啊。
肉麻了點,見諒

其實真正的武俠迷們,港臺我不瞭解,在大陸至少應該是象我這種70年代的人。60後的那一代沒有條件讀武俠,80後的那一代有了太多誘惑,早就不屑武俠了。
70這一代正和孫曉差不多是同代人,要求恐怕也不低啊。不過這堆人在網路上看書的,卻應該不多。反倒是80、90的多的多。
英雄志要在武俠文壇真正站住腳步,要滿足胃口的那批人,恐怕都不是好對付的。
雖說英雄志在新時代武俠裏,地位風頭一時五兩,不過真正要名揚天下,恐怕還是得用心收好這個尾巴呢。

作者: 強者逆天 2007-4-8 00:03   回復此發言

--------------------------------------------------------------------------------

然後鐵桿英迷太平來為我叫屈。

..........我靠,昨天沒上網,竟然錯過孫了

強者逆天看來是學院派之流啊,難怪跟孫有溝通的壁壘.

許多人注重文體的感覺,非要扯到一定文學高度.許多人非要對各種細節把握很多.我相信你們在精神上還沒有站到孫曉的高度,並沒有成為真正的英迷.

我發現我實在無法與這個世界溝通,因為功利,目的性太重,便如如何收尾一樣,非要以一部偉大武俠為目標,非要因為某些東西而去改變本心.我便替所謂走火入魔的溫里安而悲哀,因為他讀者中知己並不多,讀者們只關心著他們閱讀時YY的感受,只關心文學的"前途".

孫曉的憤怒是有道理的.
在盧梭的文章受置疑之後,他也是這種心態.

我承認我是個盲目變態的英迷,不承認缺點.


太平

讀罷這些發言後,我感到更後悔,有些話刺鯁在喉,不吐不快,於是又說廢話了,內容如下:

回講武阿秀:

一、您的書還在河馬處,請與他聯繫。
二、讀者是否匯款給您了?我不希望您蒙受損失,請來信與我聯繫,我的email:sunxiao_taipei@yahoo.com.cn
三、請來信告知您的實際地址,我會在英雄志結局發表時寄書給您。

---------------------------------------------------------------
強者逆天寫到:【立意和寫法都到位了,但是真正的發生在全書快結尾的這個時候,我覺得是沒有必要的。】
---------------------------------------------------------------

很誠實的說,我不知道英雄志什麼時候(哪一冊)會完結。也很坦白的說,正因為想在短篇幅內快速結束,所以才出的這麼慢。

厚度不是問題,長度(篇幅限制)是個大問題,這會壓制小說的生長。我已經裁剪了許多認為沒有緊密必要關係的篇幅,盡可能使視角與劇情結合在一個主題內,這種裁剪也是英雄志發行得慢的原因。

對於這十年的天下,有許多未完竟之處。兩線一邊在前進、一邊在回顧,這是英雄志的寫作難度與讀者的閱讀障礙的基本原因。更重要的閱讀障礙,是因為書與書之間相隔過久了,最初的體驗已因時間而遺忘。重拾下一冊會帶來許多困難。

至於許多下一代的人物,例如鬱丹楓、陳得福、蘇穎超,這幾個人的存在是基於【甯不凡、卓淩昭、方子敬】--------英雄志裏武俠真諦的追尋------武道、俠道與天下國家的抗爭、寄生,同時也是英雄志裏繼承傳統武俠的一個主題。

伍崇卿這個角色,開始時許多人認為沒有必要。他浪費了太多的篇幅,但書寫伍崇卿時,同時也是在寫伍定遠。書寫蘇穎超時,同時也是在寫甯不凡。而他們都寄託在同一個主題下。

身為作者,我不想提醒這件事,當我提醒時,評論就不再是評論,因為他不被我放在一個完全對等的高度上。而淪為【作者與讀者】。但當評論員寫到我的【癢處】時,我會欣喜若狂且對你奉若神明。這時你的許多批判,我會自然而然的接納,因為那是【上天的聲音】。

文學評論不是民主投票、全民亂講,也就是評論的良莠不在人多人寡,有時一個人的聲音,比得過眾生的喧囂。

孫曉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很多人都誤會我了,作者不要阿諛或馬屁,他要的是知音。寫了幾百萬字,孫曉知道什麼東西是用心的、什麼是不用新的,什麼是玩弄文字的,什麼是尋求真理的,一部作品好在哪里、壞在哪里,心裏已有定見,他要的是別人能指出這些優缺點,指出來就會讓他驚歎-----他遇到了一個造詣對等同高的人,他會立刻祭拜之。

關於戰爭:
----------------------------------------------------------------
xuyinxi寫到:孫曉寫的戰爭的確讓人哭笑不得,前面也出現過數次,不知道以後他會不會做些修訂。
--------------------------------------------------------------
傳統的結局會提供你主角、配角們排列陣式、相互砍殺,演義或金派小說都不乏這種情節。我也能寫那種兩軍對壘、奇襲作戰的作品,但這部書是【英雄志】,在後期,它的主角們都已經成長為某些範例類型的人物,一舉一動都有了代表性,寫不出這種代表性、或傳遞不出他們各自身上的【資訊】,這樣的篇幅無法算是成功。

【犧牲小我】這個篇章,以及【京門大戰】的篇章,孫曉都在某些細節上極盡發揮,卻在某些部份上一筆帶過,這些戰爭存在的目的都是為了小說的一個重要的主題:【階級的偽善】、【天堂與地獄】。

許多故事之所以有生命力,正因為許多看似不起眼的小細節描寫,故能讓人感到真實。而許多故事之所以失去生命力,恰也是因為多餘的細節描寫,故會讓人感到虛假。

英雄志是因細節而失去生命力、或是因細節而立足,最終會有一個評價,這種評價會決定日後武俠小說的發展走向,也容我這樣說,【英雄志】的出現可以衝擊目前傳統武俠小說的評論標準。某些時候,你也許必須當它是一部嚴肅的文學作品。因為作者已經將它視為嚴肅的文學作品來創作。

------------------------------------------------------------------------------------------------
仁劍鄭十七寫到:當然,大量優秀小說都是“主題先行”,但如何讓這個主題更易於讓讀者接受,就有很多技巧(對我們記者來說,主題性報導也一直是最難做新聞之一),比如同樣是歌頌英雄人物,我們的主旋律電影和美國大片之間的差距就很明顯。我覺得孫曉現在就存在這方面的一些缺陷,有些情節把主題表達得很好、很自然,但也有一些情節顯得生硬、突兀、不真實,顯得看輕了讀者的智商。
---------------------------------------------------------------

英雄志有一個基礎風格,也有一個主要的命題,這些命題必須由許多小的樂章與樂器合奏與獨奏,有小喇叭、有戰鼓、有二胡(小提琴)、有法國號,耐心看完聽完是一大挑戰,獨立的聽取某個篇章有其局限,但也許可以更加精准地掌握作者傳遞的聲音。

某些文字的說教或許已使許多讀者感到反感,我必須深思,英雄志的旁白是否走到了【說教】這一步?

我認為的【說教】有下列篇幅∶

1、對【強者生、弱者死】的競爭法則的總體輕蔑,見於英雄志【十七】天之正道,陸孤瞻與朝廷眾將勸降;
2.對國家的譏諷,見於英雄志【十九】王者之上,唐王爺登基;
3.對【大我集體性】的反問,見於英雄志【十九】,犧牲小我;
4.對【天下國家】的泣血控訴,見於英雄志【二十一】,熊傑之死

好萊塢大片,無論是【搶救雷恩大兵】、或是【殺無赦】、【教父】、【四海好傢伙】、【前進高棉】……我都深入的看過,至於我是否到了矯情的地步,作者自己也時時警惕。

有些篇章,例如二十一裏的孩子,其實是兩個轉調。

第一幕,北關勇士面向一千萬人。考慮十九冊的【犧牲小我】、二十一冊的【正統軍】,北關勇士是弱者。

第二幕,小孩孤身面對北關勇士,考慮二十一冊先前的描寫,他又是一個弱者。

在創作時,腦海裏有這兩大場面的對調,如能以電影手法展現,單是這個鏡頭,它就能替我說出千言萬語,帶來一種破除【文字障】的感動力。

文字有它的極限,許多作家都明白。寫了一萬字,仍然無法讓你知道玫瑰花到底長什麼樣,但它可以讓玫瑰花的存在更為人所記。
--------------------------------------------------------------

經過了一夜深思,我必須檢討以下:

一、如何盡可能讓讀者一氣呵成讀完一部主題嚴肅的作品?
二、儘管使篇章間相互連接,但這種努力顯然是不夠的。我必須使篇章間的轉換更加容易。

熊傑(伍定遠線)、唐王爺(楊肅觀線)、陸孤瞻(秦仲海線),餓鬼(四大主角)、王一通(四大主角),當然,我可以這樣反問,失去這些人,主角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我寫陸孤瞻的時候,同時也在寫秦仲海,我寫熊傑的時候,同時在寫伍定遠,這一點,我也想請求一事,當你書寫評論時,你們必須公正的對待我。

許多朋友告訴我,怎麼樣可以更好,如何使主角突出卻又能納入配角,但若耐心看過那些世界文學長篇的人,會知道我所做的努力。這個故事的結構已經過深思的配置,且精心的反覆修剪調整,它才能達到目前的水準,在有限的時間裏,這已經是一個極限。我若重改,必須要推翻全部的成果,除非再花十年,我不確定我能作得更好。

英雄志確實是一部巨大的作品,能操作這樣巨大的作品,一個人需要的技法與修改的耐心是極可觀的。不敢說自己是否達到了水準,但確實努力趴在前人的肩頭上,我知道過去的大師們是如何使用他們的技巧,嚴格駕馭他們超過五百名以上的角色,我所幸運的是,我能在他們的基礎上反覆思索【英雄志】的走向。

我不確定目前的作家如何期待自己,尤其是越來越多十三、十四歲的人都在寫作了,他們寫作時心裏想到誰?想到在桌子底下找鋼筆的老杜?還是參加party的【後現代名流】?我想,在我這一代的人,如果他真正把寫作當成一回事,他寫作時會想到屠格涅夫、契科夫、雨果、有時他們也會想到誤入歧途的高爾基,以及嘲諷下筆的吳承恩。這時他就會生出警惕,並更努力去尋找自己的身影----在滿天繁星裏自己的位置。

坦白說,當努力無法使具有水平的評論員見到,這就是【心肌梗塞】的原因。我已經失去了市場,我更不願意見到我的努力白費,這使我有口難言,更多的往臉上貼金只會使自己更加被人嘲弄,所以失態了。

我接受∶【讀者會失去閱讀耐心】這樣的說法,但不認可∶【文學評論者會失去耐心】這樣的看法。

一個市場的興衰,取決於評論員的存在。當評論與導讀健全時,市場就能向前走。也會有人前來投石問路,參與這個創作市場。

武俠之所以被稱為【不入流】,是因為純文學的自許清高以及與武俠劃清界線的結果,這使武俠永遠得不到真實文學上的地位與輿論的關注,評價金庸的人多半都帶有高度的娛樂性與市場性,他們不會像評價劉心武那樣嚴肅認真的評價金庸。這是武俠的逃避,也是武俠的悲哀。它永遠不被認真嚴肅的對待。

英雄志的主題是嚴肅的。我不確定這本書日後能否廣為世人所知,事實上我已經放棄這種想法,但正因這種放棄,我更不願意容忍我的小說失去知音。事實上很大一部份的創作動機,已經是為知己而寫。當知音再也聽不出我曲調的意義時,我會收起我的琴,回家種田去。

這個部份我非常任性。也是如此,才能持續不懈的創作,也才有了昨夜的失態,請原諒這種狂妄。但也請各位評論員記得一件事,若有朝一日降臨了一個文藝復興的武俠新時代,這將不只榮耀許多寫作者,也將榮耀當代的許多評論大家,你們的董狐之筆會影響許多人,那份文字的力量絕不下於一個創作人。

孫曉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孫曉讀者聯誼會】https://www.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X6207220



註冊時間: 2005-11-27
文章: 527
來自: 江苏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3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本来想说点什么

看来还是算了
介绍一个代理网站(在线)

http://www.9i7.cn/


随便用用吧


X6207220 在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53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4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白癡也看得出這段話的暗喻,意思是「想要評價你老子,先去多讀十年書吧,幹」,反正狂到瘋癲的地步了。之後一位未署名的網友回了一段,吸引了我的注意。內容如下:

孫大對於陀斯妥耶夫斯基的描述,似乎有文學化的嫌疑。

陀斯妥耶夫斯基生於1821年,卒於1881年。在1866年,他因為需要儘快寫出中篇《賭徒》以應付出版商(否則他之前的作品版權就要賣給這個出版商),聘請了年輕的速記員安娜(20歲左右)。安娜與老陀是有緣人,《賭徒》寫完之後,他們很快就結婚了,而安娜也就成為了第二任陀思妥耶夫斯基夫人。

我看過一點安娜的回憶錄。在這之前,老陀生活得確實不好,生活上一團糟。但安娜善於打理生活,而且悉心照顧老陀,老陀從此生活得不錯。而他的很多巨著,包括《白癡》《群魔》《卡拉馬佐夫兄弟》,都是
在與安娜結婚之後、生活上較為穩定的時候,完成的。

看到這些名字,我又亢奮了,於是更加瘋狂,寫了些東西,內文如下:

首先再道歉一次,針對發文的十品客觀兄。

這篇評論其實中肯客氣,遠則文學城時代,猛龍過江、毒舌出洞,鑽得老孫七竅生煙,氣得拂袖而去,近則有諸多殺手,圍繞此站,暗器飛鏢、正攻側擊,招招向死裏去,相形之下,十品客觀兄客氣之至,建言多於批判,只可惜遇上老孫黴氣沖天之時,於是他也跟著倒楣了。

為何倒楣呢?近日北京一行,得知了許多電視劇的消息與內情,心至急,卻又苦無著力之處,臺灣總經銷方面又有許多庶務未結,款項拖延,看到數百頁的二十二冊,放下提筆、提筆放下,心裏一股茫茫之意油然而生,大歎作家難為,百哀齊至,不知何日苦盡矣,陡見此篇評論,於是如瘋狗撲襲,狂咬一通,扯住褲管不放,咬得十品客觀兄大呼倒楣,盼他見到我的瘋言瘋語,一笑置之。

關於盧雲嫖妓,個人認為盧雲若去妓院,肯定不嫖,反而會苦勸妓女從良,最後必娶之回家,甚或同娶數名,概風塵女子大半身世可憐,盧大俠英雄偉業,一旦惻隱心動,豈能不盡數救之?只是籌措贖身銀兩所費不輜,盧雲又非【運神功打人】之類,如何與老鴇談判,恐怕又是一大難題也。

這部份很有趣,可惜英雄志篇幅有限,且顧倩兮隨時會從背後現身,盧雲若想從容進入妓院,恐有難處也。

英雄志主題嚴肅,但不代表內文也是【崇高嚴肅】,作者本人生性詼諧,品味底俗,所以文章裏開口X爹X娘,這是個人品味與性格使然,讀者莫怪也。

細節的描寫,日後我會注意,謝謝各位的提點,我不確定我能做到多少,最重要的還是【自圓其說】了。

關於老杜的部份,這裏聊聊。

十九世紀盛行的【現實主義小說】,很大一部份為社會主義奠定了厚實的文化基礎,人道主義的雨果,其實也有【左派作家】的特色,甚至連契科夫這種上流人物也帶有人道主義精神與改革批判的色彩。

反正,社會主義是那個時代最重要的理想,差不多喊得出名號的知識份子都從左翼的角度來思考問題。他們面臨的社會形勢是險峻的。

到了二十世紀,工業化越發快速,社會革命也實現了,無論冷戰的哪一方,【民主萬歲】與【政治正確】以及【意識形態大正確】也同時達到了極點,冷戰過後走向【世界化】,於是知識份子也迷糊了,開始出現了後現代的虛無主義,也在這時期,由於長期政治正確的諾貝爾獎找不到繼續搞政治正確的目標(蘇聯瓦解),於是開始搞同性戀萬歲與反種族歧視的遺骸。這時普遍的創作集中在酒吧裏二男一女或三女一男的太富貴而迷惑的神秘故事。但更普遍受全世界歡迎的體裁仍然是【小貧努力賺錢而成為大資】或【小人物努力練功而成為超人】的勵志故事。

總之,十九世紀普遍以左派意識形態來作為一切問題的解答,這種刻意把世界簡單化的時期過去後,二十世紀後又把文學的視角集中在民主萬歲政治正確與文學技法的玩弄上,同樣又出現了把【世界簡單化】的思惟,只是從左換到了右。到了二十一世紀,差不多喊得出名號的工業化國家都累了,左右的理想也都徹底破滅了,他們的創作者延續上世紀的頹廢態度與虛無主義,把那些已經寫爛的體裁再用古怪的方式重寫一次。

對於政治正確,我不多說,不然很快就要買機票去南極,那裏很冷,而且沒有印刷廠,我無法和企鵝爭奪魚肉。除非有一天我實在太爽利而可以胡說八道,不然我想還是安靜點好。

無論如何,我都確定一件事,當所有人都在罵一個人是壞人時,我認為那人肯定是被迫害了。不然不會所有的人一起罵。要知道世界上有男人有女人有敵人有好人有壞人,他們不分黨派、不分左右一起罵,這種情況非常特殊。這時我就會仔細研究這個例子,然後總會找到極神秘的事情。

我就是基於這樣的理由開始研究永樂大帝的,後來就開始寫【隆慶天下】。我很高興地聽說內地最近開始流行出版【明史】,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從更深層的角度理解漢人最後的王朝。而不是一直用辮子來思考問題或是說【工業革命為什麼沒發生在中國】那種奇怪的想法來看待自己的祖先,這可能是因為你家的車一直在污染空氣,弄得春天比冬天還冷而冬天卻又比夏天更熱,使你的腦袋不清楚了。你如果因為太少碰論語孟子而不停說【道德文章是屁】而一直把腦袋放在鴉片戰爭自強運動時代的那種崇拜西方的想法,你很快就要問【為什麼農業革命沒有發生在中國】了。因為冬天太熱而夏天忽然很冷,我們過年時都要全家裸體流汗吃水餃了,而且水餃一個十塊錢人民幣,比一桶汽油還貴。另外你深信的超高級西方科技文明有時候沒什麼用,他們甚至沒辦法治好我的腳臭問題,我的腳一直脫皮而且很臭,愛因斯坦也無法解決。

國魂前傳(保衛朝鮮),會是孫曉這個瘋子第一部奠基於真實歷史的武俠小說,它將為國魂三部曲暖身。第一部是國魂1643,最後一部是國魂1894,為了這一套大書,孫曉這個壞份子這趟赴京,特別去拜了崇禎皇帝上吊的那棵大槐樹,並且因為看到國民黨為大明崇禎立的碑文而在樹前哭了一回,後來看到路人嘻笑指點碑文,忽然覺得自己不只是一個亡國奴而且是雙重亡國奴所以哭完第一回又哭第二回。反正關心孫曉創作的朋友可以拭目以待,我保證寫出那種讓【賺錢玩女人科技集團】震動的文章,這就是我認為的【罪與罰】。

由於我的經濟收入並不是太好,吃羊肉串都要考慮,因此在現階段寫國魂,我可能會活不過五十歲,為了使自己有食物可吃,我將先以較有武俠風味的【隆慶天下】以及具有電影改編潛力的【現代武俠三部曲】來搞錢,雖說是搞錢,但【現代武俠三部曲】仍然要罵光所有現代的中國人與臺灣人還有那些海外華人,我最愛罵人,罵得張麥可與陳查理全面爆破。你若不看就真的十分可惜了。

反正---或是說我相信----我應該不會因為選擇寫作而成為路倒屍,各位也不會讓孫曉窮到被迫賣出老屁股的地步,所以看到你們的鼓勵,我又充滿勇氣回去寫作了,我要趕快寫出很好看的大結局,讓大家都願意掏腰包買一本回家,這時就能暢所欲言的去寫【隆慶天下】。

我因為太興奮又開始胡說,我今年目標是把【英雄志】與【隆慶天下】全部寫完。謝謝大家長期的支持與關懷。

孫曉

然後網友「靈吾玄志」生氣了,他如此回答:

關於盧雲嫖妓的問題,我不贊成你的回答。

關於你對人們一般價值觀與歷史觀的批判,我幾乎不贊成,但我暫時是沒能力反駁了(重要是你說的那些工業革命之類的問題),當然我也贊成對自己的歷史保持敬畏。

最好拍點mp,你的武俠天下第一,繼續寫下去,寫黃色我都喜歡。

我一直以為孫曉妄圖批判與重建的東西,至少在大陸,都不是主題。
八十年代的全盤西化往往是對現實的文本策略,從學理上說自然是淺薄的。

最後,我希望孫曉不要嘲諷愛因斯坦,他代表的不是你所謂的高科技。
我這個淺薄的人對西方很有好感,絕對大於{道德文章},並不是因為西方技術讓我們今天上網,解決我腳臭問題。

老實說鄙人對工業物質文明的敵視覺對超過你,但偉大的愛翁,代表的另外是的東西。

同時有一位成都的朋友「愛吃成都香辣蟹」,對西化政策提出他的想法:

工業革命沒發生在中國本來就怨辮子和那些滿清皇帝。

閉門鎖國,把西方的新思想新觀念視為洪水猛獸,明清實行八股取士,崇尚四書五經,鄙視科技知識.當時的經濟基礎不支持工業革命的開展.

西方領先中國,跟西方學有什麼不好?美國依然強大,當局反對西方是在政治制度反對,因為民主等會損害到當局。在經濟上很嚮往西方,因為重商可帶來稅收。

之後,我寫了一大篇東西,空前的具有爭議性,但沒有膽量貼出,因為實在太消耗時間了,同時也得罪兩岸太多人,甚至連新加坡也得罪了,最後實在不敢貼文,就來這兒胡扯自慰一番。

「世界上最迷信科技的人,就是二戰時代的希特勒,因此他才會選在六月六日出兵,他那麼相信他的摩托車可以打破大自然的規律,所以他要在同一天攻打俄羅斯,藉此羞辱拿破崙。」

「希特勒自殺了。」

「很多人對科技的信任,以及對「XX」(爭議----略-----),這種信任,甚至是信仰,都讓我想到了「迷信」兩個字,一如希特勒迷信他的坦克車。」

再來就不敢貼了。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孫曉讀者聯誼會】https://www.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傲笑憐



註冊時間: 2005-11-22
文章: 1121
來自: 陋山寨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4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汪!野狗終於出現了 Twisted Evil
_________________
QQ:2264826076
微信:wxid_8840908408421
mail:tt0407@gmail.com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X6207220



註冊時間: 2005-11-27
文章: 527
來自: 江苏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6:5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竟然被卡住了

看来真要减肥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傲笑憐



註冊時間: 2005-11-22
文章: 1121
來自: 陋山寨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7:1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國魂三部曲?
第一部是國魂1643,最後一部是國魂1894
第二部是啥?
_________________
QQ:2264826076
微信:wxid_8840908408421
mail:tt0407@gmail.com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17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07 10:4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藍郡 在 星期三 十月 30, 2013 12:15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illyenillye



註冊時間: 2006-04-14
文章: 289
來自: 中国·北京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07 2:2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中了毒,三天上不了网.

俺是个左右摇摆的人.

看第一文,感觉,似乎是这样的,因为很多细节我也无法想象,有些东西违背我的常识,造成我代入感的破缺.老实说我仍然很介意勤王军的失败,真的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南京大屠杀还是奥斯维新,不可能没有暴动,也很少可以真正的暴动成功.

但是看了第二文,感觉就是,管他娘的,老子表达出了俺想表达的东西,成不成天说了算.

后面的东西就很多是拜读了,因为几乎不了解.

"迫害"一说令我心有戚戚焉.去过某些地方,不论我说什么招来的就是无止境的谩骂.让我深刻了解到无论这个世界到底是黑还是红,是蓝还是绿,政治上可能有上下左右前后,但是人性仍然只能还是那个人性.甭管婊子身上穿的是什么,她还是个婊子.

而思考过这种所谓"迫害"之后,俺发现根源似乎就是那个"迷信".但这在逻辑上又是一个死结.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迷信些什么,而迷信是不对的,所有的东西都具有正反两个方面,那是否是在说,我是在迷信"矛盾"?就象我说没有究极的真理,但是这话本身已经作为我的究极真理一样?凭什么说,我迷信的东西就好,别人迷信的就不好呢?那又凭什么说,上一句就是有意义的诘问呢?

迷信科学是值得商榷的,迷信宗教也是需要斟酌的,迷信政治前需要三思,操,那我究竟该信什么?

管他呢,天知道,反正至少我还有书看,孙大的书,还是有人看.想那么多干吗,知音那么好找,俺早就是一方领袖了.
_________________
俺一不小心也他娘的成了写书的人,免费,却没人看!!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Julian



註冊時間: 2006-01-18
文章: 19
來自: 台北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4, 2007 12:33 pm    文章主題: 孫大"一肚子悶氣"啊 引言回覆

孫大真是滿腹委屈啊,吐出的東西還真是驚人
換個角度想,沒有這些"游擊隊"偶爾撩撥孫大,我們哪有辦法看到孫大暢所欲言?進而欣賞一些好文字?

另類思考啦
_________________
睡覺東窗日已紅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IM Address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Julian



註冊時間: 2006-01-18
文章: 19
來自: 台北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9, 2007 1:15 pm    文章主題: 天命 引言回覆

昨再翻21瓊芳在北京城外樹林和倩兮對話的一段,直覺覺得寫英雄志,不,應該說武俠創作,是孫大的天命吧,一路走,一路碰,就是要看看會是什麼,不寫也不行的.
到如今,撒手會是什麼?
該孫大做的,別人想做也做不來
這該是天命吧
[倩兮和盧雲難怪會被孫大排在一起,主角投射潛意識作祟]

可秦仲海,楊肅觀,伍定遠,哪個不是被孫大寫的血肉具存,躍出紙上?可這些人物應該和孫大的性情大相逕庭才對,所以,
才情是答案吧,上天給的才情,上天讓你不寫武俠很痛苦,
套句[齊天大聖東遊記]裡朱茵說的話,"上天說的,最大"
_________________
睡覺東窗日已紅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IM Address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闲人



註冊時間: 2007-02-27
文章: 1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9, 2007 5:2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刚看完21
乱七八糟头晕脑涨眼睛发酸
一会儿想哭一会儿大笑
估摸是疯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felix



註冊時間: 2007-05-01
文章: 2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02, 2007 11:5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只想說一句話:英雄志企圖闡述的主題實在是太龐大,即使如田中芳樹這般的拖戲大神也有所不及。所以,10年寫出一本小說,實在很正常…誒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awakening



註冊時間: 2006-05-26
文章: 2846
來自: 加拿大多伦多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10, 2007 10:4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This article made me sad, and I want to cry. Before I cry, I have a confession to make.

A real hero lives in an age of internet, a period of confusion caused by information explosion. What is worth reading is not taking seriously any more. The hero faces a bunch of shallower, ‘addicts’, arrogances and disbelieves. This is not sad at all. The sad part is that the hero is trying to wake them up. He is getting less recognized than he has been expected, but he is a real hero. A real hero never quits, so he fights. The more he fights, the more disappointed he gets. He bruises and bleeds, and hence shortens his life by fighting harder. He strongly believes his value but he knows that he would probably not see his glories in his life. This is none of my business so I should not be sad. However, I have been taking advantage of his charities, and I have been paying nothing to enjoy reading his 10 years writing – Heroes’ Will. The saddest part is that I would like to pay back but I can’t right now. If you can, please do the right thing to the hero.

I learn the following song when I was in desperation last year. By sharing it, I would like to support the hero’s free will.

Last Dollar – Tim McGraw:

1,2,3 like a bird I sing, cause you’ve given me the most beautiful set of wings and I am so glad you’re here today cause tomorrow I might have to go and fly away.

Hey!

Well I am down to my last dollar and I’ve walked right through my shoes, just a small reminder of the hell that I’ve gone through, but look at me still smiling as I’m wondering what I’ll do, since I ain’t got nothing I got nothing to lose!

Everybody say Hahaha hahaha

All my friends are always giving me watches, hats, and wine that’s how I know this is serious that how I know it’s time, 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things that I don’t have cause if I ain’t got nothing I got nothing to hold me back!

And 1,2,3 like a bird I sing cause you’ve given me the most beautiful set of wings, and I’m so glad you’re here today cause tomorrow I might have to go and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There’s nothing that’s worth keeping me from places I should go, from happy-ville to loving land, gonna tour from coast to coast. I am leaving everything behind there’s not much that I need. Cuase if I ani’t got nothing, I am footloose and fancy free!

And 1,2,3 like a bird I sing cause you’ve given me the most beautiful set of wings, and I’m so glad you’re here today cause tomorrow I might have to go and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fly away.

Look at me so free, nothings holding me down!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精華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1頁(共2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