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歲末圍爐:英雄志最新進度(試閱,簡體下)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討論區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unxiao孫曉



註冊時間: 2006-01-04
文章: 729
來自: 講武堂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二月 08, 2018 11:41 pm    文章主題: 歲末圍爐:英雄志最新進度(試閱,簡體下) 引言回覆

=============================================================
全文八千一百一十七字。上文对接人在山门的杨肃观,内文有一段视角转换,必须看过全文才能明白我的写法,读者会有些段落不易把握,此处还请包涵。

这部份是去年十月完成的稿件,定稿不久,未来文字还会再做调整。为免泄漏主要剧情,内文部份文字以XX代替,立储大典情节紧凑,惊涛骇浪,担心影响读者日后阅读的新鲜感,我始终无法下定决心提供试读。这次略做尝试,其中不足之处,盼读者谅解。

此外,基于法印在立储里颇有戏份(苍天有亟第六章、万方有罪第六章),上开内容对读者日后阅读英雄志结局有一定的影响(因读者已知法印真实身分),建议阅后即忘。

这里也聊一下英雄志。

暌违十年的英雄志大结局,其实可以视为一部百万字的长篇作品。

从正统皇帝坐上寊榻,凝视立储会场时,英雄志的天下就揭幕了。内容包含朝廷的三次裂解、立储七战、乃至朝廷怒苍的对决,京城内外的动荡,以及观海云远四位主角和新一代人物的悲欢离合,在这个包罗万象的百万长篇里,秦仲海与「XX京」的「邂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当然,「XX京」在结局里是有重要作用的。

我之前曾经释放出「水神谣」,很多读者对内容大感不满,无奈水神谣本身是一个「开场」,下面一章就是「围城」,渐次带出整个朝廷,使用的新手法是必要的尝试,因为「水神谣」其实也是苏颖超在故事里的结局。

英雄志已经发表三百四十万字,能写得这么长,一方面是因为故事主线本身长达十三年,人人都由壮年进入中年,此外,观海云远的视角还不断变化,随着剧情进入新的时空(正统年代),下一代人物也逐步登场,例如早在第三册就出场的琼芳与苏颖超,以及第二部才出生的阿秀与华妹,分别成为第三部的大角色。

一部作品要想让下一代人看,总得多花点工夫,哪怕这个工夫一时半刻里不会招到好评,但该做的还是得做。「水神谣」是个例子,英雄志第十九册里的「牺牲小我」也是个例子。该章初发表时,评论有两种,一种是说「干什么花笔墨写这些无谓的战争场面」,他们认为英雄志该照着单一主角的收尾方法,把观海云远的爱恨情仇仔细写一写,便可收场,这才是「主线」,这类读者姑且可称为「传统武侠派」,他们认为武侠不要涉足太多其他领域的事,因为「传统武侠迷」不关心。另外一派是新世代,他们不会高高在上的指点作者的创作方向,但他们一定要「精彩」,于是欠缺两军高手大爆炸场面的「牺牲小我」,成为「闹剧」。他们指出勤王军太弱,简直不堪一击,让人气得要命。但多年以后,新读者接触到「牺牲小我」时,大家都看得笑了,明白那是一种黑色幽默。

真正的高手大爆炸,是怒苍好汉云集阜城门之时,你会看到「镇国铁卫」加上「正统军」,与怒苍好汉的正面对决。那些打斗高潮迭起,节奏明快,对一部将要收尾的作品来说,作者负责任的做法是「写好」,而不是「写完」。总之,英雄志当然会在故事上取悦读者,但那不是廉价的取悦。

不只「牺牲小我」,十七册「天之正道」里的「回家」也一样,初发表时,读者在网上留言表示,「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以后觉得很好笑」,大部分的老读者看完后也没有什么特殊表示,但若干年后,据说有人流着泪把它看完。

「回家」是卢云终于返回京城的那一幕,他在热闹的京城里狂奔,呼喊着过去的每一位朋友和敌人,安道京、江充、卓凌昭,任何一个敌人现身都好,因为在这个熟悉的京城巷弄里,卢云再也找不到一个他认识的人,那个元宵夜,天下已经遗忘了卢状元。然后,更激动的剧情一直跟着卢云,写到了「章台柳」,卢云终于被迫回顾了自己的一生。

各位并不知道,2004年,「章台柳」初发表时也是受到批评的。

说到心灰意冷,我自己印象最深的,是英雄志第十四册「正统王朝」里的「正道」,该章的标题叫做「败战将不死」,记录了卢云和顾嗣源在风鸣楼的对答,初发表之时,网路评论这样说,「不为君,不为民,那要为什么?」读者对此零评价,我看了以后也不知如何回答,料想要永远沈寂了。五年后的某一天,我忽然发现「正道」两个字一跃成为英吧里最具象征性的标记,宛如卢云额上的伤痕,成为下一世代读者心中的烙印。

英雄志剧情的新酝酿,是在第十八册「吾国吾民」,开章出现了「王一通」,藉由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正面写出第三部的新时代。我姑且称一通大哥为正统朝的「总意志」。其实王一通也是一个惨遭传统派痛批的「无谓角色」,传统派认为少了一通大哥,英雄志会更好。王一通占据了观海云远的篇幅,王一通阻碍了主角们的爱恨情仇,老派读者恨之入骨。但其实「吾国吾民」只算伏笔,到了「王者之上」,英雄志才真正完成大段落对接。伍定远变成了读者陌生的大都督,杨肃观则以修罗王的身分隆重出场,秦仲海更是隐匿百变,他一下子是荆州战场的怒王、一下子是万福楼里的不速之客,甚至还是阿秀眼里的铁脚大叔、最后他才再次成了我们熟知的秦仲海,差别只在沧桑桑田,满头白发。

英雄志第三部需要写出一个新时代,然后一点一滴的把旧人物烘托出来。他们是我们早已熟悉的观海云远,但他们活在一个我们不认识的新时代里。这才是真正需要笔墨之处。如果作者笔下的新时代和景泰朝一模一样,那主人翁们又何真之有?那些五味杂陈、乃至由衷的泪水,又要从何而来?

英雄志如果不是自费出版、就不可能照着自己的意思写下去。但市场真能接受吗?说句真话,大环境没有善待过我,我见识过什么叫残酷,我每一册作品都当成是职业生涯最后一部来写。什么互联网、电子书、报刊连载,全都与我无关,自出道以来,我走哪算哪,一切随便,但我知道,我一定会完成英雄志。

各位已经看到了,作者在创作时全力维护作品本身的架构,不因外界的评价而动摇,这才让英雄志维持了生命力。伍崇卿曾被诟病为「走题」,苏颖超也被视为多余,但我会让他们的戏份照预定计画走完,一点不多、半点不少。传统的连载作品不允许这样做,为了讨好群众,他们习惯把视角完全集中在「收视率」最高的主角身上,但一来英雄志没有广告商,二来实体书销售量就那么多,反而可以让我照着初衷,完成一部我想要的作品。

话题回到小说,在英雄志里,随着时空的转变,每个主角也都在变化,说起来,杨肃观和秦仲海这对「亲兄弟」的转变是最大的。大到连他们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秦仲海的转变并不是因为肢体残废、落魄江湖,大家也看到了,即使变成了废人,秦仲海还是秦仲海,当他由强者沦落为弱者时,他仍然活泼泼的向强盗磕头,欢乐陪笑,大方讨饶,但当对方仍执意要杀他时,他就露出了真面目,他还是那个秦仲海,他杀了一堆人陪葬。

秦仲海残废后始终没变,在最苦痛时,他就跳下黄河,游向遥远的对岸(重建怒苍),因为那里有「马孟起的凉州、刘邦的关中」,秦仲海还是秦仲海,即使肉身已失,心中的火焰仍然不熄。秦仲海真正的心理变化,是从卢云离开怒苍的那一夜开始的,当了五册的「怒王」,两册的「铁脚大叔」,一直到这章「XX京」,秦仲海才真正拿回了自己的视角。

这回围炉,我为何选择登出这一章?而不是其他主角的章节?因为嘻笑怒骂的秦仲海回来时,英雄志就真的回来了。(当然也是因为剧透相对最少)

和秦仲海比起来,以杨肃观为视角的篇章几乎屈指可数,他的心理变化也很难透出,但从情节里可以看出来,在第十四册「正统王朝」里,杨肃观就已经「顿悟」了,其后所有复辟的剧情全都由他发动,当他下定决心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拦阻他,第二部最后一幕,所有人都倒了、降了、顺从了,偌大天地间只剩秦仲海一人能和他抗衡。但杨肃观的心理状态并非如外表那般简单,在二十三册「苍天有亟」里,随着朝廷的天崩地裂,阿秀再次见到了杨肃观,读者也会看到修罗王的另一面。

天绝圆寂后,杨肃观就此埋葬了自己,迈向了修罗之路。作为复辟的发动者、正统朝的守护者,他的心路历程与身世一样惊涛骇浪,不到结局时,读者不会见到全貌。但那并不是卖点,英雄志的主题在于它的过程,以及主角们面临种种艰难际遇的特殊反应。

说到主人翁的外型,英雄志外型变化最大的主角是伍定远,后期他连头发都稀疏了,而他的内心也备受考验。在小水滴那一章,他又一次面临了「八十三」,但这回没有卓凌昭和江充来让他扮演悲愤孤臣,轮到他了,这回轮到伍定远担任被告。伍定远身分不断变化,行为也充满矛盾,但其实在作者看来,伍定远整个人几乎毫无改变。几十年下来,伍定远永远接受着束缚,不管是陆清正、柳昂天还是正统皇帝,总有人骑在他上头,给着一些让他困惑不已的命令。然而追究内心,他永远是那个艳婷嘴里的「苦力大叔」。

伍定远,终身不改其志,他一直是那个伍捕头。连那个铁手套也充满斑驳。然而时代在改变,伍定远最终也不得不变。

聊到伍定远,就不能不谈艳婷。

「苍天有亟」里,当朝廷面临第二次大裂解时,艳婷终于出手了,这一章叫做「筷子与手」,她有着大量戏份,读者会清楚看到艳婷的变化,其实她还是当年的艳婷,所有作风都一样,只是那些「特色」由少女的潜伏期变成少妇的高峰期而已,那一章也有艳婷和伍定远的感情戏,足以透露出两人微妙的内心。简单说,当艳婷支持伍定远时,伍定远是所向无敌的。

终于要说到卢云了。压轴最后,是因为今天是送灶日,所以要多聊一下卢云。

卢云是英雄志的第一男主角,也是英雄志里最受笔墨关照的英雄。他其实没有任何丰功伟业,除了求职碰壁、考试落榜、被人打得尿血,以及当过一个土地公等级的小官以外,他这生一事无成,仔细看,卢云这个第一男主角只有一件事值得书写,那就是他出手救了阿秀。

看惯了抌救地球、抌救全宇宙、抌救全人类的各种斯巴达、斯密达故事的各位,一定会问,别人的英雄都解救全宇宙,而且救完美女后总是送入养殖场,深得举世称赞,怎么我故事里的英雄就那么废呢?只是为了一个婴儿,而且还救得那么难,多少次都哭出来了,甚至还向敌人跪地求饶,乞求开恩。简直像是废人一样。

和那些动辄抌救数十亿人数十亿次的超级英雄相比,卢云一点也不起眼,不是吗?

这段「最后的旅程」之所以值得书写,其实恰正是因为卢云很弱,而他又做到了。在那个生与死的抉择关头,他用自己的状元顶戴与人生,交换了一个小小婴儿的生命。他守住了最初的约定。

任何事情都有成本与收益,卢云的代价是美好的人生,但他有什么收获呢?是为了「士为知己者死」吗?在「万方有罪」里,经由伍崇卿之口,卢云才知道他在柳昂天心中的真正位置。他和柳昂天并不亲近,两人间从无约定,柳昂天更不会交付他任何任务,那他为何还要以命换命保护柳家的小婴儿?莫非是为了遵守七夫人的付托?可追根究底,当年七夫人是把孩子藏在密道里的,卢云根本不曾和她对答过,何来什么嘱托?

就算是为了七夫人,到达怒苍山后,卢云已算完成使命,他只要把阿秀交给秦仲海就可以了。剩下的事与他无关。他只要蒙混过去就可以了。但是,卢云还是冲出去了,他独自带着阿秀和朝廷万军对决。对一个曾被皇帝钦点深爱的状元爷来说,这绝不是明智之举。

卢云究竟为什么那样做?撇开小说当时的情境,他这样做,合理吗?

2005年,在创作王者之上时,我想找一句话来传递卢云所有的想法,我反复尝试,不得要领,某一天,我改着章台柳时,忽然就写下了「最初的约定」。我发现在那段旅程里,原来卢云一直有个想象中的倾诉对象,那就是二十八岁离开扬州的那个雨夜、站在身旁为他撑伞的顾倩兮。

在那段旅程里,卢云只是和自己做了个约定。

在传统单一主角的武侠作品里,绝大多数的传奇都是第三人完成,而后口述记载,这才送到读者面前,至于男主角自己,通常不必做什么艰难的选择,他们只是被动的受害者。但这一次,卢云不再是第三人,那些事也不再是什么前尘往事,卢云以第一视角跳下了大海,在狂风暴雨中游向了彼岸。他没有超人的武功,也没有超人的运气,在写实的逃亡过程里,他的所有颤抖与怯懦都暴露在读者眼前。

卢云最后失去了青春,和萨魔一起坠入了水瀑,下落不明。在第三部「业火魔刀」里,卢云终于回到了读者的眼前。琼芳带着他离开水瀑,当时卢云已经四十多岁了,他老了,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朋友、爱人与敌人,孤独的回到京城,然而在「章台柳」里,当他再次看见他人生曾有的梦想时(顾倩兮),他如此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最后的旅程,最初的约定」。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英雄故事。

何必抌救什么宇宙?何必搞什么外星人入侵?在那当下,哪怕人类就此灭亡,哪怕地球当场爆炸,人类也证明了一件事,我们可以成为神。

用机率来看,人类大概不会因为彗星撞地球或火山爆炸而灭亡,但人类这个种族极有可能因为相互保证毁灭而灭亡。你说,谁会毁灭地球?金正恩吗?我跟你讲,别扯朝鲜,仔细看看你的周遭,看一看那些被规则抛弃的输家。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早已深恨这个世界,恨之入骨,恨不得这个世界早点灭亡。你跟他说,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了,人类终于要完蛋了,我告诉你,真有那么一天,你说不定会发现身旁竟然有人嘻笑出声,欢呼着巴菲特和他有着一样的命运。

如果人类的文明是值得珍惜的,是伟大的,就会有人出面保卫它,为它放弃自己的生命。哪怕是徒劳无功的,还是会有人赌上全部。但如果人类的文明是奴役的、欺骗的、压迫的、伪善的、穷人一家十口挤在垃圾堆里的、巴菲特午餐拍卖价一百万美元的,然后那些号称人类良知的记者、传媒、知识份子们欢欣鼓舞、击掌相庆,高呼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制度」、「历史的终结」,试问这样的地球该怎么形容?借用最近流行的一句话,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hit Hole World」。

我们人类该怎么抌救自己?

我想,这种问题还是别去找雷神索尔,去问卢云。

只要这世上还有人记得最初的约定,人类这个种族,就是有希望的。

文章最后,本想聊一下过年,增添喜气,但花莲却发生了大地震,至今人心惶惶,对许多人来说,这个年势必过得相当艰辛,在此只能祝福大家岁月静好,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就是福。

=============================================================
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光臨【英雄志作者微博】https://weibo.com/32184340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wakening



註冊時間: 2006-05-26
文章: 2852
來自: 加拿大多伦多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二月 10, 2018 12:30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是的,这是一个好人难做,劣币驱逐良币的草但时代。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希望的守护者



註冊時間: 2009-12-07
文章: 30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二月 10, 2018 12: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路过 Very Happy
_________________
我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英雄志討論區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