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短篇武侠】《武林边缘》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11:48 pm    文章主題: 【短篇武侠】《武林边缘》 引言回覆

《武林边缘》
文/朱九渊

1.
师父四十岁开始素食打坐,渐渐剔除身体上多余的血肉,眉目慈悲,肩胛骨像一把突起的刀,他越来越像一个上辈子就坐在那里的老和尚。内心平常,里面有波澜壮阔的无限大。我直截了当问他:你的那些女朋友都哪里去了?情爱于现在的他过去的他,都是一条趋近真相的道路。他因放弃而自在,我执拗不舍,仍在修行。

师父临终说:我姓简,你既不愿提从前姓氏,又从南边来,也是个伤心人。你就姓简,叫简照南吧。
师父合了眼,从此告别了人世。
师父直到死,都没有教我一招半式,有时候,我真个打心眼里怀疑,师父是一个江湖骗子,故弄玄虚。但我又疑心这份疑心。师父眉目之间的翘楚,使我不敢也不愿往那方面想。
师父究竟有没有本事,我到死也没法证明。
我向往武林,又害怕武林,师父则厌倦了武林。
怎么样挤进这个圈子,我还在寻找。

2.
那些江湖名侠在我看,从来都是飞扬跋扈的一群人。可我,现在不正是要拼命挤进这个小圈子么?我可以丢弃过去的一切,走到这里,就表明了我的诚心:我要上升。
正道的路远不远?师父说:正道就在你心里,从来都不远。是吗?

3.
沈南星笑着说:“简老大,咱们从前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一起玩女人,难道没意思吗?武林中哪个门派的女弟子,没被我们摸过?你他妈装什么孙子?”沈南星说到后来,眼珠子瞪得溜圆,头发都竖了起来,看起来对我很恋恋不舍。

我皱了皱眉头。这人,迟早要坏我的事。
春天的草,一直都是碧绿的,樱花纷飞,红的,白的。我叹了口气。举起酒杯,来,喝,喝!
沈兄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酒杯里逼出一条笔直的酒剑。
沈南星冲天飞起,但那道酒剑如影随形,如同排云一鹤,冲宵直上。
沈南星的喉咙,射出一道刺目的腥红。

4.
一个月里,这是我杀的第6个兄弟,但我不得不杀。这些人也确实该死。查牙七剑,从此只剩下,孤伶伶的天剑简照南。我。

5.
我已距师父坐化的活埋庵三十里。离武林城还有七十里。却顾所来径,也没有什么留恋。
大路上掀起一阵烟尘,怒马香车,不知道哪家名门闺秀。我低了头,拉了拉帽檐。马车一骑绝尘,滚滚黄沙,眼看向天边远去。我松了一口气。
但我又听到一阵辘辘声,那马车掉头回转了来。何苦?
我取下背上的松纹长剑,斜插入黄土。这天气,剑是有些寒凉的。
马上独骑的少年男子掀开车厢一角,低头道:是这小子吗?
帘子一角,露出一枝玉钗和一朵乌云。心头一紧,玉钗头精致的燕子。我认识。峨嵋的俗家女弟子,大王庄的王旗姑娘。
“是他,查牙七鬼的老大,天鬼简照南!哥,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还我清白。”
少年人扬起一条马鞭,夹头夹脑地打来。我一声不吭,左躲右闪。
地上的松纹长剑并没有出鞘。
王姑娘,碰你的是老六。我不过摸了下你的脸蛋,最后还是私放了你,怎地如此恩将仇报?这就是名门正派的行事逻辑吗?我要早知道洗白这么委屈,就不会杀我六个兄弟了。

6.
简照南这名字,已被我败坏于武林。不过,那些江湖名侠,还是不知道的罢,否则,我们查牙七剑,在长江一代做下的大案子,少说也有十几起,也没见有谁围剿。也许是不屑呢?不错,总能听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查牙七鬼”什么的。我没给王旗兄妹好看,希望他们也识趣点,人,不要自不量力。不过,有谁真的明白这个道理呢?我恐怕也不是真的明白。
离武林城还有六十里。

7.
我去武林城,是师父的心愿。师父说,你为非作歹,杀杀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心情要好,要开心。若你不能坦然地干尽伤天害理的事,你就去那里看看吧。
那里是哪里?看什么?
师父说:看看就是看看,没什么,散散心,你以为能看到什么啊?
这种时候,我对师父也会起杀心。最恨那些打禅机的人,矫情。不过,我姑且留你做个伴儿吧。而且,师父功夫的深浅也难料。
我杀了六个兄弟,也许就是受了师父眉毛的教唆,总是一扬一扬的,落寞中有着不屑。并不是顿弃前非,我不后悔,我们兄弟七人里,以伦理的观点来讲,真要数我最正常了,虽然我当老大,但他们推我为首,也不过是瞧我不爱占便宜罢了,分配得也好。

8.
许下的诺言,这七十里黄沙路,在到达武林城之前,我不会拔出那把松纹长剑。师父临终,也就送了我这唯一的遗物。师父要我发誓,此剑乃天下名剑之首,随其身三十年,只有遇到真正的危机,才能用来对敌,否则不可拔出来,折了宝剑锐气。

鲛皮的剑套,剑柄一圈圈螺纹般的黑木纹理,拿在手上沉淀淀的。有十几次,我都想拔出来,在阳光下看个究竟。毕竟,你死了,看不看在我,什么誓言!但为了保持一点神秘,打发一路上,黑色的无聊,我还是系在了背上。抽出宝剑的时候,就当是对我的奖励吧。

去武林城,就从尊敬这把剑开始吧。这回,我是要变好的,弃暗投明,变成正人君子,江湖名侠。换个身份,也许真的开心了。
离武林城五十里。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朱九渊 在 星期五 四月 13, 2012 12:17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3, 2012 12:1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9.
“拔出你的剑来,年轻人!”冷关河冷冷地说。
这些老东西总是倚老卖老,我恨不杀人如屠狗,但抑制住了不祥的冲动。
冷关河银色的头发,在三月的料峭春风中飞舞,倒有点雨丝风片的颓废之美。
白衣冷关河,关洛大侠的龙刀,从来不杀赤手之人,我知道这点,所以,我不能拔。
你就当我是孬种吧,冷关河,能把我怎么样呢?你是大侠,你看着办。
冷关河卸下一百二十斤的龙刀,放到大路一旁浑浊的枯草上。
是春天啊,但那些草儿,早已被名驹骏马,践踏得憔悴不堪。万物在此间和我们在人间,一样的命运。各有各的飘零。
“拔出你的剑来,年轻人!”冷关河冷冷地说。

10.
冷关河的胸口,中了我一掌。他银发怒张,抽出那把龙刀,要自绝。
其实,我未必强于他,但冷关河没有龙刀,正像查牙七剑没有了剑一样,“龙刀十八斩”无法施展,大家都回到了原点。功力相当,我运气好罢了。
自绝不自绝,我没有兴趣,也不想拦。人们要为自己的存在和选择负责。但我知道,关洛大侠的死,又寄在了我名下。也不在乎,多这一重罪孽。
离武林城还有四十里了。我听到背后,冷关河挥舞那把龙刀,舞出风声唳唳。怒喝:
“姓简的,老夫败了,本无颜面,但胜败乃兵家常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姓简的,你等着!”

11.
武林人常常以为,阳光是灿烂的。但我却害怕阳光,在我看来,阳光是透明的血。总能照得我全身充满将要爆出的血腥。我也能嗅出春天里,大路上,阳光下,从四面八方,如奔雷一般,涌过来的逼人杀气。
世界如刀,阳光如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也会被人斩下头颅。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13, 2012 2:4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2.
天下奇侠,三十年来,越来越汇聚到这武林的中心。但是,要进入武林城,是不容易的。

我喜欢黑夜,我喜爱林荫,那会给我有限的安全感。我不必为那些凶狠的年轻人的生命而担忧。
这些年轻人,比我小不了多少岁,但是天真幼稚。老辣一点的江湖豪客,知道一击不中,就会飘然远引。年轻人却从不气馁,百折不挠。他们跟踪,找茬,总想杀了我,扬名立万,初出江湖第一功。
我不愿杀年轻人。年轻人的血,比大多数人的血更红、更明艳。他们临死之前睁大了的眼睛,也更加无辜。老七差点就死在这样的年轻人手里,最后还是靠那年轻人的天真,用诡计杀了他。
在没有成长为真正的江湖人之前,理想是可怕的,足以埋葬青春。
但这条通往武林城的黄沙大路,没有春天的底色,一切都展现在赤裸裸的骄阳下。
也曾憧憬侠骨柔情,如春天的江南,我也碧绿过。
总有初出茅庐的少年,崇拜着武林城的显赫。武林城的四面,是无数条通往江湖的路。每条被无数江湖人踩过的路上,都扬鞭走马,行着无数追梦的少年。
卓开来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13.
离武林城还有三十里。
我用剑鞘,接下了卓开来二十八招闪电快剑。而且,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剑若出鞘,他已死了。
卓开来从泥土中坐起,骂道:“你这淫贼,倒也有些本事。天下自有是非公议,你今天就算杀了我,也堵不住天下人悠悠之口!我卓开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十八岁的少年,操着这样成熟的声口,我感到一丝滑稽和悲哀。鹦鹉学舍,江湖儿女啊。
年轻的心,本该于天地间,上下飞扬的。少年的眸,总向往天空,无拘无碍的。
他们从家长那儿,学会了一整套陈词滥调。那是武林人密不透风的一整套话语体系,人一入其间,心胸都扩大起来了,真以为自己是真理在手的角色,从此被话语奴役。
他和冷关河不同,冷关河毕竟老练,仁义的表面下,却是进退自如,自找台阶的无耻。
卓开来,你还年轻,我为什么要杀你!幼稚并不是过错。

14.
但这位年轻人,从背后刺来了一剑。
这一剑,说明他年轻的外表下,已不再如想像中的年轻了。我不相信是那是年轻人的恼羞成怒,我看到了这一剑毒辣的潜力,成为我一般恶魔的潜力,而且如此狡猾。人心中隐藏的恶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还装出赤诚。
我再也不信年轻人的话。回转了头,逆着他的剑锋,夺过那把阳光下闪耀的快剑。
剑长一尺三寸,嗯,是浙江龙泉府的蛇形菱花双剑。这对宝剑,应该还有一只,另一只在哪儿呢?
剑光一闪,卓开来喉咙上,留下了宝剑的一吻。
我放下这把剑,放到卓开来的身边。默默注视着不再动弹的躯体。尊重已经逝去的人,就从尊重手中的兵器开始吧。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21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4, 2012 1:5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藍郡 在 星期三 十月 30, 2013 1:52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四月 14, 2012 4: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藍郡 寫到:
前輩的文章當然要先頂一個


谢谢你,这个还没写完,先放这个儿吧。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21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六月 28, 2012 4:0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藍郡 在 星期三 十月 30, 2013 1:54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六月 28, 2012 6:1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藍郡 寫到:
希望可以趕快可以看到九淵兄的這篇
其它篇的感覺有點怪

期待~加油~再加油


"神經"感覺是惡搞的,裡面連李獻計賣腎都kuso了一把,見到了朱九淵兄幽默的一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八月 09, 2012 7:4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藍郡 寫到:
希望可以趕快可以看到九淵兄的這篇
其它篇的感覺有點怪

期待~加油~再加油



情绪过了,就接不下去了。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21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9, 2013 11:5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