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價值究竟是如何彰顯?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jieping



註冊時間: 2006-10-10
文章: 6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15, 2011 11:50 pm    文章主題: 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價值究竟是如何彰顯? 引言回覆

最近看到孫曉大哥頻頻出現在堂內發表高見,
小弟覺得十分開心,也獲益斐淺,但一直以來對很多事都很困惑,因此想要請教。
希望孫曉大哥和堂上兄弟不介意在下的愚陋,給予小弟一些提點。

說來慚愧,小弟就讀中文系,今年大四,即將畢業去報效國軍。
我想問的是一個我早該想明白的問題:
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代的價值究竟是如何彰顯?

我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就語言上面來看,熟習傳統文化可以增進語文造詣,強化溝通能力;
從修養上面來看,文化素養可以氣質,陶養品行。
從藝術上面來說,熟習傳統文化可以提昇我們的審美觀,從而辨明世間美醜之分。
可是那都還不足以說服我阿,
受到英雄志的影響(講得好像很矯情,但是我真的很嚮往),
那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是我認為中國人的精神,這是我們所要學習的價值所在,
但那終究只是一段話,我需要的是更實際的東西。

很多時候我會懷疑自己對中華文化只有盲目的喜愛,只因為我是中國人。
但是我發現我不是真的能明白中華文化的好處到底在哪裡,
我有錢穆先生的《中國文化精神》一書,
裡面講到很多中國文化和西方相比的特色,
例如中國文化講「常」、「中和」、「自然」
錢穆先生把這些優點講得很好,
但我最關心的還是這些優點難道不是已經被我們統統丟失了嗎?
我們要怎麼把這些好處找回來呢?這些好處又如何應用在現代社會?
每次我想到這些,不禁覺得當代的中國人很是悲哀,
我們迫於情勢,不得不全盤接受西方的現代文明和他們的制度,
我總是覺得,為什麼我們傳統的這些優點、美德,
不能帶我們抵擋西方的現代化狂潮,而是被摧枯拉朽的毀滅掉了呢?
難道這個世界就只有弱肉強食這個規則,我們經濟上、軍事上不如別人,
所有的優點也只等同於虛幻?

現今社會常有一種論點,認為中國人是一個劣等民族,
甘於做奴隸,為了和諧不爭取自己的權利,
只會安分守己,自掃門前雪,打擊那些積極而富有創新精神的人,
層層壓抑,形成一個僵化而無法進步的社會。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向西方看齊,因為西方的社會是文明的,進步的,
我們的錯誤的就是「不夠像西方」,因為我們本身民族的劣根性使然。
我每次看到這種理論都覺得很憤怒,
但是除了說一些「每個文明都有獨特而無可取代的價值」這種廢話以外,
我實在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反駁,
畢竟以現代的標準來看,我們確實是樣樣不如人。
我想問的是,或者說我一直不服氣的是,難道我們不能用東方的精神
用「中華文化的固有美德」,變得更強,不再讓人家看不起嗎?
如果能夠做到,又要透過怎樣的方式來完成這樣艱鉅的任務呢?

也許這種問題已經脫離文化的範疇,而是偏向於實際的政經社之類的問題了。
但是,如果不從實際面來看,我們何以以中華傳統文化自傲呢?
說到底,也許我只是不想中華文化雖然口頭上講得很好聽,
但不過是一個口頭上講講好像很偉大的,其實精神已經滅亡的文化。

我想說的大概是這樣。因為小弟是個安逸的小資階級子弟,
成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閒,有反智的傾向,沒看什麼書,所以觀念很幼稚可笑,
雖然如此,還是想聽聽孫曉大哥和堂上各位大哥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或是能提供一些進修的方向以茲參考,以解心頭之惑,
最後對於耐心看完這篇文章的人,衷心感謝。


孫曉:

您現在能侃侃而談這個命題,這已經是當代年輕人裡萬中無一的見識了!您千萬不必為此感到任何的徬徨,相反的,您該有一種極大的驕傲,因為包含曾左李胡、乃至於張之洞、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從自強運動到五四、到解放、到改革開放,到台灣人引以為傲的台灣經濟奇蹟,他們也都在談論這個東西,而至今沒有任何解答。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jieping



註冊時間: 2006-10-10
文章: 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6, 2011 9:1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讀到孫曉大哥的稱讚,實在是愧不敢當,但還是有一些疑問想要請教,
小弟讀書甚少,還在這裡大發議論,實在是過意不去。
下面文章有些部份也是跟別人討論後,拾人牙慧,
基本上小弟腹笥甚窘,只是嘴泡一番。

孫大很清楚的認知西方文明社會再繼續這樣走下去會自取滅亡,
但是以今天的中國大陸、台灣、甚或日本、南韓,
哪一個不是跟隨西方老大哥的腳步邁進?
西方文明的擁護者說:
「我們解放了你們,現代化讓你們的女性解放,替你們擺脫奴役。」
如今要為傳統文化平反,打破科技、民主這兩樣象徵先進文明的神聖性,
肯定要有一波更全面的思想革命,必須從那些舊中國的國粹中翻出新意才行
我最大的疑問還是,事到如今,我們究竟要用什麼樣的「方法」來做到這樣的工作?
我們的文化要怎麼「切實地」體現在當今科技文明世界?
是在天安門擺一尊孔子塑像?還是加入「國學熱」這股潮流?
我們是要從傳統文化開展出一套符合現代社會的思想?
還是要以某一個現代思潮(新馬克思主義之類的)貫之以傳統文化的精神?

然後我們勢必面對另外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堅持復興傳統文化?
為什麼不從現行的民主制度著手加以改良?不民主是否會走向寡頭?
「審議民主」、「積極性差別待遇」民主,是否值得一試?
假設真能推翻民主,又要用什麼更好的方式替代?
無產階級專政?無政府主義?
這些問題我們能從傳統文化找到答案嗎?
要如何確定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呢?
我沒有這種信心,所以才會這麼迷惘阿...

小弟未及深思,僅能略陳固陋,望吾兄見諒。



孫曉:

您問的問題都是無解的,一百年內都無解,但我能回答一些比較容易回答的部份,例如民主,例如女權。

我先說女權,您知道Hilary(希拉蕊)的娘家姓什麼?

您不知道吧。

那周美青呢?她的娘家姓什麼?

這好像變成了冷笑話吧。

我請問一下各位女讀者,妳們誰在結婚以後冠夫姓了?還是有哪個戶政事務所要你們「冠夫姓」?

真正冠夫姓的,是美國。冠夫姓已經冠到了天經地義的地步,我曾當面問過一位美國女性,她擁有非常高的職位與收入,但她也冠夫姓。我問她:「這合理嗎?」她有點驚訝於我的問題,思考一下說了:「這八成是把我們女性當成是男人的財產了。」

我的天,希拉蕊還是女權運動者哩,一個冠夫姓的女權運動者?她替女人爭取了什麼?爭取了站著口交的權力?我操妳媽,男性沙文主義裡接受家暴的女人,還敢談解放亞洲婦女?放屁都不知道羞恥嗎?她只會把目光放在印度的自焚婦女嗎?她為何不去德州、猶他州看看,看看那裡的女性地位如何?

不說美國,就說瑞士吧,各位知道瑞士有多少婦女死於家暴?這個國家可是非常暴力的,比你們想像得暴力得太多太多,人家家裡可是放M16步槍的。

寧靜的湖光山色裡,傳來暗夜槍聲,接受瑞士軍訓的憤怒老公又開槍了。

西方人好紳士啊,007看多了吧,吃過白人卡車司機的鐵拳嗎?好萊塢不說,那些人就啥都不知,然後跟著一知半解的人們一起大放狗屁,女權是一種,民主制度又是一種。

我從未反對「改良民主制度」,但我更在意的是,人們至今還不肯承認民主這輛車出現了任何問題。

人們總是認為,民主制度是一個有售後服務的東西,它會「自我改良」,透過四年一次的選舉,它就會改正自己。

這是錯誤的。

傅立曼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請問有哪一個人會白白來幹四年的總統?不領分文?日夜憂心勤奮?把老百姓的利益看得高於他自己的利益?

如果真的有這種人,世界上就有堯舜禹湯存在了,那我們就不必選舉了。

所以民主傳教士說:「沒有這種人」。

所以他們說:「人是理性的動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他們把遊說合法化,把政治獻金合法化,讓財團買下媒體,強迫國家退出媒體。他們說要透過「自由競爭」,讓幹不好的下台,才能帶來「善政」。

下台算什麼呢?

如果政務官下台,立刻就可以去財團擔任董事長,掛上一個公益的名稱,避開旋轉門條款,就可以坐領高薪,享受酬庸,試問誰還怕下台呢?又或者是說,誰還不願意「趕快」下台呢?

如果政務官下台後可以搞一個「某某基金會」,接受財團捐贈,完全合法,完全不必思考「對價關係」,試問誰「不想」下台呢?

下台以後,比在台上當官舒服很多啊。

可是人家為什麼要「酬庸」你呢?

賤賣國產,壓低銀行利率,製造泡沫,擴大國債,這些熟悉的名詞背後,有哪一條觸犯法律呢?

沒有任何一條觸犯現行的法律。

一切合法。

這一套就是「Henry Paulson」模式,美國帶頭幹出來的「制度化合法貪污」,自我感覺良好的超級貪污。而且一切合法,而且老百姓連屁都吭不出,你若吭出個屁,他就拿出一山堆的書籍和理論來和你胡說八道。

合法,一切都合法。

我所居住的上海,房價通天高,但這不合法。

一切都不合法。

因為背叛了社會主義憲法,背叛了九十年前建黨的主張。

國民黨的創建人是誰?

他的主張,有哪一條被當家的在意過?

我真心認為,台灣的民主比「秀場過場」更不如,四年一次的選舉,宛如一場青少年械鬥,提供他們武器的,永遠躲在幕後,等著繼續日後的遊戲。

君主專制裡,治理失敗的國君是得用性命來賠償的。

想統治,就得拿性命抵押。

統治失敗,人民痛苦萬狀,你就得死。

民主呢?民選總統呢?拍拍屁股了事?號稱伊拉克藏了「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一手遙控CNN造謠,一手調動非法移民組成的雇傭軍,使用各國供養的高科技武器,滅國無數,殺害無數生靈,然後呢?然後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被證明為「子虛烏有」,於是就「下台一鞠躬」?於是就帶著萬貫家財、帶著哈利波頓的七百五十億伊拉克重建基金一走了之?留下七兆美元的債務,然後下一任總統把七兆債務搞成十四兆,只為了抌救花旗銀行?

民主會揪錯?揪你媽個頭。

紐約時報是「良心」第四權,媒體是無冕王?

冕你媽個頭。最無恥的,就是他們。地獄最下面一層,留給紐約時報。

孟子主張弒君,您覺得呢?這夠不夠先進呢?

民主傳教士張嘴噴唾沫,他們說:「民選是程序正義」,那請問實質正義呢?如果實質都不正義,如果人們流離失所,如果大批人民燒炭自殺,卻要他們四年後再來(選),這合理嗎?

儒家的邏輯和他們一樣淺薄嗎?和他們一樣可笑嗎?人民放棄武器以後,誰還會在乎你呢?人民可以推翻政府嗎?好啊,快來推翻啊,你帶著重武器來,我這裡發一張選票給你,你還吵什麼啊?路易十四和路易十六任你挑喔!做不好的就下台喔!宋徽宗和宋欽宗兩個隨你選喔,四年選一次,一定可以選出一個好的呀!

簡直就像是屁一樣。

我還可以談更多,但這不是您主要的問題。

姑且容我這樣說,工業革命並非是工藝的起點,很多技術早在十七世紀前就已經問世,而且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而即使是工業革命,也不是一蹴即就的。

黑色火藥用了數百年,才得到了全新的配方。

人們不會在意是誰發明了火藥,人們在意的是誰掌握了最新的東西。

但是火藥為何由中國人發現?

文明不只是技術而已,文明是一種思考的方式。

中國人思考的方式和西方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中國人擅長數字,精於數字的表述。在印度人使用零的符號時,中國商人在簿記上早已大量使用了0,那是一個點,或是一橫,或是算盤上的「空無一物」。

中國人發明算盤,證明中國人多麼擅長算術,而且口語上的數字表達能力,中文有著先天的優勢。然而中國這個喜歡動口甚於動手的「和平口水」民族,為何會率先發明火藥呢?

中國人精於算術,但並不執著於數學公式,這是因為他們發現了一個現象:「一加一不等於二」。

什麼樣是一加一不等於二?

當一個硫磺和一個火種結合後,一加一就不等於二。

當甲物質和乙物質放在一起之後,變成了丙物質,這時中國人就突然發現了,物質裡面還有「內變」。

內變是什麼?

就是生剋。

剋,是一種奇妙的觀念。

許多東西之間,不是數量的加減關係。中國人發現了這個,沈迷得不得了,搞出了無數的「迷信」。經脈、穴道、五行、八卦……

那中國人就不會數學了?不會加減乘除了?

在微積分發明前,中國廟宇的工匠就會造拱橋,而且一代一代的傳承下來。到了長城山海關的建造時,中國的工藝技術展現到了極致。

科學的定義是什麼?

「可預測的、可重現的、可操作的」。

山海關與紫禁城建造的技術,流傳萬古,直到廟宇的師傅們被留學生與西化派打著「破四舊」的大旗趕出去為止。

人體的奧祕,經脈的發現,遺傳學的詭祕,中國人早在黃帝內經就開始探討。針灸傳承了千年,經脈被確認存在,而這些在肉眼上無法觀測。

無法觀測,沒有儀器測量,所以西化派與科學神人就說「偽科學」。

為何會有經脈的假說?

因為觀念。

相對論就是一種觀念。一如所謂的「空間扭曲」,就是用來解釋重力場發生的一種觀念。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經過了多少次的「可操作的證明」?我們要怎麼操作出「空間扭曲」?一九一九年日蝕拍攝的那幾張照片,就足以明證空間扭曲?還是所謂GPS的「校時」,就足以證明相對論?

人們太喜歡談論現代化,太喜歡討論數學,但人們往往不知道什麼是「黎曼流型」,更不知道二十世紀的數學家們到底在幹些什麼,所以他們也不知道今天的宇宙已經被畫成了十二次元空間,那完全屬於「神學」,根本不可能被預測,也不可能被操作,遑論「重現」。

那麼,難道「膜理論」、「弦理論」就不算是科學嗎?目前人類科技尚無辦法證明真偽的方程式,就不算是科學嗎?

敢這樣說話的人,肯定被科學神父活活打死,不過轉頭一看,科學神父腳下還踩著無數屍體,那些都是被科學界叱為無稽、迷信的東西。

什麼叫「迷信」?在滿清末年,中國農民被留洋沙豬們描繪為「會因為保護祖先風水而跑去拆毀鐵路」的一群白癡。

我如果是農民,我拆毀鐵路是因為火車無情的撞死了我的牲口,可怕的黑煙污染了空氣,所以我才費力去拆,懂了嗎?狗日的,我拆鐵路是因為我不想聞煤炭的臭味,你們高速特快車從我祖先的土地上飛奔而過,把垃圾留給了我,把好處留給了你,請問你們補償我了嗎?老子何時不理性?老子是理性的動物,和你們留美群豬一樣理性,鐵路壞我的土地庄稼,傷我的牲口,所以我才堅持拆鐵路,操你媽,這樣聽懂了嗎?

不要太壓抑過去的文明,許多偉大的工程技術都是工業革命的前提條件,那些都是阿拉伯人、中國人、兩河流域文明精心留下來的成果。

請不要把所有的人類文明成就都給了「工業革命」,故事不是這樣寫的。

中國人仍然保持他們特有的思考觀念,第一個,就是「正確不是唯一」。

想過嗎?一種全新的數學?金木水火土,不再是一二三四五,而是金木水火土,五種數字可以相互生剋的新模型?這樣的模型可不可以拿來應用在新的技術裡?

不要被侷限,「善惡二元論」、「一加一等於二」、「正確是唯一的」,那是西方的模型。

我的任務就是在於此,當西方人大喊「我們要叛逆」、「要打倒權威」時,他們的學術界裡卻存在著最不可被忤逆的專制權威,物理界的相對論、生物學界的達爾文主義、政治學界的民主理論,都不可被挑戰,挑戰者都登不上主流期刊,挑戰者連教職都找不到。

愛因斯坦自己用一支鉛筆挑戰牛頓,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誰能有這種機會?

誰的胸襟寬大,誰就能突破。誰能包容異端,誰就能創出新觀念。在這個過程上,中華文明永遠比西方高明。因為中國從來不曾存在「異端審訊法庭」,把別人放火燒死的那種「神奇權威」。

明朝是儒家的朝代,明朝引入利瑪竇等人的西學翻譯數量,達到了七千多種。那時候有誰大喊「亡國滅種」了?有誰說「雕蟲小技」了?

從來沒有。

說中國思想排外的,是五四的胡適,他對東方文明一竅不通。而我看他對西方的見解也不怎麼高明。

王陽明抨擊朱熹時,有誰把他綁起來火焚了?

從來沒有。

誰的胸襟寬大,誰就能突破。

中國人最痛恨的是什麼?

違背人性的人。

什麼樣是違背人性?

毀滅倫理,毆打雙親,蔑視自己該有的人性。

孟子主張弒君,但孟子一樣尊君。

君主背叛了自己的義務,就不再是君主。這一點,孟子給出了孔子不願給的答案。孟子對倫常重新做出了定義。

誰把孟子放火燒死了?

朱元璋氣得要命,但又如何呢?在他之前的幾千年,孟子就一直供在文廟裡,並稱二聖,哪一個專制君有能力放倒他?

五四一派吹牛不打草稿,什麼叫做「制衡」?放著御史的存在,你們問過什麼是「中國官場政治的制衡」嗎?放著祖宗家法,放著儒家的綱要,放著「從道不從君」的文人傳統,你們誰敢說中國沒有憲法?誰敢說皇帝沒有遭遇過制衡?聽過文官罷工嗎?專制的大明朝就爆發過一次,知道後來怎麼解決嗎?

五四一派傳人喜歡拿最差的暴君來比民主時代最強的賢君,這就是他們辯論的手法,可笑之至,而且混蛋透頂。儒家主張弒君無罪,試問你們的狗日民主制度何時主張人民可以槍殺總統?區區一個「憲法自殺」的理論,就已經轟動西德,區區一個「公民不服從」,就已經造成司法大爭辯了,中國早在兩千年前就知道了,「想統治,就得用性命抵押」,到底是誰比較進步呢?

公民不服從?上次我在台灣以此拒絕臨檢,知道警察怎麼鬼吼嗎?口水都噴到我的臉上啦!就差沒拔槍出來啊!

一群狗屎。

「財團買下媒體,媒體捧起政治明星,政治明星掩護財團。」

這就是我提出的簡單觀念,直接明白,人人朗朗上口的一天,民主就有救了。

文明帶來觀念,觀念的不同帶來新發現。政治如此,科學界難道不是如此?念高等物理的人,一樣可以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幾種基本物質(金木水火土),而且相生相剋。

以上就是觀念,你也許可以找到對應的現象,例如拿來解釋反物質,不是嗎?

我們不用鑽牛角尖,但願我們可以提出一些屬於自己的見解,而還能被這個「唯一正確」的世界包容,這是我們所衷心期待的。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jieping



註冊時間: 2006-10-10
文章: 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17, 2011 11:0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感謝孫曉大哥的回應!
「思考方式」這一段令小弟茅塞頓開,
這的確是一個最大的癥結點:
我們用西方的邏輯,衡量東西方的優劣,得到的結論自然是「西方慘電東方」。
現在社會所謂的「多元化思考」,
不過是「你怎麼思考是你家的事,反正你跟我不一樣,就是會被我壓著打,哈哈哈!」
這種虛偽的「大鳴大放」,只是看誰比較強,誰佔上風,
誰就掌握了話語的詮釋權、主導權。

小弟還是得努力找尋那些問題的答案,
也請孫曉大在英雄志上頭投注的努力一定要開花結果,
從而影響更多人去思考我們文化被埋藏已久的價值。
若得以致此,乃萬世不滅之功也。
再次感謝!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山东大卤面



註冊時間: 2008-11-26
文章: 13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17, 2011 11:2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早先,“新儒家”们为了抵御(或者说迎合)“民主”大潮,以为拼命论证儒家与“民主”并行不悖就可以了。岂知“自由”、“民主”咄咄逼人,必欲除之而后快(炮制文明冲突,近日来曲阜耶教教堂事件即是一例),有学者的反应是“建立儒教文化保护区”,有兴趣可参看下文(自道里书院):
http://daoli.getbbs.com//Post/topic.aspx?tid=205189&p=1
刚听完陈明的讲座。陈明血气十足,担当感很强,这是一般学者所缺乏的;他骂学者们缺乏担当,骂得痛快。然而,担当感若不以理性调控,就会变成急躁。
陈明的基本主张是把儒家从哲学那里拯救出来,当宗教来看待。就这点无言,无论如何得给陈明记上一功。遗憾的是,陈明没有搞清楚什么是宗教。没有搞清楚这点,是因为他戴着卢梭之后的文化人类学眼镜。戴上这副眼镜后,宗教就有一个从萨满教到建制宗教(诸如基督教)的“进化”过程。这使得他把建制宗教理解为宗教的典范形式;同时,受制于自由主义的政教分离原则,他不得不走上一条建立独立儒教团的道路。在他看来,我们已经被迫走进一个“宗教超市”时代,目前儒教还未上架,民众只好选择其他宗教,因此儒教的息微是必然的。要解决这一困局,首先就要申请上市许可证(法律地位),然后摆出自己的优势与其他宗教竞争。道教打的是养生牌,佛教打的是养心牌,基督教打的是养灵魂牌,过去儒教却只打政治牌——在陈明看来,这是儒教衰弱的根底所在。既然政教分离是现代世界大潮,儒教死守政治牌,像蒋庆之流,就是食古不化。鉴于基督教咄咄逼人的攻势,儒教当务之急是要补上灵魂课,是要解决“死生问题”,这样才有资本与基督教争夺信众。待儒教在社会层面占据主流后,它自然就演变成“公民宗教”,这样儒教就可以完成自救之路,与不与政治结合,那是无关紧要的,或者说,只有次等的重要性。
初看起来,这样的计划既灵活又灵通,是典型的应时而变。然而,一旦我们补充上基督教之前西方宗教的状况,一旦我们还原宗教原初的含义,我们就可以看出这套计划的问题所在。可以说,陈明本人也触及到这个问题:在人类历史的范围内,基督教非但不具有普遍性,反倒显得是一个例外;但遗憾的是,陈明没有深究其中的原因。在基督教冒起之前,希腊-罗马城邦都是政教合一,甚至到了罗马帝国时期,还是政教合一。所谓的政教合一,不是指宗教为政权提供正当性那么简单,而是指宗教渗透到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要说生老病死,就是像看戏、赛马这样活动,也跟宗教密不可分。宗教原来就是指生活方式本身,政治同样如此,因为宗教与政治原本就密不可分。然而,不同民族(更确切地说是不同城邦)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这意味着,不同民族拥有不同的宗教。罗马扩张成帝国后,将许多不同民族囊括进来,从而将各式宗教囊括进来,这自然就导致了宗教混乱;同时,因为帝制(皇帝独揽大权)违背了共和传统,缺乏正当性,皇帝不得不实行僭政,小心提防共和派贵族的残余,古老贵族的家族祭祀(罗马传统的宗教形式)受到极大抑制,让路给对神化的皇帝的崇拜(然而这不像中国崇拜天子那样源远流长,而有点像突然把当今的总统称为神,当然就缺乏说服力);此外还有伊壁鸠鲁无神论的传播,这些因素(可能还有更多)导致了罗马帝国的宗教真空:本土宗教受外来宗教冲击,政治领袖的神化崇拜又无法令人信服。基督教就是趁着罗马政治与宗教出现裂痕这个时刻冒出来的,它是对政治生活的一种拒斥,将邦民从政治公共生活拉回个人内心,将人的目光从此岸引向彼岸。从此,西方就出现了政教分离的顽疾,这的确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独有的现象,因为基督教天生就是杜鹃,自己没有巢,以破坏别人原初的政教传统发家,而犹太教、伊斯兰教不同,它们都是政教合一,原本就有巢。
基督教世界一直没有解决政教分离的问题,尽管神圣罗马帝国好像一度把政治与宗教粘合起来,譬如皇帝的正当性要由教皇授予,但其实教权与王权之间的冲突从来没有消停过。惨烈的宗教战争致使西方现代思想家将政治与宗教一刀两断,提出宗教自由的主张。但宗教自由带出的问题是道德水平下降:宗教变成了一种个人选择,而不是具有强制力的生活方式(传统宗教的强制力就体现在一出生就决定你的生活方式,不允许你作选择),民众自然倾向于选择追逐欲望,而非宗教道德生活。于是就产生了所谓现代性的问题。
陈明当然也熟悉这里简单勾勒的宗教自由原则。然而,由于对美国的误解,他没有意识到现代性的危机乃全球的危机。在他看来,美国好像以福音派为公民宗教(英国以圣公会为公民宗教),从而解决了政教分离的难题——政教分离似乎也无甚大碍。但美国种族宗教冲突从来没有消停过,陈明所谓的“美利坚民族”是一个虚构;美国的道德水平也不可能恢复到甚至接近传统儒教的礼乐文明水平。西方目前的道德靠传统宗教的残余维系,但在现代性(即张扬个体欲望)的冲击下,西方宗教也挺不住。君不见,罗马教皇亦承认避孕套的合法性?天主教顶不住,新教就更加顶不住,因为新教自身就是现代性的开路先锋——个人直面上帝的教义乃是现代个人主义的一个重要来源。然而,陈明会反问,那么为何基督教在中国如此强势?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有利于西方国家的利益,背后自然有西方国家与教团的支撑,但基督教在中国的强势发展并不意味着基督教能解决道德沦陷的难题。即使基督教成了中国的“公民宗教”,中国还是礼崩乐坏——这才是要拒斥基督教的最终原因:基督教天生倾向于平等,基督新教还倾向于自由,自由民主制不过是基督教的一个嗣子,自由民主制与基督教那种又反抗又继承的关系,错综复杂,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总之,西方政教分离引出的危机是全球的危机,抵抗基督教的最终依据是守护人类文明——这根本不是所谓文明冲突的问题,而是涉及人类如何抵挡野蛮化的问题。
在陈明看来,这不过又是一个夷夏之辩。西方现代文明是夷狄?这恐怕我们自己都不相信吧?在自由民主已在中国占据主流的情况下,这样的话当然说不得。但说不得并不代表着不正确。陈明的偶像康有为,当年就是看错了这一点,将西方发达的物质生活视为文明,一百年后,康有为的学生陈明依然看错这点,可见现代西方并不容易理解。文明与野蛮,夏与夷,其分别在于礼乐(礼法)。礼首先意味着道德人伦秩序,而非物质丰盛。西方现代物质文明是以道德人论为代价的,两者并非洋务派所谓的体与用关系,要发展物质文明,必须掀翻道德人伦这个“体”:在洛克看来,不刺激个人欲望,就无法发展生产力;个人欲望不能止步于衣食住行等实用范围,必须无限放大,或者说必须无限制地聚敛金钱——这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根底,跟韦伯所谓的新教伦理没多大关系,韦伯那种分析流于表面,或者说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无限制地聚敛金钱,在中国传统、西方传统看来都违背道德,因此发展资本主义必须先打倒道德,或者改写道德。这还不是最致命的。要发展物质文明,就要发展科技。科技发明本身就对道德人伦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因为科技发明是一种创新思维,而道德人伦是一种尊重古老的行为。创新思维不是只局限于发明器物,它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譬如,创新意味着儿子比老爸强,个性解放后的儿子有资本不尊重他老爸。当整个政治共同体都崇尚创新、变革,道德人伦无法谈起。科技对人伦的这种冲击,古人早已认识,因此他们审慎地限制了科技的使用。直到某些现代哲人,譬如培根,还知道古人是为了道德而有意限制技术,而非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古人是因为愚昧无知才没有发展出技术(埃斯库洛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柏拉图的《普罗塔戈拉》都对新技术文明论展开批判,只不过我们用现代眼光去看这些文本,完全瞎掉自己的眼睛而已)。然而,目前我们似乎陷入了不得不依赖科技发明的困境:老百姓的欲望已经完全释放出来,无穷无尽。他们有了自行车想要摩托车,有了摩托车想要汽车,有了汽车会想要私人飞机,有了私人飞机之后还会想要航天飞机。倘若是以往的老百姓,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物质成果早已让他们满足,能让他们歌颂太平盛世。但如今民众已经变质。变质的原因当然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茁壮成长的自由主义思想。怎么才能治愈民众的腐败?这种腐败是自由派知识分子用三十年的时间催生出来的,有效的办法似乎是花几十年的时间用传统礼教帮民众解毒。然而这一任务太难,因为外面站着美国这个发达的物质国家。民众都望着美国,不封闭国门很难根本扭转困境。倘若我们只能在科技发明这条高铁上急速前进,那么道德人伦该怎么办,这才是儒教面临的最大难题,这个难题可能要比陈明碰到过的难题难十倍。
西方物质文明最终的图景不过是一群物质丰富、道德沦丧的动物,或者用尼采的话说,一群末人。称之为野蛮毫不过分。儒教的任务因此是抵挡中国的野蛮化、人类的野蛮化(这并非是道德高论,而是艰难的现实处境)。尽管这句话我们不能在外面公开说,但我们自己心里要清楚这点,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所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基督教在西方不能抵挡这种野蛮化,基督教在中国成了自由民主制的开路先锋,而自由民主制不过是最终野蛮化的一个过渡阶段。我们尤其要警惕温情的人道主义野蛮(以药家鑫一案那帮法学家为例)。这种人道主义野蛮最容易打着“仁”的旗号博取儒教的好感,然而,“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不能恶人的是伪君子。
面对着这一困境,建立独立的儒教教团有帮助吗?我们知道,所有问题可以说都是从政教分离衍生出来的:刺激欲望、释放技术都以此为前提。过去政教合一的共同体,政治、宗教就是人们的生活本身,因此拥有足够的威慑力镇住欲望与技术。西方先是政教分离,然后出现所谓的国家与社会分离,社会变成了一个容器或水池,个体和群体在其中行动,或者说,社会成为个体和群体行动的结果。这样,道德问题就变成了个人私事,宗教变成了一种选择,读过点中国经书的人都知道,怎么能期待小人(与君子相对,即老百姓,不含贬义)选择自律呢?能自律的就不是小人啦。建立独立的儒教教团,只是在“宗教超市”里增加一种商品,并非解决上述现代性困境的真正有效的办法。
可陈明会说,你再不干点事,就这样干坐着等死啊?问题是,受困于现代西方理论,陈明倾向于把宗教理解成建制宗教(即与政治相分离)的模式,没有认真研究政教合一的宗教模式。这使得他误解了传统儒教,误判了当下形势。在他看来,自董仲舒开始,儒教就走上层路线,与政治紧密结合,忽视了下层民众。这种理解很成问题,因为在西方理论进来之前,中国的政治就是民众生活本身,并没有一个“社会”的领域。儒教与政治结合,等于与民众结合,政治不仅仅上至天子,还可以下达庶人。如果陈明看过管虎的电影《斗牛》就知道,直到近代,村里的儒生其实还牢牢掌控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怎么能说儒教忽视民众呢?即便到了今天,政治意识形态里没有儒教的份,儒教也没有独立的教团,但这并不意味着儒教在中国就没有影响。因为,儒教不过是中国人传统的生活方式,春节返乡潮,这是儒教;太极拳,这是儒教(太极拳师陈鑫尊孔尊圣人);中医,这是儒教。儒教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百姓日用而不知”,因为它就是百姓的传统生活本身,宗教=政治=生活方式。没有一个儒教教团,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儒教教团,这可能是中国几千年长期稳定的原因。正因为是政教合一,所以教团的问题才没有凸显出来,儒教才能真正深入到神州大地的骨髓。老百姓不知道这点完全可以理解,作为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陈明不知道这点,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当然,即使儒教等于传统的生活方式,目前儒教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因为传统的生活方式已经被西方现代性冲击得七零八落。一个共同体的生活方式,归根到底是由统治者决定的,这也是政教不能分离的原因。目前对传统生活方式冲击最大的是自由主义,看上去自由主义好像是学院教授传播开来的,但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学院教授哪有机会传播自由主义思想?哪一天统治者在语文课里抹掉儒教的痕迹,多弄几条婚姻法司法解释三这样的法律,再放松对电影的审查,多播一些无删节版的《se jie》,试问儒教的生活方式还能怎么延续下去?反过来,统治者的决策不是凭空产生,统治者总是需要读书人作智囊团,这就为读书人影响统治者提供了机会。目前读书人的主流是自由主义,当然就容易拉着统治者往自由主义那边走。这一过程并非非得体现在大政方针上(譬如宪法),而是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体现在各种细微的规章制度:中小学教学改革、广电总局的命令等等。从这个方面看,儒教的处境极其危险,年轻的八零九零后逐渐遗忘了传统的生活方式,其中最重要的是遗忘传统的伦理道德。
鉴于宗教即共同体的生活方式,最能影响生活方式的是统治者与读书人,解决目前困局的有效办法是办教育,教育未来的统治者、公务员、媒体人。这也是孔子的策略,儒教的“制”就在教育体制:办好教育,培养一批君子,上至朝廷,下达民间,自然可以影响整个共同体的生态。目前儒教的失势,也就失在教育上,教育圈内多半是自由派。这些自由派的学生出来后,占据着政府部门的位置(这里,政府制度是无关紧要的,管他是三权分立还是不分),掌握着媒体的喉舌,试问哪里还有传统生活方式的空间?既然陈明担心基督教扩张,试问自由派九零后会觉得基督教时髦还是传统生活方式美好?
不知道儒教就是老百姓的传统生活方式本身(尤其是伦常),不去守护儒教自己的“制”——学校,反而要另立一个儒教教团,这不就是等于承认儒教生活濒临灭绝,为之圈定一个文化保护区吗?尽管陈明最反感儒教文化保护区,但他实际做的就是建立儒教文化保护区。儒教挂牌上市后,大多数老百姓将以奇怪的眼光看着这件商品,原来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被人为抽离出来后,反倒不认识:春节过年要回家,这本来就是自己平常的习惯啊,这个神神叨叨的儒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教我孝顺就好了嘛(虽然我不一定听得进去),干嘛非得要“选择”过一种儒教的生活?
陈明认为,这一切都是无奈之举,因为基督教实在太盛。殊不知,政教分离、国家与社会分离、平等、自由,这一切都站在基督教那边,与基督教具有亲和性,不从根本上恢复政治与宗教的原初理解,不先在学校里扳倒自由主义,反倒自己把儒教划入社会的(文化的、去政治化的)领域,发展出一套关于个人灵魂(内心)的理论,这不是更贴近基督教的取向吗?这不是在为基督教发展教徒吗?基督教的发家,就是从罗马的政治公共生活撤退到个人内心,儒教怎么可以够跟着走呢?跟着走的儒教还是儒教吗?基督教化的儒教不正是一个苟延残喘的文化保护区吗?儒教不是更应该小心翼翼地提防人们撤退到内心吗,儒教不是更应该把人从内心引回到政治公共生活(首先是亲情伦理、祖宗祭祀)吗?
陈明认为建立儒教团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资金问题,儒教现在缺乏资金。可是,办儒教教育在现有公立学校体制内就可以办。自由派能占据公立学校这个阵地,为什么儒教不行?公立学校守不住,办其他的教团还有意义吗?倘若民办教育,不就有资金了吗?为什么不从幼儿园做起?幼儿园难道不来钱吗?
不做教育,从其他方面入手,那也行,但是绝不能打儒教的旗号,不能挂牌上市。一旦挂牌,就把原来自然的东西弄成非自然的了。从太极、中医入手,让现代人重新体验天人合一,重新恢复对天时的敬畏,这搞中医班太极班就可以了,资金不是问题;从祠堂拜祭、宗亲联谊入手,恢复对先人的记忆、乡里的情谊,这也是个办法,但也不需要弄出一个儒教团来管资金,各宗族自然有人会想办法弄资金。
总之,当下要集中全力守护学校这个“制”(尤其是重点学校,千万不能搞无差别教育),而非绞尽脑汁弄出一个人造的“儒教教团”。守住了,学生散发到各个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那么中国还是儒家中国。守不住,那就在“儒教文化保护区”等死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风玄清



註冊時間: 2011-04-06
文章: 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19, 2011 2:1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才发现孙晓兄对阴阳,五行,经络也有了解。不知孙晓兄可否对这些细谈一下。
说来惭愧,本人是学校教出的中医。虽然个人很喜爱中医,但却现在因为西医的种种,对中医不信任了。

孫曉:

在下班門弄斧,您都說您是學校專科出來的中醫師了,我怎會比你更強呢?

AK是中醫專家,您可以開一個帖去踹他。

某人自去年底便得了嚴重的溼疹,發在手上、身上,看了五個不同的西醫,包含台灣的長庚、新加坡的和睦家、以及中國最有名皮膚科華山醫院,花了大把銀子,然而醫師們除了供應類固醇,就是強的松,總之一切枉然,順道把某人的胃弄壞了。目前某人用的是中藥,病況終於得到控制。

根據某人的實證案例,凡人只要看一次中醫不管用,立刻就拋棄整個中醫體系。但他們對西醫的信心是無限的,永無止盡的。

別忘了梁啟超是怎麼死的。過了百年,台灣另一位名人趙寧,您可知這位文學才子、愛情專家又是怎麼死的?如果媒體廣泛報導,台灣的醫療產業八成要用力告了。


_________________
勤求古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19, 2011 7:3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风玄清 寫到:
今天才发现孙晓兄对阴阳,五行,经络也有了解。不知孙晓兄可否对这些细谈一下。
说来惭愧,本人是学校教出的中医。虽然个人很喜爱中医,但却现在因为西医的种种,对中医不信任了。

我是中医的门外汉,就知道一些很基础的理论,思考过不少,但是始终不得其要,而且我有觉得不是中医有问题,而是学中医的人有问题。但西医我还知道些,个人对中医无限敬仰,一是我对传统文化的尊崇,二是我确实从小伴随土中医长大,有几个家用的土方子,多年来,非常有效。提供一点思考,西医的治疗原则,每种病都是固定的,因此治疗只是针对人得的病,而非针对的得病的人,即我只负责这个病,至于是不是会引起其他系统损伤,那是次要的,解决主要矛盾为主。我觉得很不负责任,但现状如此,没有办法,只能做好自己。病因不明的疾病,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临床研究,统计学和前瞻性流行病学的调查,耗时耗钱耗力,更重要的很多技术是要病人健康喂出来的,甚至是生命的代价。看一个西医院的实力,无非两个卖点,一个是专家,一个是仪器,为什么都要挂专家号?请问你敢不挂专家号吗?一个三级甲等医院,住院误诊率至少30%,门诊误诊率至少50%,医生的整体素质可见一般。至于仪器,那是既是医生的尴尬,也是患者的尴尬,在这样的医疗环境下,很多医生首先得自保,即使是专家也不例外,未免惹上官司,他可能会让您做很多有必要也没必要的检查,因为要鉴别诊断,因为能力有限。西医发展至今,很多检查已经是天价了,普通人得个重病,输的是血,交的也是血。我不懂您为什么会对中医失去信心,是因为西医的经济效应吗?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风玄清



註冊時間: 2011-04-06
文章: 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19, 2011 11:0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wuyan 寫到:
风玄清 寫到:
今天才发现孙晓兄对阴阳,五行,经络也有了解。不知孙晓兄可否对这些细谈一下。
说来惭愧,本人是学校教出的中医。虽然个人很喜爱中医,但却现在因为西医的种种,对中医不信任了。

我是中医的门外汉,就知道一些很基础的理论,思考过不少,但是始终不得其要,而且我有觉得不是中医有问题,而是学中医的人有问题。但西医我还知道些,个人对中医无限敬仰,一是我对传统文化的尊崇,二是我确实从小伴随土中医长大,有几个家用的土方子,多年来,非常有效。提供一点思考,西医的治疗原则,每种病都是固定的,因此治疗只是针对人得的病,而非针对的得病的人,即我只负责这个病,至于是不是会引起其他系统损伤,那是次要的,解决主要矛盾为主。我觉得很不负责任,但现状如此,没有办法,只能做好自己。病因不明的疾病,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临床研究,统计学和前瞻性流行病学的调查,耗时耗钱耗力,更重要的很多技术是要病人健康喂出来的,甚至是生命的代价。看一个西医院的实力,无非两个卖点,一个是专家,一个是仪器,为什么都要挂专家号?请问你敢不挂专家号吗?一个三级甲等医院,住院误诊率至少30%,门诊误诊率至少50%,医生的整体素质可见一般。至于仪器,那是既是医生的尴尬,也是患者的尴尬,在这样的医疗环境下,很多医生首先得自保,即使是专家也不例外,未免惹上官司,他可能会让您做很多有必要也没必要的检查,因为要鉴别诊断,因为能力有限。西医发展至今,很多检查已经是天价了,普通人得个重病,输的是血,交的也是血。我不懂您为什么会对中医失去信心,是因为西医的经济效应吗?

西医现在也已经向个体化转变了,虽然还不明显。西医看病也是会看副作用,不然也不会分很多类药物,当然每个新药的副作用短时间你也许不会看到。 
我对中医的不信任很多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医的很多东西我还不够理解,虽然我能用。然后就是西医的强势,每一个病人过来,他总是拿一大堆检查,西医诊断很明确,这很影响我的判断。还有一些就是带教老师的影响了。
中医的现在问题还是人才的问题,也是制度上的错误引起的。
其实中医的理论极其简单,但推下去又很复杂。


孫曉:

中醫也可以使用斷層檢查,在台灣早已實踐。但「望聞問切」的主旨,有多少人可以認真做好?

中醫和西醫都一樣,都為了「商品化」而奮戰不已,所以您若把醫療體系的弊病延伸到醫學原理本身,這不是公允的判斷。

容我這樣說,若不是真正的使用者,即西醫難以診斷者,我們似沒有理由去贓否一個學門,您可以舉出一排差勁的中醫,而亦有人可以舉出一排優良的中醫,而他們又提出一排混蛋西醫,然後您又舉出更多優良的西醫來反駁……

這根本沒有任何答案。即使統計數字亦能造假,我寧可相信自己的判斷。

我看中醫的第一個前提,是需要知道這個醫師是否仔細,但如果也是三十秒打發,那就不必了,他和西醫沒有什麼不同。

西醫的診治已經到了我都會的地步,你身上癢是不是?過敏啦!來,給你安全的藥,抗組織胺,什麼?起疹子太厲害?來,給你口服類固醇,醋酸強的松,給你脈衝療法,管你什麼鬼疹,一律抵消。什麼?類固醇會反覆發作?停不了藥?沒問題!給你普彼特,什麼?普彼特有嚴重副作用?「哎喲,你別想每種藥都會沒有副作用啊!吃啊!吃了才會好啊!」

結果呢?結果根本沒有一個醫師肯花三十秒來研究你的病!狗日的!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醫師工讀化」,醫師變成了麥當勞的工讀生,早已是儀器在操作人,而非是人操作儀器,不必開的刀,醫師照開不誤,只管有無錢可賺,中醫不必動刀,但亂塞藥、胡亂診治、甚至中藥藏西藥的情況屢見不鮮,一切都是「金錢病」。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遇上一個好醫師,哪管他是西醫中醫,好的西醫一樣望聞問切,一樣仔細判斷,沒有把握便不輕易開藥,爛的中醫一樣給你類固醇,一切都是騙小孩的把戲。

_________________
勤求古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山东大卤面



註冊時間: 2008-11-26
文章: 136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19, 2011 11:1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卤面不懂中医(但亦知道今日中医之凋敝),不过听说过这种说法,即西人医学本诸其学术思维模式“原子论”,故其治疗方法多为“找到病原体、消灭病原体”。而我中华医学本诸阴阳五行学说(今多被神秘化),其治疗策略常常是“调和五行”,可称为“极高明而道中庸”。如不嫌絮烦,可参看以下文章:
柯小刚:阴平阳秘,文质彬彬
——古今中西之变与中医的未来(自道里书院)
http://daoli.getbbs.com/post/topic.aspx?tid=204662
陆广莘等:中医药的传统与出路(自《读书》杂志2005年第9期)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80319/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风玄清



註冊時間: 2011-04-06
文章: 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20, 2011 5:4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孙晓兄,我说的并不是医疗体制的问题。虽然我现在很多中医院,里面的中医都是以西药为主。当然大城市的中医只能开中药。
我所指的制度,是现在的西化教育。我除了学习中医,还得花很多时间学西医和英语。您知道我们老师怎么断言的么。你们在学校学习毕业了,也不会入中医的门,要想学好中医,必须翻阅古籍,或跟师学习。
医生看病四诊当然很重要,光脉诊就几分钟。您那三十秒就算了,就算神医也做不到。
_________________
勤求古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20, 2011 10:2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风玄清 寫到:

西医现在也已经向个体化转变了,虽然还不明显。西医看病也是会看副作用,不然也不会分很多类药物,当然每个新药的副作用短时间你也许不会看到。 
我对中医的不信任很多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医的很多东西我还不够理解,虽然我能用。然后就是西医的强势,每一个病人过来,他总是拿一大堆检查,西医诊断很明确,这很影响我的判断。还有一些就是带教老师的影响了。
中医的现在问题还是人才的问题,也是制度上的错误引起的。
其实中医的理论极其简单,但推下去又很复杂。
孙晓兄,我说的并不是医疗体制的问题。虽然我现在很多中医院,里面的中医都是以西药为主。当然大城市的中医只能开中药。
我所指的制度,是现在的西化教育。我除了学习中医,还得花很多时间学西医和英语。您知道我们老师怎么断言的么。你们在学校学习毕业了,也不会入中医的门,要想学好中医,必须翻阅古籍,或跟师学习。
医生看病四诊当然很重要,光脉诊就几分钟。您那三十秒就算了,就算神医也做不到。

孫曉:

中醫也可以使用斷層檢查,在台灣早已實踐。但「望聞問切」的主旨,有多少人可以認真做好?

中醫和西醫都一樣,都為了「商品化」而奮戰不已,所以您若把醫療體系的弊病延伸到醫學原理本身,這不是公允的判斷。

容我這樣說,若不是真正的使用者,即西醫難以診斷者,我們似沒有理由去贓否一個學門,您可以舉出一排差勁的中醫,而亦有人可以舉出一排優良的中醫,而他們又提出一排混蛋西醫,然後您又舉出更多優良的西醫來反駁……

這根本沒有任何答案。即使統計數字亦能造假,我寧可相信自己的判斷。

我看中醫的第一個前提,是需要知道這個醫師是否仔細,但如果也是三十秒打發,那就不必了,他和西醫沒有什麼不同。

西醫的診治已經到了我都會的地步,你身上癢是不是?過敏啦!來,給你安全的藥,抗組織胺,什麼?起疹子太厲害?來,給你口服類固醇,醋酸強的松,給你脈衝療法,管你什麼鬼疹,一律抵消。什麼?類固醇會反覆發作?停不了藥?沒問題!給你普彼特,什麼?普彼特有嚴重副作用?「哎喲,你別想每種藥都會沒有副作用啊!吃啊!吃了才會好啊!」

結果呢?結果根本沒有一個醫師肯花三十秒來研究你的病!狗日的!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醫師工讀化」,醫師變成了麥當勞的工讀生,早已是儀器在操作人,而非是人操作儀器,不必開的刀,醫師照開不誤,只管有無錢可賺,中醫不必動刀,但亂塞藥、胡亂診治、甚至中藥藏西藥的情況屢見不鮮,一切都是「金錢病」。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遇上一個好醫師,哪管他是西醫中醫,好的西醫一樣望聞問切,一樣仔細判斷,沒有把握便不輕易開藥,爛的中醫一樣給你類固醇,一切都是騙小孩的把戲。

西医不可能实现个体化,因为一切化验指标都是基于群体样本。西医所谓的个体化只是学了中医的皮毛,应该是西方的个体化。的确有专家在这么做,比如天津治疗白癫风的卢涛博士,效果也不错,但是貌似都是有偏方的。除此之外,大部分医生,连这种西方的个体化都不会去做的,这是国情决定的。药物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性的,当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无药可选了,西药上市需要严格的动物药理实验,毒理实验和三期临床试验,所以一般什么副作用都是很明确的,重要的剂量的控制,安全限值和最小有毒剂量之间的交叉带是非常之窄的,西医没有个体化,以下您都能想到了吧。中医和现代科学的融合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中医以法立方,这个法看似简单,实则很难很难掌握,我只能说一把辛酸泪,无语对苍穹。学校封闭环境里学中医真的难于上青天,他需要你代入到历史的那个环境,用自己的身体做每一个实验,用心去体验每个节气,,每一个理论的细节,每天的变化,不断去印证,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穷经皓首地在典籍里找到最初的真相,天人之间的平衡,而且不仅仅是医学的典籍,这都不是一时之功,学中医一生都在学习。有时我觉得除了在战场类似环境上,西医急诊外科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之外,几乎一无是处,那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而且杀得理所当然。
西医的诊断方法叫做视触叩听嗅,科技发展到今天,这些过程大部分已被仪器替代,只要拿着化验单子,照着循证医学医学常规,不学医的人也知道怎么治自己,只算医生与患者交流的时间,门诊30s真实存在,毋庸置疑。
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该如此否定西医,但是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去给西医辩白。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6, 2013 6: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即将迈入临床,回头再看,很有启发。。。当时果然太年轻。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