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小论第三期武侠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3:59 pm    文章主題: 小论第三期武侠 引言回覆


文/朱九渊
这是我去年写的一些关于武侠理论中的个别章节,里面有关于“第三期武侠”的一些思索。有些生硬,因为写出来是给找麻烦的人看,本来是可以写得很软的。今天发到这里,特别感谢孤音兄。

(。。。。。开头省略8000字。)

通俗小说一般都被认为是一种“轻文学”,拒绝对社会的介入和义务的承担。卡林奈斯库在《现代性的五张面孔》中说得更直接:媚俗艺术在第二、第三世界的出现,乃是现代化准确无误的标志。
那么,通俗小说除了趣味主义,除了媚俗,就果真会拒绝涉及国家社会的大问题吗?媚俗的叙述,能不能用来解构宏大主题呢?媚俗能否在一定条件下,转变成一种严肃的手段呢?金庸《鹿鼎记》解构武侠的本身,其实就是对武侠的肯定。因为你要是不在乎,干嘛去解构前者呢?但是,能否从解构媚俗的角度,回到严肃的介入呢?
作者在理论上,做了一些探索。也许,这种探索会被认为“有悖于文体的性质”,但我一直觉得,确实可以用存在主义或者解构主义的理念,来写作通俗小说。一个武侠作家,完全可以通过遍布全书的对严肃文学和社会问题等资源的调动和“戏拟”,来创造一种崭新的效果。
迄今为止,中国现当代文学(20世纪中国文学)对武侠文学做出的大致界定为两期:
第一期:即旧派武侠小说,代表人物有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王度卢、白羽等旧派武侠小说十大家;此期以民国时期的大陆武侠为主流;
第二期:为新派武侠小说,代表人物有金庸、古龙、梁羽生、司马翎、温瑞安、卧龙生等港台新马武侠小说家,此期海外华人通俗文学为中华武侠文学主流。
武侠的黄金时代在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中期,之后逐渐衰落。80年代初,港台武侠文学涌进大陆,一时间轰轰烈烈,坊间无数刀光剑影。 80年代大陆武侠热实际上是 “武侠复兴”的假象。此时正在执笔、创作中的武侠作家已急剧减少,武侠文坛的巨擘们纷纷封剑归隐,此时的繁荣不过是文化传播非共时的滞后而已。
“接受”的热潮一直到90年代中期方告一段落。除影视剧中仍在蔓延的武侠热外,新兴武侠文学的创作逐渐式微。武侠文化在大陆、港台、新马几近全面息声。与此同时,新媒介所承载的新兴网络文学(玄幻、穿越、奇幻、后宫、耽美等诸类型)全面取代武侠文学的地位和影响力。电视、电玩、电脑游戏、网络游戏等新娱乐形式成为大众的新宠。
在这种情况下,港台新马和大陆的很多武侠作家和读者发出了呼声。新派武侠(第二期武侠)的后期代表人物提出了振兴武侠的口号。90年代后,武侠文坛提出了一系列武侠新概念,进行了一次次颠覆的写作实验:如“超新派武侠”(温瑞安)、“穿越武侠”(黄易)、“大陆新武侠”(《今古传奇•武侠版》作家群)。新世纪,台湾作家孙晓更提出了政治武侠的概念,作家已不是如《笑傲江湖》般含羞脉脉地影射政治,而是直接参与政治,图解政治,提出自己的政治理念。
然而,血仍未冷,水犹未热,武侠在新派武侠(第二期武侠)巨人们的阴影下,仍然缺乏系统的新理论,对旧有文学进行破旧、改良、乃至革命。
通俗文学的读者武侠有一种本质主义的母题情节,并且认为武侠小说是国产通俗小说的主心骨,但武侠小说客观衰落的事实,需要武侠作家做出应变:
面对现代性的急剧转型,武侠的内涵和外延都要进行某种意义上的重新定义,当下的武侠创作需要新的理论基础和文化诠释。
(1)武侠作家需要从“农业时代”(第一期武侠)、“工业时代”(第二期武侠)进入“信息化时代、网络时代”(第三期武侠)。
(2)武侠作家需要从“帮派”(第一期武侠)、“江湖”(第二期武侠)进入“宇宙人生”(第三期武侠)。
(3)时间上,武侠作家需要从“远景武侠”(以描写古代社会为依托、旧中华传统文化为精神命脉的第一期武侠和第二期武侠)进入“近景武侠”(以当代社会、当代精神、新左派立场或自由主义普世价值为依托的第三期武侠),组成崭新的全景武侠。
(4)空间上,武侠作家需要从“中原”(第一期武侠)、“中日韩东亚儒家文化圈”(第二期武侠)进入“全球化语境、多元文明世界”(第三期武侠)。
(5)写作内容上,武侠文学需要从“寻宝”、“练功”、“复仇”、“众女倒追男”、“一统江湖”等文学主题进入更为复杂的人性人生,更为有效地介入当下的社会生活和社会实际,扩大创作对象,打通远景和近景的视野,面对全球化提出的挑战,进一步扩大武侠文学的上限和下限。可进行“近景武侠(现代侠)”、“战略武侠”、“私武侠”、“新左派武侠”、“谱系武侠”、“新写实武侠”的新探索、新实验。
“第三期武侠”的提出,并非要颠覆武侠传统所形成的既往章法和节构,而是面对现代性问题,在后新时期(89年后)新情况下,对武侠理论进行的扩大和补充,希望针对新的武侠创作实践,提供颇有裨益的观点和写作思路——
对于“第一期武侠”和“第二期武侠”来说,它是“囊括”而不是“替代”,它是“发展”而不是“背叛”,它是操作系统的升级而不是整个平台的转换。一种思潮往往能极大地促进武侠文学某个时期的整体爆发,如旧派武侠和新派武侠实际上都有各自的精神实质。本文作者不认为“第三期武侠”即是武侠文学的终点,在此之后,仍可能会有“第四期武侠”、“第五期武侠”。所以用“第三期”这种平淡的语词,正为揭示武侠源流的自然流向,而不用具有终结性质的大一统词汇,人为造成理论的内在封闭性。

举例来说,作者认为,以金庸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泰斗,其理论具有某种天然的局限:金庸的武侠理论是圆满的,乃“画圆”。此种武侠理论要求回到原始,到达否定之否定的终点。金庸的武侠理论太强调天人合一,具有某种终结性,深含佛家轮回思想,极其强调个体性创作谱系的完整。这种创作谱系的完整让金庸的武侠建立在一个太极之上,不能够太极而无极。他的小说谱系是一个圆满的圆,具有明确的传统文化指向性。当这个圆划满之后,即使是小说家金庸也无法另起炉造。在创作实践上,人人固当追求自己的小宇宙,但对武侠文学整体而言,这种理论的示范作用,让武侠的开放性和包容性都进一步收缩。金庸在对旧派武侠小说进行天翻地覆的改造之余,凭借其巨大的影响力,让武侠文学进入到另一种范式。此种范式具有内在的封闭性和压制性,很难被后继的作家所延续。类型文学的作家一旦采用金庸范式,走上的往往是一条不归路,所谓“学我者死”。金庸武侠的集大成之作《天龙八部》已将武侠理论发挥得炉火纯青,要发展下去,本身也难以为继。所以金庸后期用《笑傲江湖》(政治影射小说)、《鹿鼎记》(反武侠小说)这两部反武侠来画成这个圆。“圆”一旦画满,就是投笔之日。金庸的野心非常巨大,他认为自己的《鹿鼎记》是一部《阿Q正传》和《堂•吉诃德》。
但是到这里为止,新派武侠小说的主流,已陷入了死循环。个人认为,武侠的理论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画圆画方,都当四散辐射、源远流长、野蛮生长。

通俗小说中的两种现代性
在个人的阅读世界中,我把通俗小说分成两大类型:具有现代进步意识的通俗小说,如发现新世界的凡尔纳、对新世界进行反思的威尔斯、描写壮丽太空文明和人类征战图景的阿西莫夫、克拉克、海因莱因,执着于人性分析的阿加莎•克里斯蒂、揭露科学末日和工具理性的米歇尔•克莱顿,挣扎于科学与宗教纷争之间的丹•布朗。我常常想,通俗小说中的科幻小说再往前走一步,就会变成《美丽新世界》、《1984》、《我们》、《阿特拉斯耸耸肩》这样的经典之作。有些老气的作家如凡尔纳,他的科幻视野甚至没有走出太阳系,但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就比无数描写宇宙意淫史的玄幻之作加起来的总和还要伟大壮烈得多。通俗文学的意义不仅仅是通俗,通俗作家所描写的人类视野、未知世界、英勇与仁爱,都用放大的姿态、活泼的形式,更快、更强、更鲜明地传播到世界各地。
另一种类型是相对缺乏现代进步意识的通俗小说,或者说,反现代通俗小说。这种判断带有主观的褒贬色彩。此处出于对作家开创之功的尊敬不加细论。(反现代,本身也是现代性的面孔之一)
我相信,一位通俗小说家一定要具有某种超跃情怀,而不仅仅是市场和关注。的确,通俗小说家一般都活在某一种类型文学的世袭谱系中,他必须正视这种类型文学的传统,做出自己的应对和改良。为了开创一种新的类型,发前人所未发,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即使卑劣,也值得同情。
作家选择了写什么,他就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觉得,作为一个通俗小说家,必须要有明确的写作意识,总要有那么点想法:你能为这种类型文学创造什么?你是守正还是创新?你能别开生面,在此种类型上,混搭出一种全新类型么?前人的目光是那么明睿,以至于我们不敢超跃。而恰恰是我以前所批评的黄易、蔡骏、乃至天下霸唱,实质上却是引领风气之先的自觉者。《暮光之城》的作者,不也是把欧洲传统的吸血鬼文学和青春文学结合起来了么?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一种创作,也许都散发着盎然的绿意和无限生机。

近景武侠的构想

武侠,给人的第一感觉总是刀光剑影。所谓:大漠塞北,铁血天骄,千里杀人,一怒拔刀。
近景武侠从属于第三期武侠。然而,何谓近景武侠?说来话长。
到目前为止的主流武侠作家,其视野皆是一种“远景武侠”和“虚拟江湖”,作品皆以描写古代中国社会为依托、以旧中华传统文化为写作精神命脉。在此桃花源和乌托邦,确实有对现实的影射和投射,其精彩纷呈也令人叹为观止。但武侠又犹如一座死寂的山谷,万古长风,都在山峰掠过,难能拂清谷底。当一种类型文学的世袭谱系缺乏再生能力的时候,即使是三个金庸复活,也不能挽救武侠消亡的命运。所有的作家都在重复有限的几个主题,不幸的是,这样的主题正因新媒体的到来,不再为武侠所独享。旧有市场被彻底瓜分,显得垂垂老矣、星坠云散。
正如黄仲则的诗一般,武侠的命运,便如 “长星落地三千年,此是昆仑劫灰耳。”怎样的高冠岌岌、独佩陆离,怎样的纵横击剑、胸中吐奇,都改变不了武侠衰落的事实。无论现实的理由是什么,旧有的武侠面对的是一个极空虚的市场:中老年人,沉湎于金庸古龙的世界,拒绝接受任何新的武侠;青年人,沉浸在网络玄幻、奇幻、穿越的巨型小说中,拒绝与土气的武侠为伍,那些从前的优点,在他们看来没有一处不是缺点;新兴的武侠小说家,在一开始表达了对武侠这种文体的好奇之后,纷纷转战其他类型,因为别的类型看起来更有前途、更受追捧。
有点像华文阅读市场,任何出版社都会摩拳擦掌,信誓旦旦,投入之后,却很快发觉自己的作品其实只能印刷几千本的悲惨事实。
随着世界的日益大同,全球交流的日愈频繁,旧中华文化的图腾逐渐死去,一朵朵曾经开得灿烂的鲜血梅花纷纷凋谢。我们生活的世界变了,武侠却在静止中寻找永恒之美。
新的世界精神,新的当代精神,全球化与多元冲突、太空战略、宇宙文明,信息时代、基因技术,甚至可以说,新的“黑暗”,新的“混搭”,左的,右的,都要求武侠文学做出新的应变,绝地重生、凤凰涅槃。
新的一切,一切的新。
武侠如果不应对这种变异,既有的读者群终会老去,在五十年内走向终结。扩大武侠外延的上限和下限,是武侠要面对的特殊问题。
定义:所谓近景武侠,从属于“第三期武侠”,与当下紧密结合的一种武侠新类型。它以当代社会为背景,当代精神、新左翼价值观或普世价值为主要精神依托,不回避现实和黑暗、强调现实的“在场和介入”,它是综合多种类型小说元素的混搭武侠、新写实主义武侠。它必然要涉及到的主题如:未来、压抑、成长、重生、旅途、冒险、暗黑、反腐、反恐、国际纷争、宗教屠杀、文明差异、文化战争、意识形态论争等。
有了这层开拓,武侠便会充满弹性,注入新的血液。武侠小说写“红都”、写“富二代”、写“索马里”、写“星际之门”、写“反腐”、写“文明冲突”、写“世界政府”、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作为近景武侠中的“Hero”和“Heroine”,其当代身份也将得到解放——
(1)所谓“武”,并不止于传统的中华武术和技击,还包括一流的反应速度、高超的枪械知识、缜密的战术水平、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多元的信息化获取手段、赛博空间的生存能力、尖端的科技支持等一切超乎寻常的神奇性因素。这是对“武”的扩大,使之更适合当代社会。
(2)所谓“侠”,并不止于传统之侠的“智仁勇”太上三达德,还包括在全球化背景下,应对多元文化、多元文明的相应举止行措,对弱小民族、弱势文化、无助群体的同情和不忍人之心。对当代暴政的绝不妥协、对人性软弱黑暗一面的反省与挣扎等等。
更重要的是,“近景武侠”将会把英雄人物,从一直以来以西方话语为中心的环境中解放出来,扭转到当代东方文化的视野中,反客为主,创造一批光彩照人的群像。
当我们阅读科幻小说,浩瀚宇宙,几乎每一个星球的名字,都带上了拉丁字母,每一个主人公,都有着一个洋气的名字,我们怎能不感到气馁?因为写作的人,本身就是洋人。洋人的上帝和主人公自然也是金发碧眼、高鼻深目。这并非民族主义,汉语和方块字要在世界流行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必须从自己出发,自觉加大“流行文化符号”、“东方英雄”的培育力度。

(结尾省略8000字)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6:2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朱九淵兄是講武堂有名的評論家,您太客氣了。

歡迎多多發文章!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