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神經英雄傳》一、神一面馆遭遇(朱九淵/著)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12 5:06 pm    文章主題: 《神經英雄傳》一、神一面馆遭遇(朱九淵/著) 引言回覆

没事大家看看,不喜欢就拍。

我发这里,一是觉得商业网站太水了,不喜欢那种环境。

二是自娱自乐,写出来给大家看看,仅供一笑。也没想过发表什么的。嘿嘿。大家开心开心。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朱九渊 在 星期三 四月 11, 2012 5:13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1, 2012 5:10 pm    文章主題: 第一至八章 引言回覆

一、神一面馆遭遇

眼前的小姑娘确实历害,居然在一目的劣势下,祭出三劫连环。形势一直算得很清楚,如正常局终,我是一目小胜。

棋没法下了,迄今为止,这是我在沪江大学遇到的第一高手。

她朝我诡秘一笑,纤手拈着的一枚棋子,轻轻放进棋篓,起身淡淡道:学长承让了,你的确很历害!

说罢扬长而去。

伊人已走,淡淡的发香并未散去,我不禁有些得意,有些迷惘。作为曾经的冲段少年,自入校围棋协会以来,与一群三脚猫对弈,正可谓“长胜八百战,棋艺天下尊”,打遍校园无敌手,今天这个小姑娘却如此历害……

不过,也有那么一点遐想,崭新云子乌黑的光芒正如她漆黑瞳仁里散射的无尽漩涡。彻底陷进去了:老天!难道你这是要赐给我一段孽缘?

我身高175CM,在学校BBS鹊桥版耽精竭虑,发贴无数,至今仍是门可罗“鹊”。一腔悲愤无处宣泄,自然迁怒到女同学们身上——现在的女孩子,其庸俗、没品、愚蠢、肤浅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错,我至今还剩着。

作为沪江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吾虽老而弥辣,却素被那些本科小女生瞧不起。

等我追到主席像那儿,小姑娘骑车的背影,已消失在下课的人流中。不禁为人生错遇而慨然一叹。唉。

回到宿舍,一群舍友正在狂热讨论大学生“捐精”,说是捐一个营养费3000元云云。我心中说不出的厌恶:这群孙子不是宅男就是熬夜狂,没事就撸,真要捐了没一个合格,丢人不说,还拉低了沪江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公益服务素养的平均水平,瞎起个什么劲!

如此星辰,如此晚风,大冷天,我立在阳台上,仰天干嚎起来。对面楼的三五灯光,一起探照过来,继而一阵叫嚣与喝骂。我虽视他们如浮云,但长夜寂寂,如何排遣?小姑娘的倩影在我脑海中飞速旋转。

“沈中,5号楼402,沈中,沈中,你下来!”

清脆的声音直冲云宵,又糯又软,一群猥琐男围在阳台上围观、品评且起哄着。我忽然想起了电影中那句“安红,俺想你”。拔开阳台上黑压压的一群人,挤了过去,凝目下看,其时已是晚上七点钟,但魔都的秋天,黑得早,五点就伸手不见五指了。并未看得真切,模模糊糊见得是个女孩身影。

我身轻如燕,飞快下楼,原来是白天与我对弈的小姑娘。

我迟疑道:“小姑娘,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她抿嘴一笑:“学长,棋社有花名册啊,我一查就清楚了。”

我故意摆个姿态:“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小姑娘道:“我是大二化学系的,陈青幽。今天看你下棋很历害,听说你是这一带的棋王?晚上有个局,有人想会会你,敢不敢去?”

切,笑话!有何不敢。我心中暗笑,哥好歹也是冲段赛甲组第17名,也算是准职业棋手了,这些年读书为学,努力前程,棋力自然有所下降,但对付几个门外汉,哪怕是凶狠的赌棋,即便有盘外招,也绝不含糊。

陈青幽看我脸色,眉毛轻耸,诡谲的笑容一隐而过。却听她道:“走吧,大棋王,你这么赏脸,我请你吃晚饭。”

我心中暗暗得意:居然倒贴,这小姑娘真憨!不过我喜欢!吃定你了!

来到北门外“神一”面馆,颜教授哟喝道:“哎呀,两位里边雅座请,欢迎欢迎!”

这颜教授颇有些来历。原来是沪江大学外文系的专职教授,相貌英俊,才高八斗,风迷万人。但没想到中年突然下海,辞了教职,别了科研,在学校北门外开了一家面馆,名曰“神一样的面馆”,没想到这面馆真神了。开业当天,全城耸动,上海十七区一县,众面客蜂拥而至。颜教授的第一碗面一端出来,沪江大学的女生为抢头啖面打得头破血流,呜呼哀哉。后来生意实在是太红火,连工商局都妒忌死了。说是店名古里古怪,不符文明规范,硬是勒令把“神一样的”面馆改成了“神一”面馆。这邪门才压了下去。

虽然生意远不如从前那样如火如荼,颜教授已经成了颜老板,但沪江大学的学生们还是不敢怠慢,光顾之余,仍有好事者来瞻仰这位奇人风采。

和颜教授打几声招呼,被引进二楼一个包间。平时吃饭,倒从未来过此处,在我辈看来,吃面能有什么讲究?吸来吸去,不过碗大一陀面条。要我说,那些成天光顾这里的女学生,双手轻拍做“好好吃呀好好吃”状,其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这小间,却透出一股不俗之气:与其说是寻常酒店的包间,不如说是一间小些的书房,中式古朴、晚明式样的装修,堂正中央,居然还有一副对联,道是:

海上传杯,见眼底风波,樽酒重论;
江山洗面,浇胸中块垒,一笑难消。

我作为中文系的研究生,自然有专业病,先看此联符不符平仄,后看有没有繁体简写、错字别字。最后十分懊恼,居然都无大错,挑不出刺来。而且上联喝酒,下联吃面,不但工整,合气氛,还颇有昂然自得之征、大有寄寓之象。暗暗摇头:“好个颜教授,连吃面都这般讲究。”

房内暗黄的灯光,檀香缭绕,却并无棋盘,倒是坐着一个两鬓霜华的老者。

对于我这样一个渴望艳遇、却又胆小如鼠的家伙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征兆。

我惊疑回头,想问陈青幽这是哪里,不料她已不知去处。

那老者约摸六十余,拄着一根老式的龙头拐,却听他沉声道:“这位小兄弟可是姓沈名中?”

我不敢怠慢,硬着头皮走进去,问道:“是啊,老伯可是找我下棋?”

我心中倒也不十分奇怪,迅速给出形势判断。一般而言,别看这些老头仙风道骨,个个都一副年高德勋状,下起棋来,要么棋力很低,或者棋品很差,耍无耐、死命纠缠、心脏病发作,什么盘外招都有。和金庸小说里的木桑道长差不多。和这些老家伙下棋,只好半推半就,到终局半目胜了它们,让他们留下无限遗憾和无限遐想才能脱身。倘若你要是中盘就把他们杀花了,或者死了条大龙,你不给他一个台阶下,简直会生吞活剥了你,半辈子不得安宁。
所以,我自然知晓分寸,心中已有计较,如何应付这个老者。

哪知那老者却道:“沈兄弟是名牌大学学生,气度果然不凡,又且古道热肠,为了小女,甘愿献出肾脏,如此急功好义,龙老大真不知如何报答。”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暗笑,什么年代了,这老头装模作样,居然说什么“古道热肠”,听到后半句,我不禁一震:

“什么?你说什么?”

那老者叹了口气,便道:“青幽,你出来说话,终究是要讲清楚的。”只见陈青幽从一角屏风后钻出来,幽幽地望着我。

龙老大摇摇头,便道:“我外孙女自出生后,体质便弱,每隔一两年就要生次大病。这些年看了无数名医,甚至到香港和美国各跑了一趟,意见虽纷纭,倒终于找到了病根所在。原来是要换肾。”

我狐疑地瞧瞧陈青幽,心想,小姑娘还不是活蹦乱跳的,没什么毛病啊。

龙老大示意我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又道:“无论在哪国,换肾虽难,终有盼头。只要有希望能办到,我龙某都能办成。哪知这换肾却换出事端来了。我这外孙女是万中无一的熊猫血。”

我茫然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换肾,医院是要排队的,不是你想办就能办的。”

陈青幽插嘴:“沈大哥,我是学化学的,这事情我查得清楚。龙爷说的熊猫血,学名叫RH阴型血。在世界人群中,RH阴型血是最少的。中国人群里,苗族是Rh-阴性血比例最多的民族,有百分之十三,维吾尔Rh-的分布为百分之五;蒙古族人百分之一;汉族人所占的比例极少,仅占千分之三,属稀有血型,如果同时考虑ABO血型和Rh血型系统,在汉族人群中寻找AB型Rh-同型人的机会不到万分之三,十分罕见。”

我心里不以为然,暗想,学长变成了“沈大哥”,为了自己换肾,居然耍这么多阴谋阳谋,还就这么亲热起来了。凭什么呀,素不相识的,下盘棋就把肾给你了呀?我就是要当胡斐、杨过,你至少也得是马春花、陆无双吧?

从他们说起熊猫血的那一刻起,我就隐隐感觉不妙。看来这些人对我的底细了如指掌。因为我在学校献血的时候,还因为血型的少见,接受了沪江大学校报记者的采访,着实风光了一回。不才正是那万分之三中的一名,当当当当,真正的纯正而高贵的熊猫血型。自那次验血后,我就留了个心眼,最怕生病流血,要知道宝石虽物以稀为贵,烧了就变焦碳了。要是我哪天出了什么事,一时又找不到献血证,后果不堪设想……

陈青幽见我低头不语,强笑道:“沈大哥,我们愿花50万买你的肾,而且绝无生命危险。只有血型配型结果相符,才能换肾的。你知道的,要不是血型特别,黑市卖肾的价格也就10多万……”

我不禁又怒又气,脑海中幻想着这样的一幕,我英武地大喝一声:“住了!”,陈青幽吓得脸色苍白,然后我以一连串翻江倒海、雷霆霹雳般的排比,把他们卑鄙的行径和对我人格的侮辱贬低得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但我却听得一个声音嗫嚅道:“50万?现金还是刷卡?”

龙老大脸现鄙夷之色,但老辣的眼中毕竟按捺不住一丝兴奋:“随你!怎样都行,只要……”

我心想,这欲扬先抑把握得差不多了。大喝一声,呸:“你们这两个器官贩子,欺负我研究生啊!要想我捐肾,可以,除非把她嫁给我!”

陈青幽,这可是你自找的。

陈青幽又气又急,恨恨地看了看我。

我心中大笑,想不到吧。眼看她亭亭玉立,一米六八的身高,我的心都要化了。青幽,你设局在前,我捕雀于后,扯平了。

这才是哥的飞刀,总是官子的时候出来。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11:4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一章已發表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11:48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以下各篇章,將由我幫朱九淵兄不定時發表連載在講武堂文學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朱九渊



註冊時間: 2006-09-04
文章: 138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12:3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柳孤音 寫到:
以下各篇章,將由我幫朱九淵兄不定時發表連載在講武堂文學院。


感谢柳兄!虽然在贴吧已经承由秀公的高义,倾情发了一份,但这里也我想发的地方,文字会相对完整些。贴吧由于太多的关键字的限制,篇章之间有点破碎。不过,供人一笑也就可以了。柳兄不需要太关注排版之类的东西,里面也有错误,完全由我个人负责。

再次感谢柳兄。
_________________
朱九渊博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文學院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