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論語今讀》節選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5, 2011 9:1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桩边死兔 寫到:
回复孤音兄啦,这种问题,很难找到什么很好的解释。我觉得,这是不需要好的解释的,朱释其为“天理人情之至”,那就可以了。
你让我来堂子里多发言,那我就多说些废话吧。
你提到了伪证罪,说得很好,律法都违反了,那还谈何道德呢?你是这样看吧,但是可以换个视角,一个为了父亲的安危甘愿铤而走险,替其担待责任的儿子,我们能说他不孝顺么?
不要太一味苛求绝对的正确,《论语》中这么说了,只能说明孔子是这么看的。至于你是不是这么看的,那得瞧瞧你的本心。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正确的道理,在这种情景假设中纠结,不如抛骰子来决定选项(玩笑)。
既然“大义灭亲”和“父子相隐”的利弊我们都很清楚,那就先站定立场,再往下想。孤音兄,你的立场是哪边?其实我还是不很清楚孤音兄想要讨论哪方面的问题咧......无端端就这么看到一个话题很难下手。


那一篇【記】後面的文字,還有你說的「偽證罪」部份,都是李澤厚先生寫的。(我暈)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5, 2011 9:1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藍郡 寫到:
偏題了,

直的範圍有點廣,如果從儒生的角度來看可以縮小一些
也許[天地民心]裡的祁寯藻可以給你答案


天地民心...四十集電視劇...嗯...謝謝你呀...Orz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藍郡



註冊時間: 2006-01-16
文章: 321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5, 2011 11:3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今天天氣很好

藍郡 在 星期三 十月 30, 2013 1:41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桩边死兔



註冊時間: 2009-06-18
文章: 220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26, 2011 12:2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柳孤音 寫到:
桩边死兔 寫到:
回复孤音兄啦,这种问题,很难找到什么很好的解释。我觉得,这是不需要好的解释的,朱释其为“天理人情之至”,那就可以了。
你让我来堂子里多发言,那我就多说些废话吧。
你提到了伪证罪,说得很好,律法都违反了,那还谈何道德呢?你是这样看吧,但是可以换个视角,一个为了父亲的安危甘愿铤而走险,替其担待责任的儿子,我们能说他不孝顺么?
不要太一味苛求绝对的正确,《论语》中这么说了,只能说明孔子是这么看的。至于你是不是这么看的,那得瞧瞧你的本心。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正确的道理,在这种情景假设中纠结,不如抛骰子来决定选项(玩笑)。
既然“大义灭亲”和“父子相隐”的利弊我们都很清楚,那就先站定立场,再往下想。孤音兄,你的立场是哪边?其实我还是不很清楚孤音兄想要讨论哪方面的问题咧......无端端就这么看到一个话题很难下手。


那一篇【記】後面的文字,還有你說的「偽證罪」部份,都是李澤厚先生寫的。(我暈)
哈哈,我的错。 Very Happy
_________________
蓝颜心伤,红颜命短,何如相拥?一世情,半生缘,此生无憾。谁许情缘?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柳孤音



註冊時間: 2006-01-13
文章: 340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五月 26, 2011 1:2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藍郡 寫到:
我看的是書,不知道電視劇演的如何


原來如此,誤會兄臺了,抱歉抱歉。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忆竹



註冊時間: 2011-04-09
文章: 79
來自: 长安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27, 2011 12:4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柳孤音 寫到:
憶竹兄解釋的極好,我的疑惑差不多都在這了。

還有一點希望憶竹兄開示。

如果主角身份是大官,他的父親偷了羊,他該怎麼做會比較符合孔子的期望「直」呢?

希望憶竹兄能像之前的解釋一樣,用很生活的例子。

又,如果照憶竹兄的解釋,則似乎把「君」和「父」的地位給混合了?

但儒家又有「從道不從君」之說的?

感謝憶竹兄的回應。

如果有其他朋友有好的想法也歡迎討論指正。




我觉得首先的一点,虽然在偷羊这件事情上对错是比较分明的,但在许多其他的问题上有时对错便不是那么分明了,甚至于会是非颠倒。因此,正确与错误是多元的,但父母子女之间的感情却是跨越时间空间永恒不变的。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第一次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想到的便是66-67年间大陆的那段历史。那是一个“亲亲相隐”被彻彻底底否定甚至打倒的年代,亲密如父子、夫妻一样要忙不迭的划清界限,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几乎天天都要做“子证之“这样的事情。
虽然由现在回顾当时所谓的“错误”都是很荒谬的,但在当时,尤其是那些刚刚懂事的孩子们,他们在批斗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老师时,是真心实意的认为他们是错的。
看过一本书叫《滴血的童心》,是一些已经长大了的,但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度过了他们的童年的人们通过回忆写成的。其中有一个孩子因为爷爷被打作右派而被老师找去谈话,老师跟他说:如果你愿意在明天的批斗大会上公开跟你爷爷脱离关系,那你就可以当上红小兵哦。我不知道那个孩子站在讲台面对着下面的人群是怎样的感受,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太残忍的故事。念及我的亲人,我是做不到的。
也是因为有过这样真实的历史,我每念及“大义灭亲”,总是觉得它背后有阵阵的寒意。

上面好像有些跑题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有些事情可能作为一次性事件会有很好的正面影响,但是不能作为社会的准则或是所提倡的标准。因为一旦这样的标准被提倡了,那么这个社会最基本的原则就会被打破了,那是很难弥补或重建的。
中国传统里的五伦是“天地君亲师”,如果儿子可以肆意指责自己的父亲,学生可以肆意侮辱自己的老师,那么继续发展下去的结果就不言而喻了,那除了金钱这个社会还剩下什么标准?正义吗?如果连亲情都无法维系,正义又何以立足呢?

对于一个做了大官的人应该如何对待父亲偷羊这个问题,我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但不敢说是一定符合孔子的希望。
因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一个做官的人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又与一个纯粹的老百姓会有所不同。如果站出来指证父亲,有违人子的义务,而不闻不问又是徇私枉法,擅用职权。相对来说两全其美的方法可以是在不违背自己秉公执法义务的基础上代父亲接受惩罚,或用合法的手段替父亲减轻罪责。

至于“君”和“父”,我认为是有很大的相似性的。君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父权的一种延伸。至少在《论语》里,不乏把“君”与“父”相并列的例子,如最著名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我对“从道不从君”与父子相隐的看法是“从道不从君”强调的是一种是非的评判标准,即不唯君王之命是从,而敢于坚持正义;而父子相隐更多的是一种处理问题的方法,“子为父隐”与儿子认同并协助父亲的所作所为是不同的。
由父子来看,就是儿子并不以父亲为是非的评判标准,并不因为父亲偷羊就认同偷羊是正确的,然而在认清了是非后愿意与父亲共同承担犯错的惩罚而不是立刻站到父亲的对立面去。

这是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啦,不知道孤音怎么看?

对了,顺便补一句,我是女生啦~~陡然见“忆竹兄”之称,适应了好一会儿哪~~呵呵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2頁(共2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