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武堂 首頁 講武堂
講武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文學的理由」引發零星戰火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20, 2011 11:5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将自己的罪孽全部归咎于那个已经过去的时代,一边标榜着对未知的敬畏,又批判他未必自知的历史,凭着一己的揣测便是真实吗?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虽然我知道不能以言废人,但是他借着西风,唐而皇之的粉饰自己,看着他的语气,字里行间的骚气,很不舒服。
有点走火了,嘿嘿~#^_^


孫曉:

您在胡說些什麼呢?

喔!海綿寶寶!請別為他哭泣!阿們!

#^_^:
就这篇文章,有些话,昨天看得很让我郁闷~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哎,我也忘了~应该是和楼主所关注的重点不一样吧~呵呵~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elviseno



註冊時間: 2008-01-05
文章: 296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1, 2011 4:2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wuyan 寫到:
将自己的罪孽全部归咎于那个已经过去的时代,一边标榜着对未知的敬畏,又批判他未必自知的历史,凭着一己的揣测便是真实吗?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虽然我知道不能以言废人,但是他借着西风,唐而皇之的粉饰自己,看着他的语气,字里行间的骚气,很不舒服。
有点走火了,嘿嘿~#^_^


孫曉:

您在胡說些什麼呢?

喔!海綿寶寶!請別為他哭泣!阿們!

#^_^:
就这篇文章,有些话,昨天看得很让我郁闷~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哎,我也忘了~应该是和楼主所关注的重点不一样吧~呵呵~


是批判“未必自知的历史”吗?这句话可不怎么认同。“将自己的罪孽归咎于已经过去的时代”更是诛心之论,诛心之论才让人看的气闷。反思是一个作家的良心,算不上义务,所以一个懂得反思的作家值得尊敬。而反思必然基于自己的经历,也就是过去的。如果将自己的罪孽归咎于别人,那你尽可说人家无耻,比如余秋雨。然而高行健并没有推脱自己的罪孽:何况在我看来他并没对谁犯下什么罪孽,反思更多也是对近百年来可怕的现象的反思,是一种良心所在,我看来,有点像懦弱的卢云,他离开了,但他还在坚持写作给自己看,作为外人不能要求更多。

高行健亲身经历的怎么能使“未必自知的历史”呢?如果你不认同他对历史的描述倒是可以用“不真实的历史”这样的词语。如果要批判他大可以针对他对历史的看法提出你的看法而不用首先就在大义上攻击人家。“西风”“堂皇”都不是客观之语,更公正一点讨论也许更好。
_________________
God is a girl, God is a lesbian.
- 叫我匹夫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1, 2011 8:5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elviseno 寫到:
wuyan 寫到:
将自己的罪孽全部归咎于那个已经过去的时代,一边标榜着对未知的敬畏,又批判他未必自知的历史,凭着一己的揣测便是真实吗?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虽然我知道不能以言废人,但是他借着西风,唐而皇之的粉饰自己,看着他的语气,字里行间的骚气,很不舒服。
有点走火了,嘿嘿~#^_^


孫曉:

您在胡說些什麼呢?

喔!海綿寶寶!請別為他哭泣!阿們!

#^_^:
就这篇文章,有些话,昨天看得很让我郁闷~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哎,我也忘了~应该是和楼主所关注的重点不一样吧~呵呵~


是批判“未必自知的历史”吗?这句话可不怎么认同。“将自己的罪孽归咎于已经过去的时代”更是诛心之论,诛心之论才让人看的气闷。反思是一个作家的良心,算不上义务,所以一个懂得反思的作家值得尊敬。而反思必然基于自己的经历,也就是过去的。如果将自己的罪孽归咎于别人,那你尽可说人家无耻,比如余秋雨。然而高行健并没有推脱自己的罪孽:何况在我看来他并没对谁犯下什么罪孽,反思更多也是对近百年来可怕的现象的反思,是一种良心所在,我看来,有点像懦弱的卢云,他离开了,但他还在坚持写作给自己看,作为外人不能要求更多。

高行健亲身经历的怎么能使“未必自知的历史”呢?如果你不认同他对历史的描述倒是可以用“不真实的历史”这样的词语。如果要批判他大可以针对他对历史的看法提出你的看法而不用首先就在大义上攻击人家。“西风”“堂皇”都不是客观之语,更公正一点讨论也许更好。

您说客观,大义?呵呵~我觉得你得首先看看这位高先生客观不客观,大义不大义。
人家骂人不带脏的,拐弯抹角的诋毁,我还要很客观的接受吗?
对不起,敌人面前,我很护短。是,他有怨气,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事情他若是真的反思了,真的无辜了,真的疼过了,那这篇文章不会出现的我的面前,可它出现了,他的怨气让他有胆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污蔑生他养他的地方。
在国际性的台面上,一个假洋鬼子,没有归处的孤魂野鬼,叫嚣个人的声音,讲政治,讲文学,他连文人的骨气都没有,他配吗?
可他偏偏现在站在上面,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我不疼,当时我只想咬死他!鲁迅在那个时代那样的主张,我赞美他,佩服他。可是高先生,我就想把他除之后快,他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他因何沦为丧家之犬。
如果他是个被阴谋算计了的笨蛋,我会可怜他,可笑他还自诩触摸到社会的真实,哈哈~他以为他是谁啊!
我实在不想回头再看第二遍来逐字逐句对您解释,很抱歉!
历史洪流,大江东去,我辈以道正己,以术行天下,可是我们的心,还不够强大。
旁边青柏倒下,化作路标,我知道,终于一天还会有人忍不住,跳出去,缓一缓飞速的火车,砸一砸胆敢擅改车道的家贼,倒下化作新的路标。总有一天,会有一位活到最后,以最豪迈的姿态,力转乾坤,迈进大同。


孫曉︰

英雄志的創作目的

與一般描繪英雄的故事相同,英雄志的創作目的亦在表揚英雄、讚美英雄,然而英雄志在建立主角的英雄形象後,卻又拆解了他們崇高的形貌,將之還原為人,甚至是貶低為罪人。這便是小說裡嘗試的「建構」與「解構」。

這裡先介紹英雄志裡對「英雄」的定義。

「英雄」,據其世俗之定義,誠乃「對公眾有重大貢獻」的人,他們多半歷經了一定的困難,為公眾、或至少為自己和家人帶來了幸福,比方說出身於貧民窟的富豪們,他們經常被輿論塑造為英雄,因為他們代表積極向上的力量,他們的成功證實了一件事,任何人只要透過自身的努力,便足以克服貧微的出身,達到驚人的成就。

也因此,這類的英雄成為了楷模,他們一面受到追捧,一面也把持道德的話語,當人們埋怨於世界的不平等時,他們的存在就足以反駁所有的指責,他們證明了努力可以改變一切,也反向說明了埋怨者的貧困其實是來自於怠惰和懶散,而非是因為大環境的不公。透過身上的光芒,英雄間接掩蓋了弱肉強食的黑暗現實,他們讓身處黑暗的輸家們看到了希望,從而自願接受不公正的規則。這樣的英雄無疑是皆大歡喜的,贏家接納他,輸家學習他,所以他們不斷被塑造出來,成為典型的「時代造英雄」。

「時代造英雄」,是基於公眾心理需求所製造的人為幻影,是一種帶有諷刺性的幽默喜劇,然而「英雄造時代」,卻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現實悲劇。

英雄的另一層定義,更深層的意義,實為「人性中的神性」,即「行為之最終目的超越理性」(利它主義的衍生),在這種定義下,英雄不再是擁有超人力量的人,亦非獲取了非凡成功的大人物,他們之所以被視為英雄,完全是因為他們擁有一種特殊的個人意志,足以凌駕肉身與環境的種種限制,正因意志如此強烈,他們必定會竭盡所能的創造時代,改變億萬人的集體命運,這就是「英雄造時代」。

英雄與時代的關係是複雜的,所謂的大時代,其實就是集體的總意志,代表了多數的決定,但英雄本身卻屬於「少數」,當他們的少數意志與公眾的多數意志相呼應時,他們是非常幸運的,他們會受到各方的寵愛,在歡呼聲中奮勇前進,剷除心中認定的一切敵人,當然,他們的出發點多半是良善的,但他們未必會帶來善果,幸運的話,他們創造了時代,改變了所有人的處境,然而更多時候,其結果往往出乎意料,他們打垮了心中的敵人,卻總是把自己變成了自己都無法容忍的壞人,這個輪迴過程在英雄志裡大量出現。所有早期代表良心正義的渺小主角,隨著劇情推進,一個一個成為後期灰暗朦朧的巨大身影,執行著灰暗朦朧的律法,徹底失去了理想性與正當性。這恰好是他們年輕時最無法忍受的景象。他們變成了自己當年一心剷除的敵人。

然而這並不是最大的悲劇,比這種不幸更可怕的是,一旦英雄的意志本身就與公眾的意志相衝突,往往從一開始就不能見容於當代,這時他們會選擇對抗到底,即使「春蠶到死絲方盡」,他們也在所不惜。一旦走到了這個地步,便是希臘神話裡最典型的「英雄悲劇」。

有趣的是,和公眾衝突越大的英雄,其理想性格也越重,外觀上也更像是好人。例如英雄志裡最光明偉大的主角「盧雲」,他幾乎是在一開始就以絕對的個人意志衝撞整個朝廷,幸運的是,他十分渺小,因此惹不上殺身之禍,但隨著他的職位越來越高,他冒的風險也越來越大,最後走到了萬劫不復的地步,但是在最後一部裡,盧雲終於領悟了,原來他帶來的災難絕不下於他所審判的對象。這種醒悟也發生在其他主角身上,每一位主角在追尋自己天命的同時,他們也不斷的反省,這種反思與對比便是前述的「英雄解構」。

對於英雄的定義,我們抱持寬大態度。儒家深切明白,一個人是否能得到英雄美名,其重點並非在於結果,而在其追尋的過程,每一個人從啟蒙之日開始,便已踏上了他們的戰場,這段人生路途上的自我實踐,就是英雄之路。其過程本身就是終點,其動機本身就足與最終的成就相提並論,也因此,其目的之崇高必須被手段的偉大所證明,亦惟有光榮之手段,方足證明其目的之偉大,這同時也是儒家對「君子」的定義,孔子重視「立德」超過於立功與立言,其所彰顯之意義,不在於英雄們為世人帶來多少的現實利益,帶來多少的戰利品,而在於更抽象的「樹立典範」,因此中國人對失敗的英雄是寄與憐憫的,這便是「不以成敗論英雄」的由來。這一份成敗得失,不僅是對公眾而言,也是對他自己和他所愛的家人而言,他犧牲太大,但所得太少,除了一份理想上的寬慰,亦無他求。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就是人性,當一個人違抗了自私的本能,以內在的神性逼近於神,他就是英雄。因此在某一時、某一刻,人人都可能成為英雄,他們不該被最終的勝敗所嘲弄,亦不該被「公眾利益決定論」來贓否他們的光輝,哪怕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在那過程中爆發了非常之舉,出現了人性本能以外的崇高追求,便足使任何一個人成為英雄。從這個角度而言,英雄志是勵志的作品,亦是批判現實的作品。

英雄志的世界觀

英雄志介乎於歷史小說與武俠小說之間,它的官府場面與擬真的企圖,使它不再像是傳統的武俠,但武功的描繪又使其脫離了歷史範疇,因而英雄志難以找到一個確切的文學定位。然而作者創作這部作品的主要企圖,其實是模擬一個和真實現況相互呼應的世界,一個受到金錢、權勢、制度、人性所左右的現實社會,唯有描繪了這種現實,才能在作品中帶來集體壓迫感,從而為主角們的命運帶來波瀾壯闊的起伏。

這裡容我比較英雄志與一般英雄故事的差異。大多數的英雄故事,都將主角身處的世界描繪為絕對正確的,相對和平的,是必須被英雄們保衛的,或至少主角的行為目的是正當的,其崇高性無庸置疑,故而反派就是反派,正派就是正派,這種價值觀的傳遞,使其哲學立基單調,與童話世界無貳。但英雄志描繪的世界,卻是灰暗的、無解的、沈重的,人們生活在類似雨果的「悲慘世界」之中,然而和雨果的悲慘世界不同,英雄志不曾以一場大革命來作為救贖的手段,相反的,英雄們妄圖改變其時代,卻很可能帶來更為不可測的後果。而主角們對此也不是一無所知。這使得正派和反派的身分隨時會對調。也因如此,英雄志裡的許多人物選擇隱藏自己的力量,或是壓抑自身的主觀想法,他們不願輕易干涉他人的選擇,這使得英雄志裡的英雄更像是凡人。這種自甘於平凡的心態,有時亦是一種超凡。

武功在英雄志即為「主人翁之意志」。當個人主觀意志凌駕於客觀限制時,社會的種種良性或負面的改變極可能發生。也因此,唯有主角們體會了天命,他們的武功才可能出現重大成就。然而武功亦有其限制,武功無法凌駕於性格,更無法凌駕於利益,主人翁即便擁有了傳統武俠小說裡的超人力量,他們仍會被因果所捉弄,遭到命運的無情擺佈。

到了後期,英雄志開始醞釀了「寬恕」的主軸,反應了後現代的「正確沒有唯一」,故而英雄志裡始終沒有統一的是非標準,很多時候,衝突雙方都是英雄,這種包容同時也是英雄志的主題之一。

英雄,起源於人性中的神性,哪怕是一個失敗的英雄,他一樣接近神。

無法記述英雄的正反面,刻意美化或醜化,其本身便是對英雄的一種重大羞辱。

英雄已死,歌聲已息,這是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所以需要書寫「英雄志」。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五月 21, 2011 11:3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_^
我以为违反版规被删了,原来到这儿了~造成麻烦,不好意思~
呵呵~

孫曉:

別介意,來這裡就像到自己家一樣,茶水在那兒,您自用。


o∩_∩o~嗯那~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elviseno



註冊時間: 2008-01-05
文章: 296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2, 2011 12: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wuyan 寫到:

您说客观,大义?呵呵~我觉得你得首先看看这位高先生客观不客观,大义不大义。
人家骂人不带脏的,拐弯抹角的诋毁,我还要很客观的接受吗?
对不起,敌人面前,我很护短。是,他有怨气,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事情他若是真的反思了,真的无辜了,真的疼过了,那这篇文章不会出现的我的面前,可它出现了,他的怨气让他有胆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污蔑生他养他的地方。
在国际性的台面上,一个假洋鬼子,没有归处的孤魂野鬼,叫嚣个人的声音,讲政治,讲文学,他连文人的骨气都没有,他配吗?
可他偏偏现在站在上面,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我不疼,当时我只想咬死他!鲁迅在那个时代那样的主张,我赞美他,佩服他。可是高先生,我就想把他除之后快,他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他因何沦为丧家之犬。
如果他是个被阴谋算计了的笨蛋,我会可怜他,可笑他还自诩触摸到社会的真实,哈哈~他以为他是谁啊!
我实在不想回头再看第二遍来逐字逐句对您解释,很抱歉!
历史洪流,大江东去,我辈以道正己,以术行天下,可是我们的心,还不够强大。
旁边青柏倒下,化作路标,我知道,终于一天还会有人忍不住,跳出去,缓一缓飞速的火车,砸一砸胆敢擅改车道的家贼,倒下化作新的路标。总有一天,会有一位活到最后,以最豪迈的姿态,力转乾坤,迈进大同。



我相信高行健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定论,更不可能把他订到假洋鬼子的臭名上。您不要用那么多豪言壮语,过去百年我们的国家被豪言壮语弄得够惨淡了;我也不认同里扭乾坤这样的英雄崇拜,自救向来不靠英雄,当英雄出现的时候对每个他人都只是外力,内心不变期盼英雄也没办法拯救懦弱。

尽量将自己放在意识形态之外看问题会冷静点,宗教信仰和民族情绪是两顽固最大意识形态,宗教信仰个人选择无可厚非;民族情绪常常是群体无意识,少一点没坏处。

用这样“不愿解释”的高姿态说话那实在没什么可讨论的,继续辩论也只是以空对空。
_________________
God is a girl, God is a lesbian.
- 叫我匹夫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五月 22, 2011 7:5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wuyan 在 星期四 六月 06, 2013 10:35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wuyan



註冊時間: 2010-01-01
文章: 174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3, 2011 10:15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o∩_∩o谢谢~蓝郡~
_________________
爱玩剑3 喜欢HH (*^_^*) 美之为美,斯恶矣,善之为善,斯不善矣。各位书友,小弟有礼了!
喔~最爱妖尾啦~~~~\(^o^)/


wuyan 在 星期一 五月 23, 2011 5:09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elviseno



註冊時間: 2008-01-05
文章: 296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3, 2011 2:4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謝謝孫曉大大回复。好像之前看過“創作目的”那節,不知是否記憶有誤。發現之前有錯字,我恨拼音輸入法,請諒解。

孫曉大大英雄的定義深入我心。對於英雄我並不反對,一個愛武俠小說和英雄電影的人怎麼可能反對英雄呢?我懷疑的是“對待英雄的態度”。英雄這個詞西方來源應該是希臘英雄故事;中國文化中來源就比較可疑,可能是同時代西方更多敘事性的記述,而東方無論儒、墨、道、法都更多理論闡述,史記已經是很後面的事了;但無論如何,最終的結果便是"英雄"意味著他的行動超越常人,以堅毅卓絕達到常人難以達到的成就,對各種不可能的征服。

少不更事時候在紙堆扒灰,喜歡的是熱血的故事。正好那是經歷一些不順利,因而常常期盼白眉大俠和蜘蛛俠這樣的正義使者,懲奸除惡還正直者以正義。這時候的英雄具有裁決的能力。相信很多人都一樣,在不順利的時候希望能有人來幫你打怪獸,小到告訴老師這壞事不是你做的,大到滅了美國蘇聯。那時候的英雄帶來正義,具有非凡的能力,完美無暇。

後來開始看歷史,稍擴充了些視野,發現人性這個複雜難解的東西。英雄的樣子開始慢慢發生變化,他不再是暴力狂,而更多是對自己內心私慾的征服。悲劇英雄開始走入視野,他們常常面臨必敗之局,退一步海闊天空於誰都沒有影響,卻已莫大勇氣行迎難而上,抗擊命運和不公,悲劇英雄讓我看到人在困境之中有可能達到的境界。但是再也不是那個單一形象的正義英雄了,對人性的迷戀也一直持續到現在,很多分析都是在這基礎上,我願意把英雄或者魔頭先還原為人之後再來理解。

英雄應該是正面的,而且應該永遠都是正面的,在正常的場合也一直都是褒義詞語。可惜開始關注政治了,開始看歷史上一個個大人物的經歷和傳記,慢慢開始對英雄所代表的能力產生懷疑。成為英雄之後他就對普通人擁有了莫大的影響力,這份巨大的影響力和普通人的關係使得英雄形象複雜起來,而其常常並不完全能被正確把握,造成的後果多讓人灰心。我認為英雄也分多種,梟雄是其中之一;在成為公認的梟雄之前他通常也是個公認的英雄,甚至在成為梟雄之後,還是很多人認為他是個英雄。

在我心中裁決性的英雄已經沒了位置。wuyan莫怪,前面的話可能太衝語氣不對,只是我認為,正是普通人對英雄不恰當的期待導致了梟雄和獨夫的出現。時事造英雄,亦毀英雄。小時看過《世說新語》中周處除三害的故事,在打猛虎除蛟龍之後發現自己就是第三害,越到後來這個故事越覺深刻;再後來發現蜘蛛俠的對手是慾望、野心和自大培育出來的另一個自己。他們的共同點是怪物形象都和公眾一起合力製造出來的。政治英雄就不點名,因此而生出禍害百年的幾眾?英雄而能在傭人攜裹中保持成其為英雄的本心者,常常是悲劇英雄;如果不能保持本心,為私心、野心侵入,小英雄則作姦犯科以武犯禁,大英雄則可能犯下血流漂杵葉火焚城之事。兩者皆非所願,所以我寧願與英雄保持距離,不要求太多。本質上,這種看法可能要歸咎於我相信人性本私。

如果因此抗拒關於英雄的一切那就太過虛無,過於出世顯然不能算一個很好的生活態度。因而對於真正的、個人認可的英雄和英雄行為仍然尊敬,英雄做到了自己由於怯懦、懶惰或者自私不敢做、做不到的事,必然值得尊敬。我認為,成為英雄之後英雄的行為需要受到公眾的批判和監督的,他的行為已經不僅僅意味著個人的選擇,而影響著每一個人,沒道理不受一些約束:這是英雄該付出的代價。因為英雄和普通人之間複雜的相互影響關係,我的態度是英雄不該用來期待、崇拜,所謂捧殺,在萬眾矚目之下人很容易失了本心。

另外不認為英雄比常人一定更多智慧,完美到可以在任何情況之下完成英雄事。相反很多時候他們只是比常人執著而已,“執”讓他們能夠堅守信念,發軔於小小良知,行英雄事,卻未必總結於偉大人格。因為執,成為英雄後會像盧雲一樣覺得一肩挑天下,如果過執,那就是楊肅觀,佛國是一個普通人想要的嗎?佛子多苦的經歷都不能讓我諒解後期的行為,雖然能夠理解和同情。

我也有自己的英雄形象。最初迷戀的梁羽生筆下為國為民完美無缺的大俠好是好,總覺不夠真實,慢慢就覺假了。金庸筆下毫無疑問喬峰是完美典型。古龍筆下最喜歡的卻是《歡樂英雄》裡面的王動、郭大路和《絕代雙驕》裡的軒轅三光。當然還有盧雲。他們有共同的特點,便是都有強大的決心、非凡的勇氣,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都不夠執,他們都還沒有執到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到他人身上。喬峰如果是一個梟雄想必不會落得如此下場,盡可以將武林作為自己的遊戲場,沒什麼人可以阻止他,但是他竟然自殺了。王動、郭大路遊戲人間,只有友情才讓他們執著。

盧雲最複雜,因為他和普通人互動太多,不像其他武俠小說中一句大而無當的“為了天下蒼生”卻連普通人都不出現一個可以比擬,《英雄志》中天下蒼生是實實在在的,和主角命運有太多牽連,導致主角的一舉一動沉重萬鈞。就我理解前面二十二卷就幾乎已經完成了盧雲形象的構造和解構,雖然最終的歸宿和他自己真正的反思和看法還沒有吐露。前面八卷是對盧雲“人”的形象的構建,有苦有淚有喜有登極狀元的人生巔峰。到十三卷盧雲慢慢憑藉其正直、信念和大仁大勇成長為一個悲情英雄,他是我認為的不為外物影響的保持本心的真英雄,所以注定悲劇。15卷之後盧雲歸來,十年思考已經變成另外一個超越的形象,即聖光。英雄昇華之後身軀如此巨大,大到不真實,盧雲反而放開了,不再如此執著。這種蛻變才真正動人心弦。我不知道最終盧雲反思是什麼有沒有可能讓我對他產生動搖,就目前他和提到其他英雄一樣,都是沒有真正將自己完全擺放在英雄的位置上。所以我待見盧雲,待見伍定遠,待見此生不跪人的秦仲海,就是不待見“跟我走否者沒飯吃”的楊肅觀。將自身的執著外放,讓別人也必須和自己一樣執著,這固然和英雄個性有關,也和傭人們對英雄的追捧不無關係,所以我不待見呼喚英雄的態度。對於執心過重的英雄,遠離之。

可以說,發現英雄和普通人複雜的互動關係之後反而更堅定了我將英雄分解成人看待的觀點,也就是以人性來分析的觀點。《英雄志》最讓我著迷的不是他們每個人都主張,而是每個人的“選擇”,這選擇表現的便是人性。《英雄志》和其他故事最大的不同是對每個人性格的形成和變化過程的強攻,這其中包含的勇氣讓人驚嘆。以《天龍八部》為例,我不認為主角們從出場到離場他們的世界觀有多大變化,這種內在的戲劇衝突相比之下大大弱了。似乎偏題了,和討論的英雄主題沒多大關係,但是事關形成英雄的人性。

以上是我對英雄和對待英雄態度的一點看法,就這樣吧。昨天寫了一半存了txt今天打開居然全是亂碼,只得重寫了一遍,忘了好多想說的東西,寫得有點亂,也不知道對不對,很個人,希望孫曉大大能批評下兒,我覺得自己執心也挺重的,別人一般很難改變自己看法。所以特別期待英雄志的結局,預感能夠發現不一樣的東西 :
_________________
God is a girl, God is a lesbian.
- 叫我匹夫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講武堂 首頁 -> 野狗與火車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